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243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瞬间,那黄色的暗沉光芒忽然暴涨,一下子就把那老粽子给包裹了,这间墓室里竟然平白无故的刮起了红毛旋风,风声呜咽凄厉,似乎有恶鬼在红毛旋风里嚎哭一样,听着别提多渗人了,
  “果然已经有了道行了,”
  花木兰忽然在我心里叹了口气:“若是再过千年,怕是这东西已经无人能制了,将死之际竟然生出了异象,”
  我一听忍不住问道:“难道这有什么说法,”
  “有,”
  花木兰轻轻叹道:“但凡魑魅魍魉亦或者是行尸走肉,一旦有了很深的道行,就成了天地之灵了,比如旱魃,甚至都能影响到天气了,所过之处大旱,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杀不得的,一旦杀了就沾染上因果了,成为邪魅之物的死敌,到了晚年道行衰落即将坐化的时候,大都不会很平静,充满了不详和血雨腥风,所以但凡道行极深的道士,在坐化的时候都有人护法,为的就是不让那些找上门的邪魅之物抢了自己的肉身,如今你这朋友屠了这血尸王,竟然有红毛旋风刮起,他这分明就是沾染上了大因果,断了自己的后路,”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有些担心青衣,他这一生斩过旱魃,屠过血尸王,这到底得沾染多少因果啊,
  这时,墓室里的红毛旋风终于渐渐归于平静了,笼罩着血尸王的光芒渐渐退去,这血尸王也终于消停了,双眼紧闭,安安静静的立在地上,
  噗通,
  噗通,
  伴随着两声闷响,青衣和那红毛大粽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快,烧掉它,”

  此刻,青衣面色苍白的犹如金纸,指着那红毛大粽子说道:“推到棺材里面,盖上棺盖,连棺材带尸体全都烧了,”
  犹豫了一下,青衣又嘱咐道:“顺便,把这些豆子也烧掉吧,”
  说起这些豆子的时候,青衣的语气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惆怅,
  这个时候我基本上也有了一些气力了,听了青衣的吩咐就招呼了周敬和曹沅两个目前来说算是最健全的两个人过去跟我拖那血尸王,
  还别说,这血尸王的体格子确实够沉重的,依我看,光是体重也少说得五六百斤了,
  当然,猎骄靡死的时候不可能有这重量的,那得肉的密度多大啊,我估计这分量全都是他体内的尸毒压出来的,血尸王的体内的毒血据说比水银都比重大,憋一身的毒血,有这分量也是情理之中了,
  所以,我和周敬曹沅拖这玩意还是挺费劲的,于是没办法我只能招呼张金牙,扭头一看这货,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还在心疼他那颗金牙呢,不断揉搓着,生怕那金牙再掉下来似得,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说道:“我说张金牙,差不多点就得了,你他妈也不看看现在是啥时候啊,赶紧过来帮把手,真要心疼你那金牙回头等活着出去了老子给你换一嘴行不,”
  “千颗万颗也比不上老子这一颗,”
  张金牙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你也不想想老子这颗金牙是从哪儿来的,那是粽子嘴里抠下来的,有年份了,这叫历史积淀,懂不,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颗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张金牙还是过来了,和我扯着这血尸王身上的红毛把这玩意拽上了高台,丢进水晶棺里以后,又下去把那被胖子大血尸王抽坏的棺材盖子也拽了上来,没盖棺,打着一个火折子就丢在那血尸王身上,这猎骄靡棺材里倒是没什么宝贝,倒是垫尸体和裹尸体的衣服布料不少,
  这些衣服布料全都被尸油染透了,这也是正常现象,人死了以后先出现尸斑,然后在细菌的作用下皮肤就开始分解腐坏了,皮肤下面的脂肪层自然会在这个过程中渗透出来,所以棺材里面的衣服布料上大都看起来油腻腻的,那全是尸油,这猎骄靡的棺椁里也一样,只不过他起尸了尸体没彻底腐烂而已,这些衣服布料被尸油浸染了这么多年,就跟油布似得,燃点格外的低,所以火折子一丢进去“轰”的一下就蹿起了两米高的火焰,几乎是眨眼功夫血尸王身上的红毛就烧得一干二净,一股烧猪毛的味道扑面而来,很快就露出了黑青色的皮肤,

  这个时候,周敬把青衣承载阴魂的黄豆也拿了出来,一股脑儿全倒进了棺材里,黄豆被烧得噼里啪啦的,不一会儿就散发出了非常诱人的香味,闻得我们几个咕咚咕咚直咽口水,可惜这黄豆都是道门供奉过的,算是法器,再加上承载过阴魂,不能吃,否则就算是撂棺材里和大粽子一起烧过我也得捞出来全吃了不可,
  至于豆兵里阴魂的来由我也问青衣了,青衣说那根本不是阴间请出来的,而是前面我们碰到的那些活人陶俑的阴魂,这些可怜人生前被活生生的烧成了活人陶俑,后来尸体变成了血尸,阴魂没法往生,只能徘徊在这墓室里面,青衣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所以就将它们招来寄托在了黄豆上形成了豆兵,这些豆兵都是因猎骄靡横死,所以对猎骄靡这个曾经的王是恨得牙痒痒,自然不会惦念着生前的情分了,围困猎骄靡的时候格外的下手狠,如今黄豆被烧了,这些阴魂也算是往生了,

  在火化血尸王的时候,下面伊诗婷也开始给林青和胖子包扎伤口了,这女人手法特强悍,抓着胖子脱臼的地方一扭,只听“喀吧”一声胖子的胳膊就被扭回来了,疼的胖子发出一连串杀猪般的惨嚎……
  经过这回这么一折腾,我们这一拨人基本上是废的差不多了,几个个个挂彩,好在是艰难的活下来了,在主墓室里各自处理着各自的伤口,
  这血尸王也坚挺,光是火化它就火化了三个多小时,等烧干净的时候,差不多连水晶棺材和黄金椁都熔掉了,只不过诡异的是,烧掉了棺材以后,我们在棺材下面竟然发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洞,
  曹沅凑到那洞口观察了一下,顿时一脸惊骇的和我们说:“下面有水声,,孔雀河古河道的地下暗河就在这黑洞下面,,,”
  水,,
  曹沅这么一说,我们一帮人全都是精神一震,
  要说我们现在最缺什么,那肯定就是水了,之前喝稍加过滤的脏水虽然也有摄入,但毕竟是少量的,那水太脏,喝多了受不了,要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整出个急性肠胃炎来,就只能眼睁睁的等死了,所以我们现在都多多少少有些脱水的症状,
  只要能找到水,把曹沅背包里面的放着的那仅有的一点盐巴往里面一丢,每个人用一点冷盐水,绝对用不了一会儿就能生龙活虎的,
  因此曹沅一张嘴,我就立马冲到了那黑洞口,往洞口一趴,当是就有一股清凉的风扑面而来,侧着耳朵仔细一听,黑洞下面可不是有哗哗的水声么,这一瞬间我简直是欣喜若狂,
  周敬这小子会来事儿,连忙就打开强光手电朝下面照去,只见在下面约莫十几米深的地方,果真是有一潭水,手电筒的强光照在上面的时候波光粼粼的,怕是这一潭水的面积还不算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