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6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知道徐平找自己来肯定是为了审计局要对县客运公司进行审计的事情,他必须要让徐平明白,在客运公司这件事情上。自己是不会做出让步的。随着工业区建设规模的不断升级,未来对客运能力的要求将会越来越高,县客运公司必须尽快完成整改,才能在这个过程当中跟上地方发展的要求。
  现在徐平等人想要捂着客运公司维持现状,就是在拖后腿,这是他不能够容忍的。
  徐平注视着包飞扬,不时点两下头,似乎听得很认真,等到包飞扬说完。他沉吟了一下方才说道:“是啊,县里即将迎来跨越式的发展,可谓是百废待兴。时不我待,这些我都能够理解。不过县客运公司的情况有些特殊,刚刚出了罢工罢运事件,警方的调查还没有结束,县纪委又因为几封举报信进驻客运公司,纪委的调查组刚刚走。审计局的人又来了,我听说这件事发生以后。外面都在说县里是故意针对客运公司,甚至有说有人想要故意整垮客运公司啊  !”

  包飞扬笑了笑:“徐书记是哪里听到的?这消息传得够快啊,审计局的人上午刚刚进驻客运公司,这才两三个小时吧,消息都传到徐书记这里了,我看这肯定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制造出来的,目的恐怕和上次的罢工罢运一样,就是想阻止客运公司的改革重组。”
  徐平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在市委办公室的这些年,徐平养气的功夫见长,可是在包飞扬面前,他还是差点忍不住想要骂娘,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嚣张了。
  “飞扬啊,这些天你在陈港的时间比较长,可能还不清楚,客运公司早就成为全县的焦点,无数双眼睛盯着。纪委的人刚走,审计局的人又到了,也就难怪大家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了。”徐平摇了摇头:“这些天,我也一直关注着客运公司,所以对那边的情况也比较清楚,审计局的人去了以后,消息传开,大家的议论是比较多,这还是刚开始,我看接下去大家的议论会更多,这些议论也代表了群众的呼声,我看我们还是要注意一下比较好,包县长你觉得呢?”

  “徐书记的意思是让我将审计局的人撤回来?”包飞扬看了徐平一眼,问道。不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这不行,审计局的人都已经进驻了,这时候再撤回来,那不是出尔反尔,拿组织的权威开玩笑嘛,这绝对不行。”
  徐平有些恼火地皱了皱眉头:“飞扬啊,组织权威固然重要,可是老百姓的呼声是不是也很重要?我知道,包县长搞经济那是一把好手,不过有时候我们还要大局。一个地方的建设,不仅仅是拉几笔投资,建几座大厂房就能解决的,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工作要做。比如修路造桥,这就需要其他部门的配合,更需要上级部门的支持嘛,包县长你说对不对?”
  徐平口中对于包飞扬的称呼不停地在变换,每一次变化都反映出徐平对包飞扬态度的变化,有时候想要笼络以示亲昵,有时候又想显示县委书记的威严,让包飞扬主意上下尊卑。
  包飞扬也注意到这种变化,但是这并不能够让他改变态度,他的态度其实非常明确,那就是对事不对人。不管徐平这个县委书记对自己是拉拢还是排斥,只要是对工作有利的,他就会支持;如果对工作没有好处,他就要反对,他不希望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虚与委蛇上。
  不过,他还从徐平的话中听到一丝威胁的意思。他抬头仔细看了看徐平脸上的表情,想要弄明白徐平到底是随口一说,还是真的另有所指。是想要在造桥和修路等问题上卡他的脖子?
  前两天县长杨承东也跑了一趟市里,正式向市里提出修建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的方案,并与市领导与市交通局进行沟通,得到的反馈并不理想。

  包飞扬说道:“说到造桥和修路,我正好要向徐书记汇报,海州市那边对于建造东线的冠河大桥态度很积极,希望我们能够积极配合。杨县长也刚刚去了一趟市里,这件事看起来还有不少困难。也确实需要县委、需要各部门通力合作,并争取上级部门的支持,才能够争取和海州市同步展开筹备工作?”
  包飞扬不想跟徐平兜圈子,虽然不至于当面直接向徐平询问你是不是想要刁难我。但还是很粗暴直接将造桥的事情提了出来,要当面确认徐平的态度。
  徐平让包飞扬这种蛮不讲理的打法弄得极其恼火,他不阴不阳地看了包飞扬一眼:“是这样啊,包县长你也可以去市里跑一跑看嘛,市里对你的意见还是很重视的。不过据我所知,市里并没有近期在冠河上建桥的计划,而仅凭我们望海县,无论是从级别还是实力来看,怕是都没有独立参与冠河大桥合建的能力啊!”
  听到徐平这样说  。包飞扬已经大致弄清楚徐平的想法,他是想用修路和建桥这两件事跟自己作交换,而且只是用口头上的支持。来换取自己在客运公司问题上的让步。
  如果可能的话,包飞扬并不愿意跟徐平将关系闹得这么僵,只是客运公司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如果不改的话,望海县想要改善县里的交通条件,推行县镇公交。就必须另外再建一个平台,无论是投入还是时间。都需要付出更多代价。
  就以陈港乡的现状来说,往来陈港镇区与县城、镇区与工业区、港区之间的交通需求大大增加,依靠自发的市场调整,运力增长速度已经严重滞后,包飞扬的计划就是在交运集团重组的过程中,充实交运集团的资本,从而让集团有能力在短时间里扩大运力,逐步建立县镇公交系统,当务之急就是解决陈港的交通问题。
  包飞扬确实希望造桥修路的事情能够得到县里、市里的支持,作为一项重点工程,一把手是不是支持,影响还是很大的。如果望海县内部都不能够统一意见,市里恐怕也会否决这样的方案。
  包飞扬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向徐平坦诚自己的想法:“徐书记,县客运公司的重组势在必行,重组以后的客运公司能不能获得长足的发展,还要看过去的一些问题能不能够妥善解决,审计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至于修路造桥,无论是对于望海县的现在还是未来的发展,都非常重要。我想首先我们县里要一条心,然后再让市里支持我们,哪怕市里不出钱,只要市里肯出面,我们咬咬牙也能够将事情办成。”
  徐平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他很清楚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对望海县的重要性,虽然说临港工业区可以通过港口和海州进行货物的转运,但海运的优势在于成本和大宗货物运输,相对来说,陆运在便捷、快速和灵活性等方面却要更胜一筹。

  所以冠河大桥和临海公路就像是临港工业区的一条大动脉,这条大动脉没有贯通,临港工业区就没有办法实现真正的发展。
  现在工业区还在建设,建设期所需要的建材通常都是通过水运,望海县境内河道纵横,建材可以沿冠河送到河口,然后再从三岔河送到陈港乡腹地,也可以直接从海通河转黄沙河,黄沙河虽然没有冠河广阔,但对于普通的运输建材的水泥船、挂桨船来说,倒是更加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