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7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端起酒杯,向刘开轩举了举:“刘校长,你的满腹经纶,除了教书育人,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这身才学可以有更广阔的天地?”
  刘开轩看了包飞扬一眼,端起酒杯轻轻一碰,然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放下后,他沉默了片刻,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包县长,明人眼前不说假话,路局长应该跟你说过我的事情,像我这种人,包县长你敢用吗?”
  刘开轩猛地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包飞扬。
  包飞扬微微一笑:“听说刘校长对一中的肖校长评价不是很高,如果肖校长的作风跟刘校长你一样,你会觉得他是合格的吗?”
  刘开轩对包飞扬还是很认可的,但认可不代表盲从,不代表就认为包飞扬的每一个方面都很强。听到包飞扬的反问,他几乎下意识就要开口回答,不过看到包飞扬略带审视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刘开轩狂放的内心突然微微一滞,感受到一股压力,他停下来认真地想了想。
  过了片刻,还没有听到刘开轩开口,白光明不禁有些意外地抬起头,发现刘开轩竟然还在沉思,有些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睛。
  看到刘开轩在沉思,包飞扬暗暗在心里点了点头,看来刘开轩他自己也意识到问题了  。他端起酒杯,转头对白光明说道:“白主任,我们望海县现在是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你在市里,可要多帮我们引荐一些人才,我没有别的要求,但凡有一技之长,能够做事的人都可以。”
  白光明和包飞扬碰了一下杯子:“包县长这个要求可不高,你是真的什么人都敢用?”
  包飞扬笑着点了点头:“那是当然,能做人的我就让他搞接待,能做事的我就让他做事情,既能做人又能做事的我就让他们当领导,没有没有用的人,只有没有用好的人,人尽其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发挥才能的地方,望海的舞台足够宽广,足以吸纳许许多多不同的人才。”
  白光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刘开轩,然后点了点头:“包县长这一席话,可谓发人深省啊,尤其是对我们组工干部来说,如何选拔一个合适的干部,那都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特别是有的干部,优点和缺点都同样十分明显,到底要不要用,不用的话,有可能就是浪费人才,用了的话,又可能会出问题……”
  “好了,老白啊,这些话你就不用说了,你们组工干部考虑的是政治性,安全第一嘛!”一直保持沉默的刘开轩突然开口说道,然后他看了看包飞扬,脸色突然发窘:“包县长,我想我是明白你的意思,真要是我这样的人当了一中校长,恐怕我也会非议不止。老白这个人有时候说话总是废话比较多,但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特别有道理,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也有自己的缺点。”

  “其实这个话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说,那些个学生,优秀的不少,但是顽劣的更多,我总对他们说要善于发掘自己身上的闪光点,不能够一棒子打死一个人。但是很惭愧的是,我对学生是这样做的,对我自己也是这样要求的,但是对那些当官的却总是想要挑刺。”
  刘开轩摇了摇头:“当然,这样做也不能算错,因为当官的嘛,要接受老百姓的审视,自然各方面的要求就要苛刻一点。不过在这方面我还是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我自己当官的时候,却也没有对自己的各方面要求苛刻一点,所以啊,我自己以前认为的很多东西其实就是一个悖论。”
  包飞扬轻轻点了点头,应该说刘开轩能够说出这些话,说明他真的是思考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想通这些,更重要的是勇于承认。
  不过,说出来是一回事,能不能够超越自我、战胜自我,那又是一回事。
  “那刘校长觉得要怎么样才能够破解这个悖论?”包飞扬问道。
  刘开轩摇了摇头:“这个悖论很好破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我做不到,自然就不能够要求别人做到。”
  “不过我这个人秉性如此,想要改变,恐怕很难。”
  包飞扬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既然刘开轩自己能够想通这一点,那么他要不要改变,能不能够改变,就不是包飞扬能够帮上忙的事情了。他如果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那么包飞扬就可以用他,如果他自己改不了,那也没有办法。

  白光明也看明白了这一点,他今天来,就是不想让刘开轩的才华被埋没,想要让包飞扬起用刘开轩,不过他也知道刘开轩的性格,这次来也是劝了他半天,但是正如刘开轩自己说的那样,他的这个秉性很难改变,如果他自己都改不了,白光明自然不能够勉强包飞扬用一个这样的人。
  “来,包县长,我敬你,这次来望海,打扰你了,下次到靖城,一定要去我家里,我家那口子会烧一手地道的靖城地方菜,跟望海这边比还是有些区别的  。”白光明笑呵呵地说道。
  “那行,下次我一定登门拜访。”包飞扬笑着说道,大家都很默契地不再提及刘开轩的事情,就连刘开轩好像也忘记了这件事似的,开始频频举杯,只是偶尔的沉默表明他的心里并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刘开轩依然高谈阔论,只是不再讽议时政人物,而是谈起天下风物,倒也同样博闻强识。喝了几杯酒,刘开轩打了个招呼,出门去上洗手间,过了十几分钟,还没有回来,饭庄老板的媳妇突然跑进来说道:“你们快去看看,刘老师他跟人吵起来了。”
  包飞扬等人吃了一惊,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白光明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就跟人吵起来了?”
  饭庄老板的媳妇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她用抱怨的口气说道:“都是我家那口子不好,他看到肖秃子,哦,就是刘老师他们校长跟人在旁边的酒店里吃完饭出来,几个人醉醺醺的,拉着几个女学生要去开房,刚好看到刘老师,他就多了一句嘴,刘老师马上就追出去了,那些人刚刚出来还没有来得及上车,就让刘老师拦住了,双方就吵了起来。”
  包飞扬和白光明、路昱林连忙出了饭庄,却没有看到预想中大吵大闹的场面,却看到饭庄老板的儿子狼狈不堪地跑了回来,看到他媳妇连忙摆了摆手:“快回去,那些恶人咱得罪不起。”

  白光明连忙问道:“刘开轩他人呢?”
  “刘老师他不肯罢休,被几个抓住捆起来了,你们还是不要过去,等明天他们就会放人,现在去了也没有用。”
  包飞扬抬头向远处看了看,距离饭庄不到百米的地方有一家灯火通明的大酒店,门口晃动着几个人,包飞扬向那边指了指:“是不是在那里,刘老师已经让他们带走了?”
  “是啊,带到酒店里面去了,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他们就是不让刘老师乱说话,不会有事情的,明天就会放人。”饭庄老板的儿子李景凡说道。
  路昱林看了包飞扬一眼,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就抓了刘老师,却又让你回来了?”
  李景凡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没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