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3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商人的手里拿钱,那无异于虎口拔牙,而对一个掌管着北江市政府权利的杨喻义使用其他手段,也无异于班门弄斧。
  杨喻义对自己目前的状况是很明了的,他知道华子建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因为白纸黑字写的都清清楚楚的,就算华子建有什么权利,恐怕也是不能超越法律之外。
  想到这,华子建摇摇头。
  “怎么了,老公?”华子建的身后响起了江可蕊的声音。
  华子建回过头来,就看到江可蕊穿着睡衣,披着一件外套看着自己。

  华子建苦笑了一下说:“遇到了一点麻烦事情。”
  “很难吗?”江可蕊关心的问。
  “是啊,很难。”华子建强迫自己放松自己的情绪,暂时不要去想这些东西。
  “那就不要想了,没听说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吗?说不定一觉醒来,什么麻烦都解决了。”江可蕊在安慰着华子建。

  华子建笑笑,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江可蕊也说的对,有的事情啊,也许自己多虑了,说不定纪悦和杨喻义自己一害怕,就放弃了这个项目呢?
  华子建发现自己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问题上了,就忙停住了心思,说:“你快点进去吧,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
  “不要担心我,到是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在外面时间太长。”她愉快地说:“我们回去睡吗?”
  华子建拥着她的肩膀,回到了客厅里,江可蕊很安静,刚才夜晚的微风吹开了江可蕊额角上的发丝,华子建一只手帮她拢了拢头发,感觉到两人火热身体紧紧靠在一起,华子建立即产生一种触电的沉默。
  江可蕊也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她的心在肋骨下颤抖,月光从窗户泻入,照着他冷峻突出的颧骨和坚毅的鼻子及下颚,并在他眸中投入阴影。

  他缓缓伸手拂开她脸上的长发,目光由她的头发移至地的脸上,鏖黑的眸中闪动着炽热的火光。
  江可蕊知道他想要吻自己了,她把自己的目光从他着迷的眼中移开,但这个动作比她所想的更困难,她信任他的微笑。她有种惬意的感觉,仿佛他是只猫,她则是老鼠,如果他决定扑上来,她会一动不动。
  他如果想吻她,他最好快点行动,她瞇起眼搜索他的脸,他却微笑着。
  “你在笑什么?”江可蕊好奇地问,透过一排浓密睫毛下偷瞄他一眼。

  “我在想应该怎么爱你。”
  “那你想好了吗?”江可蕊屏住气息等待。
  “是的,想好了。”他注视着她,眼角露出笑纹
  “怎么爱?”江可蕊歪着头望着他。华子建低头注视她,月光的光圈下江可蕊脸上无邪的美丽。
  “让我们死去活来的爱。”他的目光扫过她的脸,几乎像是**的接触,江可蕊的心又在肋骨下欢快地悸动起来。
  华子建没有在浪费时间了,他温柔地用自己温暖的体重将她定住靠着墙上,并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臂圈住他的腰。他倾身将另一只手臂靠在她头上方的墙上。
  江可蕊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反抗,几乎被他整个人包围住。她可以感觉到他修长、温暖的躯干轻轻压着她全身。她仰头看他。他的脸只距离她几吋,他呼吸时,热气吹拂过她的脸。
  她的小手放在华子建的胸上的感觉增加了华子建呼吸的急促。她柔软的曲线在他底下,使他的心悸动,血压上升,全身因需要而紧绷。他就想着这一刻,可是知道她睡衣底下什么也没穿,更使他的激动达到极限
  “老婆,你想要。”他急促地说,原始的需要使他平时低沉的声音变得粗嗄。
  “吻我。”江可蕊喘息着说。
  华子建亲吻过她的眉毛、额角,开启的唇游移过她的颧骨和鼻尖。她闻到刮胡水、香水和一股男人的皮肤味道。他的唇品尝她时,并深深吸着江可蕊特有、令人兴奋的香味。她闭着的眸子眨动,他轻吻过她的长睫。

  江可蕊注视着他,他的眸中充满热情,肌肤紧绷,两颊燥热。他的目光离开她的脸往下移,像是一只猎豹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样。。。。。。
  星期一上班之后,华子建刚走进办公室,就见到了那个明山区委书记钱达志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他坐的很拘谨,屁股是有后面的一半在沙发上,两条腿也并在一起,一点都没有一个区委书记的威风。
  华子建点点头,钱志达用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说:“华书记早啊。”
  “早,早,你也挺早的吗?”
  “习惯了,习惯了。”

  华子建接过了秘书小刘端来的茶水,说:“钱书记有什么事情吗?”
  钱志达就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纸来,对华子建说:“这是我回去整理的一点棚户区资料,请书记看看。”
  “嗯,嗯,好。”华子建放下了茶杯,拿起了这份材料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是钱志达连着几天弄出来的一个关于棚户区一些事情的回忆材料,上面有当初谈判时候的一些经过,还有杨喻义做过的一些指示,有的在后面还备注的有当时杨喻义做指示时候的时间,地点,其他在场证人。
  但华子建对这些却感到没有太大的价值,因为杨喻义所做的这一切,只能是意会,无法言传,这样的东西,是无法上岗上线的,杨喻义只要轻轻的几句话,就能解释自己这样做是没有错的,当然,作为一个在官场混迹多年的市长,这点小技巧肯定是难不倒他。

  不过华子建还是对其中的一段描写感到了兴趣,钱志达在材料商说,杨喻义有一次喝醉酒之后,自己亲口说过,他在纪悦的公司是有股份的,所以要求钱志达不能把纪悦的公司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公司来对待,不过遗憾的是,这次的谈话也只有钱志达和杨喻义两个人在场,这是最初钱志达对纪悦嚣张狂妄后找到杨喻义抱怨的时候,杨喻义特意招待钱志达的时候说的。
  对这个信息,华子建觉得很重要,虽然并没有证人在场,但华子建还是很感兴趣的问:“你当处没有听错吧?”
  “没有,绝对没有,当时我清醒的很。”
  “那么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你说纪悦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是啊,那是有一次我不同意她的方案的时候,她冒了一句,说这个公司不是她一个人的,杨市长也有份。”
  华子建点点头,这样的话,已经能够肯定的说,在纪悦的方圆房贷产公司里,杨喻义肯定是占有干股的,这一点很重要,这对自己接下来走的每一个步骤都是有影响的。
  华子建证实了这个没有证据的事实之后,就准备调整一下自己的思路了,过去自己的想法一直犹豫在杨喻义会使多大力来帮助纪悦上,现在有了这个推断,事情既是坏事,也是一件好事,自己可以敲山震虎,给杨喻义施加同样的压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