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6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前临海公路的重要性还没有凸显,一旦工业区的企业投产,企业对于发货时效性的要求,以及周转频率和小宗货物的运输必然对公路运输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这一条路没有贯通,甚至既定的计划出现变故,肯定会严重打击投资商投资的积极性。
  正因为临海公路与最重要的节点冠河大桥是如此重要。包飞扬才会在相对不那么重要的客运公司问题上做出让步。刚刚包飞扬话里已经透露出这样的意思,对客运公司的审计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也就是包飞扬并不想就客运公司的问题查到底。而只是想清除隐患。
  所谓的隐患,无非就是客运公司以前的承包合同,看来包飞扬是想通过审查客运公司的问题,迫使那些承包人让步,主动放弃以前的承包合同。
  说实话,从现在来看,那些承包合同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虽然苟亮学、于进伟等人口口声声说当时的情况特殊,而政府又必须维持自己的公信力。不能够出尔反尔,所以就算明知道合同有问题,也只能够继续执行原来的合同。
  这些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在更多的时候。政府并不是这样做的,徐平也怀疑苟亮学等人卷入的比较深。
  正因为如此,徐平更不能够让包飞扬查下去,苟亮学、于进伟等人也算是最早投向徐平的人,如果让包飞扬给一锅端掉,那他徐平在望海县可就没有什么面子和权威可言了  。

  徐平低头抿了一口茶水,沉吟着说道:“飞扬同志,你的想法我能够理解,这样吧。回头我再跟于进伟谈一谈,让他再做做工作。不过再怎么说,这件事的责任也在我们政府身上。是我们没有弄清楚情况,仓促之下签订了这份承包合同。我记得飞扬你在招商的时候也多次强调政府的信用问题,就算你对客运公司有想法,手段上也可以缓一缓,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对于下面的工作可不是一件好事。”

  包飞扬想了想。如果客运公司的问题能够和平解决,那也是一件好事。纪委也有审计方面的高手,既然纪委查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查到有价值的信息,审计局也未必能够查出来。他想要达成的目的就是清理这些不合理的承包合同,而并不是追究责任,只要那些人一口咬定是失误,他也没有办法。至于那些承包人,他们或许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聚敛财富,但是在改革的过程当中,很多人的发家致富都有原罪在里面,如果都要清算的话,那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荡,包飞扬不是清教徒,想法也不会如此极端。

  只要他们愿意配合自己的工作,并且不再采用不正当的手段聚敛财富,他完全可以不去追究他们原始财富的来源是否正当的问题。
  当然,这是建立在这些财富的来源可能是巧取豪夺,却没有违法违规的基础上,如果可以证明他们是通过行贿等手段获取了不正当的利益,那自然还是要追究的。
  “徐书记说得是,我现在也确实有些着急,望海的发展非常迅速,有些工作不抓紧的话,很可能会拖后腿,主席也说过,亿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现在是真的拖不起啊!”包飞扬说道:“所以我非常希望客运公司的事情能够早点定下来。”
  徐平不由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这个包飞扬还真是一个强项令,都到这个份上了,口气还这么强硬,而且还给出了期限,要他们尽快将事情办妥。
  包飞扬又道:“改革嘛,没有争议是不可能的,这方面我也有一些想法,就是希望彭部长那边能够配合政府的改革措施,做一些有针对性的宣传,让老百姓知道并理解我们的政策,这样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摩擦和阻力,这方面的工作,还要请徐书记您来把关。”
  徐平点了点头,心里却感觉不太舒服,班子的工作如何分配和安排,这本来应该是他这个一把手县委书记的工作,可是现在却要听包飞扬这个副县长的分派,这让他感到非常屈辱。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徐平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他自诩有足够的耐心和隐忍逐渐从包飞扬手中抢回主动权,他有身为一把手的优势,总可以找到限制包飞扬的办法。
  就像现在,包飞扬想要宣传上的配合,哪怕他在经济建设领域再强势,在人事、党群、宣传、重大项目等方面,也必须得到他这个县委书记的点头。
  徐平略显矜持地颔首说道:“嗯,宣传部门肩负着弘扬主旋律,宣传党的政策等方面的重任,自然也要为经济建设添砖加瓦,我也跟彭部长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彭部长说他们一直都有这样的计划,但是在经济部门那边却得不到很好的配合,比如政府那边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及时跟宣传部门沟通,宣传部门去了解的时候,往往又得不到充分的信息,这些还需要大家一起来协调啊!”
  “是,回头我就找彭部长汇报工作。”包飞扬点了点头,徐平耍起太极推手非常有心得,这一番话足以将普通人弄得七上八下,也就包飞扬两世为人,完全不为所动,显得非常冷静。

  徐平用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作为筹码,想让包飞扬在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工业区的建设项目等方面做出一定的让步,包飞扬考虑到望海县的建设大局,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只要是为了将望海县搞得更好,能够促进望海县工作的进步,他都欢迎。
  当然,这样的话无论是徐平还是包飞扬都没有直接提到,但是两个人在交谈当中,已经完成了这样的意思交换。
  包飞扬离开的时候,徐平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他觉得包飞扬的身上还是有很多年轻干部普遍都有的一些毛病,比如比较清高自傲,好像世界上就他们才能将事情做好一样,这让徐平感觉极不舒服。
  当然,对于这个结果,徐平还是满意的,这说明他这个县委书记一把手的地位依然是任何人都不能够轻忽的,有这个前提在,他就有把握一步一步抓住全县工作的主导权。
  晚上,包飞扬要和市委组织部的白光明吃饭,白光明一直说要来望海,但一直拖着没有来,直到今天才终于有空赶到望海,包飞扬当然要尽地主之谊,将白光明招待好  。不过今天晚上吃饭的地方是白光明选择的,县城的绿柳饭庄,靠近县一中。
  作为市委组织部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白光明下来自然不愁没有人招待,不过白光明这次来并没有惊动包飞扬以外的其他人。用他的话来说,这一次就是私人性质的碰面,并不涉及公事。
  包飞扬听到白光明这么说。也就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白光明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来望海的事情。当然,所谓不想让别人知道也不是绝对的,既然白光明愿意来望海,而不是跟包飞扬约在市里见面,就说明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空间的。
  以白光明的身份,就算是杨承东也乐于有机会建立私下的关系。不过包飞扬在认真考虑以后,选择了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县人事局局长路昱林。白光明这次找自己是有事情。杨承东的县长身份比较特殊,他出现的话,有些事情说起来就没有那么方便了,而路昱林这个人原来是焦梦德线上的人。焦梦德倒台,县里也有好几名官员受到影响,不过路昱林并没有受到牵扯,依然身居要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