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6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光明恨恨地夹起一只肉圆放到刘开轩碗里,恨不得用肉圆堵上他的嘴巴。
  包飞扬吃了一口菜,然后才笑了笑说道:“既然刘校长说到扰民,那我们就谈一谈扰民的问题。”
  “刚刚刘校长也提到了,随着几个大项目落户,陈港乃至整个望海县都将会进入一个急速发展变化的阶段,这种发展和变化,给人们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工作机会增加、收入的增加,还包括很多他们没有想过、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就比如子女的教育问题,如果父母要去工业区工作,子女上学的问题怎么办?”
  包飞扬看着刘开轩问道:“当然,我们会在工业区附近条件合适的地方配建学校,但是新学校的环境、教学质量等等与县一中这样的学校相比肯定是不一样的,学生转学过去也要面对适应问题,刘校长会不会觉得类似的事情也是一种扰民?”
  刘开轩顿时收起那副嬉笑怒骂、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他认真地看了包飞扬两眼,然后点点头说道:“包飞扬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想来对这些问题已经早有考虑,我不得不承认,包县长确实是我见到过的最有水平的官员。”
  白光明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看刘开轩,这家伙竟然也会说奉承话?不过刘开轩接下去的表现又让他的希望破灭了,只见刘开轩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我说老白啊,你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干什么?我刘开轩从来不奉承人,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我是真心佩服包县长。”

  接着,他不再理会白光明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转过头对包飞扬说道:“包县长你刚刚提的这个问题我还真的考虑过,应该说大工业有大工业的优势,望海要发展,肯定要搞大工业,未来临港的工业形成产业高地、人才高地都是可以想象的。如果没有政治因素,临港新城未来的发展潜力甚至要比望海镇更好,当然这在国内大概是难以出现的。”
  “当然,去中心化的发展未必不好,但是去中心化不能够只体现在城建上,教育、文化、医疗、交通等等各方面都应当去中心化。还是以学校为例,传统的应试教育方式让全县最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到县里,包括最好的师资,也包括最好的生源,想要打破这种模式,我觉得仅凭望海县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因为包县长能力再强,也没有办法改变全国的应试教育体系,当然,包县长未来要是能够当上教育部部长,或者是省里、中央的领导,那一定要记得改变这种情况。”

  包飞扬摆了摆手道:“那些不相干的话,还是不要提了  。”
  刘开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然没有办法改变,我认为高中阶段的精英化教育模式也不需要改变,高中年龄的学生大概也可以离开父母独立生活了,只要县里的交通建设能够跟上来,他们每个月放假的时候还可以回家跟父母团聚,影响不会很大。毕竟现在一中就有很多农村来的学生,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月才能回去一次,甚至都没有办法回去,因为交通太不方便了。”
  “小初教育是义务教育,也是目前问题比较大的地方,义务教育其实并不是说上学是学生和家长的义务,而是指国家提供免费的教学条件让每个适龄儿童上学,但是现在我们的中小学还是需要收费,需要基层承担一定的费用,这也就导致了有条件的地方教学条件更好,而另外一些地方的教学条件却非常简陋。”
  “我觉得,要解决工业化人口迁徙造成的教育难题,与真正落实九年义务教育是一致的,义务教育要求我们提供真正公平公正的受教育机会,这样孩子无论在哪里上学都不会成为问题,因为县一小的条件和陈港乡中心小学的教学条件应该是一样的,孩子完全可以跟随父母一起去陈港。”
  包飞扬笑了笑,刘开轩提出了义务教育的国家投入、公平公正问题,在这个时代已经难能可贵。但仅仅是这样,还不能够让他满意,至少他觉得如果刘开轩只能够看到这些的话,他就还没有资格那么“目中无人”。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工作确实值得我们高度重视,我想以后县里每年增加的财政收入当中,应该拿一大块出来推进义务教育的普及和教育公平的推进。”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
  “包县长如果能够将这两件事做好,那又是为我们望海人造福了。其实地方经济的发展未必能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多大的好处,但是教育水平的提高,却一定会影响很多人的一生。”刘开轩说道。
  “伟大的首长曾经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低水平的教育公平也不是我们想要的,只有在整体水平提升的情况下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匹配才有意义,让县一小像乡镇中心小学那是退步,让每个乡镇中心小学,甚至村小都像县一小那才是进步。”
  刘开轩话风一转,又接着说道:“哈哈,扯得有点远了。包县长刚刚问的是扰民的问题,我觉得这可能是难以避免的,如果想要维持农业社会的生活方式,当工业化时代到来的时候,肯定会受到冲击和干扰,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让这种冲击温和一点,让变化平缓一些。”

  “还是说教育这个问题,他的实质是教学资源的配置,要给大家更自由的选择,如果说现在这种对比下让大家在县一小和陈港乡中心小学之间选择,那不叫选择,因为这两所学校之间没办法比,条件相差太多。很多人可能为了就近照顾孩子,只能让孩子去陈港乡读书,或者勉强让孩子在县里读书,那这就是扰民了。”
  “相反,如果陈港的教育条件也上去了,这种‘扰民’就会变得很有限,如果学校能够有针对性地做一些安排,交通、文化等配套也能同步,那么我想也就可以接受了。”
  虽然刘开轩的回答还是不能够让包飞扬感到满意,但是他也基本上能够接受,毕竟受条件限制,在酒桌上刘开轩也不能像写论文那样长篇大论,刘开轩能够用简单、具体的描述将这件事说到这种程度,已经充分说明了他胸中的沟壑。
  “他们都说刘校长曾经是一个理论高手,在我看来,刘校长是不是理论高手我还不清楚,但是你对望海县实际问题的考虑,可能比我们很多人都要多。”包飞扬终于点了点头,对刘开轩的表现作出了肯定。
  通过与刘开轩的对话,包飞扬基本上肯定了刘开轩的学识和视野,具有望海干部少有的前瞻性与开阔,心里已经基本上拿定主意,这样的人还是要用,尤其是在望海这样一个地方,这样的人才非常难得。

  人才难得,但是刘开轩的性格和作风同样也是一个问题,包飞扬对官员的个人生活不会有太多的干涉,他觉得自己的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但是作为一个官员,要求自然要比一般人更加严格,所以刘开轩到底能不能用,要不要用,还要再观察一下。
  如果是普通干部,包飞扬也不会这么谨慎,但刘开轩的能力很强,包飞扬是打算让他承担重要工作的,所以要求自然也会比较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