《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247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这王八蛋这么一搞,我也是彻底没心情了,好在花木兰在我精血的滋养下情绪好了很多,她和心意相通,可以说是心心相惜,我心里的那种草蛋感觉怕是她也感受到了,只是在一旁吃吃的笑,
  不得不说,平时冰冷的就跟个冰块似得她这么一笑,当真是犹如百花绽放一样一样明艳,一时间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什么叫美女,
  这才叫美女,,,
  咱不是什么文人墨客,也整不来那些风*到极致的诗句来形容这一刻的景象,但却可以借用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
  或许,李延年的这首诗里说的就是她这样的女人吧,
  可能是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花木兰一巴掌拍开了我抓着她的手,然后化作一道黑烟钻进了我胸膛上的守
  末了,还在我心间补充了一句:“呆子,擦擦口水,莫让外人看到了,丢人,”
  我一愣,摸了摸嘴角,可不,嘴角湿哒哒的全是口水,瞬间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想了想我们之间感情的又一步升华,我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笑声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就连我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有点傻,更不用别人了,反正张金牙抬头看了我好几次,那眼神分明就是说屌丝,
  不过,屌丝就屌丝吧,无所谓,
  我和她之间的感情薄如蝉翼,又情深似海,撇弃不了彼此,却似乎总有一道隔膜在阻止着我们向彼此靠近,这道隔膜叫做生死界限,阴阳两相隔,所以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维系着这段感情,每一次彼此靠近,她都牵动着我的心跳,每一次感情升华,都足以让我欣喜若狂,
  接下来,我在林青的帮助下处理了一下伤口,这些伤口刚才没看,一看顿时吓了我一大跳,我身上大大小小有三四十处伤口,绝大多数倒是没什么事情,就是简单的咬伤,那些食人鱼的牙?不到一公分,留下的?痕不是很深,稍微包扎一下就可以了,比较吓人的伤口有那么七八处,这些很多的肉都被撕扯下了一大块,就剩下皮连着了,这些地方想留住是肯定不可能了,就剩下一层皮基本上是没有自愈能力了,只能割掉,要不然过两天肉腐烂发臭了对伤口没好处,再搞个破伤风我哭都没地方哭了,上一次在秦岭大山受了重伤的时候我就得了破伤风了,在医院住院的那段日子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啊,

  割肉的痛苦我就不多说了,虽然仅仅是一层皮连着,但也相当销魂,疼的浑身直哆嗦,割得时候林青手上挺稳,但是眼里却一个劲儿的掉泪,老是自责,说她没有保护好我,对不起我爷爷对不起我爸,眼泪全掉在了我伤口上,这眼泪里可是有盐分的,一时间我更疼了,不过我也不好意思说,只能咬牙硬挺着,所谓痛并快乐着说的就是我这种的了,
  或许,唯一值得幸运的是,最起码我们有食物了,
  那些食人鱼就是我们填饱肚子的东西,柴禾我们在这浅滩上也没地儿找,所以用的是伊诗婷的喷灯烤的,因为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跋山涉水的买卖,所以我们背包里的东西都是拿塑料袋子密封的,哪怕是刚刚从河里爬上来,里面的东西也没有湿,喷灯拿出来就能使,把食人鱼清洗清洗往上面一烤,立马香味儿就出来了,
  还别说,这东西的肉倒是真不错,虽然没有什么调料,就一点点盐巴,但对于我们一群饿了十来天的人来说那也是美味了,我一口气吃了十多条,吃的肚皮溜圆,那叫一个爽,

  在这片浅滩上,我们几个人休息了大概一天左右的时间,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才终于上路了,
  当然,孔雀河的地下河道我们是不敢走了,这河里邪性,连食人鱼都有,继续走下去还指不定碰到什么呢,须知这自然界里是有一个食物链约束着物种平衡的,有东西让食人鱼吃,所以它们才能在这里繁衍,也有东西吃它们,所以它们的族群数量才会被控制在一个可生存范围内,要不然数量过多泛滥的话,这条河里的所有食物被它们吃干净了,它们也就灭绝了,这世间万物都是这个道理,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这河里绝对有更凶悍的生物,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们不感兴趣,也不想去探寻,因为死的最快的往往就是那些好奇心重的人,
  水道不能走,那么我们就只能走旱道了,也就是连着这片浅滩的溶洞,
  这条溶洞说实话,挺奇怪的,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长,人工开凿的痕迹非常的明显,溶洞两边的石壁非常平整,倒是更像是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甬道,里面的通风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没有缺氧现象,就是在潮湿的环境中时间久了,整条甬道都散发着一股子潮湿发霉的腥味,长了许许多多的苔藓,特别滑,走起来必须得小心翼翼的,一个弄不好就得摔倒,以我们几个人眼下这人人带伤的状态,摔不起,

  就这样,沿着这趟甬道我们走了将近十几个钟头,中途也休息了几次,才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条甬道的空气里似乎不仅仅是潮湿发霉的味道了,还夹杂着一股很特别的……臭味,
  “这好像是……尸臭,”
  胖子有些不确定的嘀咕道:“可是也不像啊,新鲜尸体腐烂比这个呛人的多,古尸却没这个呛,而且有古尸有一股子风干肉的臭味,”
  “没见识,”
  伊诗婷冷笑一声,扭头看了胖子一眼:“就是尸臭,准没错,”
  “嘿,你这小丫头……”
  胖子不满的瞪着眼:“胖爷开棺摸金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你居然质疑起了前辈,”

  “前辈,”
  伊诗婷不屑的嗤笑着:“干咱们这行的,能拿岁数说事儿,要拼还是拼见识、拼经历吧,毕竟这死人的事情千遍万化,谁能断的准这个脉,往不对劲的地方一埋,千百年之后会变成什么你能说的好,你多活几年没见过了也一样不行,”
  胖子还想说什么,结果被青衣喝止了,青衣看了伊诗婷一眼,沉声道:“你说,”
  “这肯定是尸臭,”
  伊诗婷咬了咬牙,叹了口气说道:“不出意外,应该是古尸被水泡过的尸臭,我以前在南边碰到过一个传承的非常好的村子,那村子的人祖坟都在一起,从唐朝一直到现在,代代人都葬在一起,有一年发大水把祖地给冲了,水把古尸泡了以后就是这味道,而且,被水泡过的古尸特别容易出问题,我当初去那边处理事情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些被水泡过的尸体沾了活人阳气以后起尸了,”
  伊诗婷这么一说,我们几个面色都凝重了起来,照她这么说,前面等着我们的又是大粽子,
  “继续往前走吧,先看看情况再说,”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地下河那边咱们肯定是不能去了,太危险了,咱们一下水就是个喂鱼的下场,眼下也只能往前走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似乎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无奈,我们只能往前走,一直向前走了十几二十分钟,终于找到了臭气的源头,然后我们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