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08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也不关注哪位领导到了,只问黄老保镖道:“黄老现在怎么样,我想进去看看他可以吗?”那男子略一考虑,道:“他现在要多休息少说话,你进去看一看可以,不要让他说太多。”李睿道:“嗯嗯,你放心吧。”
  那男子转身打开卧室门户,李睿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卧室里光线不错,味道也还好,没有医院那种消毒水的味道,一个身形枯瘦的老者仰卧在床,一动不动,床两边堆满了各种医疗检测设备,床尾站着个脸上戴了口罩的小护士。除她之外,没有外人。
  那男子走到床边停下,黄老余光留意到他回来,微微偏头看他,转头的动作非常缓慢,也很艰难,看得出他已经用了很大的力气。

  李睿凑上前,凝目一看,这老者不是火车上认识的那位黄姓老者又是谁?只是几日不见,当日那个精神矍铄、开朗豪迈的老爷子,现在已经变成了精瘦枯干、萎靡不振的僵老头,不看还好,看后忍不住的心酸,小声说道:“黄老,我来看望您了,您还记得我吗?我是火车上跟您说话的那个小老乡啊。”
  黄老微微睁大眼睛,盯着他打量几眼,半响后枯瘦的老脸上浮现出丝丝笑容,启唇说道:“是你啊,你也来了……”说话声有气无力,似乎随时都会离世。
  李睿尽管和他没有太多感情,但听到他这虚弱无力的话语,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眼圈,解释道:“我是市委办公厅秘书处的处长,市委宋书记是我领导,我早知道您要回家乡看看,却没想到有缘在返乡的火车上遇到您。我这周去省城培训来着,回来后听说您病倒了,就赶紧过来看看。您还好吗?”
  黄老涩笑着点了下头,道:“还好,让你们操心了。”
  李睿不敢和他说太多,握了握他放在被子外面枯瘦得只剩一层皮的老手,心下震骇,记得一周前,他手还不是这样子啊,怎么这病如此凶猛迅重?道:“您好好养病,我先出去了。”
  黄老再次点头,目送他出屋。
  李睿回到外边客厅,见一个人都没有了,便开门出去,发现原先站在屋里的人正聚在外面低声商议,有老板宋朝阳,秘书长杜民生,好姐姐杨萍,市政协主席张克礼、副主席廖劲光,忙上前与张克礼廖劲光打了招呼。
  “……现在所有的药剂,不管是进口药还是国产药,不管是西药还是中成药,不管是抗生素还是消炎药,全都没有效果,用到黄老身上,就如同泼到了石头上一样,而且更可怕的问题是,我们不能对黄老使用过多的抗生素,否则会引起他其它脏器的不良反应,会雪上加霜延缓病程。另外,我担心,就算转院去了北京大医院,那里的医生恐怕也给不出什么好的治疗手段,毕竟我们市一院的专家已经会同协和的校友研究过黄老病情了,协和那边的专家也只能给出与我们一样的治疗方法,药也是那几款药,没什么特别新鲜的。”

  这番话是杨萍向在场几位领导说的,说完之后,她自己也深感愧疚,表情难看的垂下了头去。身为医生,却不能治好病人,确实是最大的悲哀。
  宋朝阳等人听了这话,都是痛心不已。说实在的,到了现在,宋朝阳等市领导的功利思想已经完全消失了,现在是出于纯粹的对黄老的爱惜与关心,一心一意想要将他治好,可就这么简单的诉求也不能被满足,令他们既尴尬又难受。
  “就没有更好的西药了吗?哪怕再昂贵,只要能治好黄老的病,也要试一试。”
  市政协主席张克礼忽然冒出这么一句,眼睛死盯着杨萍,希望她嘴里能给出一个充满希望的结果。

  杨萍苦笑着连连摇头,秀丽的脸庞上写满了无奈,道:“所有可用的西药都已经尝试过了,没有更好的一说。如果有对症的药,也早就试出来了。我从医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这么古怪的病情。”
  李睿听到这,心中忽然一动,脱口叫道:“没试试中药吗?”
  四位领导与杨萍听了这话,全都看向李睿,表情各不相同,有诧异,有怀疑,也有恍然大悟。
  李睿被众人盯视,稍微有些窘迫,但还是硬着头皮问杨萍道:“没试试中药吗?”杨萍摇头道:“纯粹的中药没有试过,但中成药已经用过,没用!”李睿咬牙说道:“那就试试中药呗,反正现在也没别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呗。你们市一院之前给书记与秘书长治病的那位老中医不就很厉害嘛,不如叫他过来给黄老号脉试试?”
  此言一出,杨萍顿觉眼前出现了一片新天地,第一次意识到,办法并没有用完,还有最后的中医,只是中医擅长治疗慢性病,对黄老这种急病能快速见效吗?
  宋朝阳眉头舒展开来,看着杨萍道:“是啊,小睿说得对,还可以试试中医的嘛,那位老中医说不定就能治好黄老,我对他有信心。”
  杜民生也是连连点头,道:“可以试试,反正也没别的好办法。”

  张克礼与廖劲光对视一眼,也觉得此法可行,各自点头表示支持。
  杨萍便做出了决定,掏出手机,道:“好,我马上请老先生过来帮忙。”
  等待那位老中医赶到的时间里,张克礼把李睿叫到一旁,歉意的说道:“小睿啊,我要替犬子向你道歉啊,他上次在你小区大耍淫威,严重干扰影响了你们小区居民的正常生活秩序,还辱骂了你,身为他的父亲,我深感管教不严,以致于……”
  李睿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张主席拥有这么宽广的胸怀,更是如此会做人,居然以堂堂市领导的身份,替儿子向自己道歉,一时间竟然有些感动,差些就想把他老婆出轨的事情告诉他,还好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紧急打消这个念头,受宠若惊的说道:“哎呀张主席,您这可是折煞我了,完全不需要这样,上次的事情,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好在我跟令公子都是年轻人,容易冲动却没坏心眼,发生点矛盾,当天就揭过了,留不下隔夜仇,呵呵,您就别往心里去了,也还请您见谅我的冲动冒失啊。”

  张克礼暗暗点头,心说这小家伙年纪轻轻就当上市委一秘,果然是有出众过人之处,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和他相比,起码在气度上就差好大一截,而气度就决定着一个人的未来,看来此子必定是前程远大啊,笑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改天我让犬子设宴,向你赔罪。你们都是年轻人,也正好结交结交。”
  两人说了几句客气话,便回到宋朝阳等人身边,等待那老中医赶来。
  二十分钟后,那位老中医在市一院一位副院长的陪同下,匆匆赶到,赶到后便进入房内卧室,给黄老号脉诊断。黄老保镖在旁叙述着黄老得病的前后经过,宋朝阳等人则留在客厅里等候诊断结果。
  又过了半个小时,就在宋朝阳等人都已等得心浮气躁时,那位老中医面色忧沉的走了出来。宋朝阳等领导与杨萍、李睿全都围了上去,齐声问道:“怎么样?”

  那老中医抬起头来,环视众人,最后盯在杨萍脸上,道:“杨院长,黄老病症繁杂,并非单纯的感冒或是体虚。他先是长途跋涉回到国内,舟车劳顿之下,身心疲惫,风寒趁虚入体,便导致了他最初的感冒症状;感冒初期,他并未在意,也未服药,继续奔波,走访老宅与亲故,可能看到物非人故,情志纠结阻塞,便又生发了心病;身病与心病交织在一起,便使得他卧床不起。何况他已是八十高龄,本就是强弩之末,这一病倒,便只能愈来愈弱,愈来愈虚了。他现在已经是气血两虚到了一定地步,再不治好就晚了。”

  日期:2016-12-31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