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4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众人讲完,楚天齐才明白了事情经过,不禁感慨万千,站起身真诚的说:“各位,为了我楚天齐,为了开发区的事,你们付出了这么多。我代表自己,也代表开发区,诚心诚意的表示感谢!”说着,深深鞠了一躬。
  雷鹏“哈哈”一笑:“你小子越来越滑了,变得这么虚头八脑的。”
  “小楚,要说感谢,你最应该谢的是候老板。我和雷队长这是在尽工作本分,而他纯粹是给朋友帮忙,为朋友两肋插刀。”刘院长说着,向候三伸出右手,“这个朋友值得交,我也交下你这个小兄弟了。”
  候三赶忙握住刘院长的手,谦虚的说:“刘院长,您太抬举我了,您能瞧得起我,雷哥和楚哥能瞧得起我,就是我候三最大的福分。”在说些话时,候三脸色涨红,显然内心很是激动,说的非常真诚。
  “候老板,太客气了。”刘院长回答。
  雷鹏在一旁又嚷了起来:“怪不得你小子升官快,你小子发大财呢,闹半天你俩都长了张好嘴,会虚乎呀!看来我这笨嘴拙舌的,只能做个小股长了。”
  “哈哈哈”,众人都笑了起来。
  三人都有事情要忙,谢绝了楚天齐的挽留,要离开发区而去。
  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楚天齐亲自开车,先把刘院长送回住地,然后和雷鹏一道,把候三送上了开往**市的公共汽车。

  在候三进站的一刻,楚天齐握着候三的手,真诚的说:“兄弟,大恩不言谢。”
  “楚哥,见外了,没什么。能给楚哥和雷哥效劳,是我的荣幸。”候三松开手,向车站里走去。
  雷鹏嚷嚷着:“少捎带上我,你可没给我办什么事。”
  候三扭回头:“雷哥,只要您有需要,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去你的吧,我可不想碰到倒霉事。”雷鹏大咧咧的回了一句。
  候三走了。楚天齐把雷鹏送回丨警丨察家属院,自己独自回了开发区。
  坐在办公室椅子上,楚天齐又回想起刚才三人说的话,再次串起了整个事情过程。
  事情还得从一周前说起。

  六月二十二日那天,候三再次接到了楚天齐的电话,虽然楚天齐嘴上说是不着急。但离月底只有一周时间,候三能够明白事情紧急程度,否则楚哥也不会打来这么多次电话。他的心里不禁更加着急,便挖空心思想着各种可能。
  也是事有凑巧,就在候三刚装好手机,正发愁找不到知情人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从背影看,这个人正是自己要找的知情人,他便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没跟出多远,手机忽然响了一下,他赶忙关掉手机,继续跟踪。
  后来,在一间出租屋,候三和那个知情人见了面。为了怕引起对方怀疑,他没有直接提出找杨霄的事,而是假装偶遇,买来酒菜,和对方吃喝起来。他有意,对方无心,所以最后那个知情人醉了,候三却清醒的很。
  把知情人放到床*上,候三便开始在屋子里翻了起来,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他翻到了辽北的一张报纸,报纸最后一页右下角处,有两个被通缉的人信息,其中一个是这个知情人,另一个就是要找的杨霄,也就是杨天豹。知道了对方这个身份,候三不由得紧张不已,但为了楚哥,他还是继续翻着屋里的东西,以期找到对自己有用的。
  在一个盒子里,他翻到了一个小本,小本第一页上写着一串号码,号码后面有一个“霄”字。从这串号码看,极可能是一个银行帐号,他赶忙把这串号码抄下来。他接着又翻出了一个小本,小本上记的都是电话号码,他把其中一个对应“霄”字的手机号码抄了下来。离开出租屋,候三马上到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经过一番思考,他决定先给楚天齐打个电话。
  刚打开手机,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候三按下了接听键。
  “候总,你在哪啊?一会儿再喝点,酒菜我都准备好了,马上回来。”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候三赶忙说:“我,我出来办点事,就不过去了。”
  “哦,不回来了。”对方停顿一下,又说,“那恐怕不好吧,你把我这里翻成了这样,总得有个交待吧。”
  不好,想到这里,候三马上关掉手机,把手机卡取出来,折断扔掉。然后迅速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到了一个新城市。
  到了新地点,候三又拿出了另一部手机,准备用另一个号码给楚天齐打电话。想了想,他又改变了主意,自己现在手里线索非常有限,而且线索是否有用还不得而知。告诉楚哥的话,没准只是空欢喜一场,对于弄清这个事并没有任何帮助。于是,他把电话打给了雷鹏,因为雷鹏有工作便利,而且杨天豹因为在玉赤县诈骗,也在县公丨安丨局挂了号。
  雷鹏接到候三的信息后,马上通过他父亲,并经过省厅,迅速查清了这两个号码的真实身份。果然,一个是杨霄的银行帐号,一个是杨霄的手机号码。向局长汇报后,雷鹏带着两名刑警,和省厅两人,一同到了辽北省。
  在当地警力配合下,参照候三提供的一些信息,在对杨霄手机进行监听定位后,抓*住了杨霄,也就是杨天豹。因为杨天豹涉及好几件案子,先是被带回了省厅。杨天豹被抓后,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供认不讳,也包括诈骗玉赤县开发区钱财的事。他还交待了自己的财产情况,经过核实,警方封了他的这些帐号。
  接着,省高院也介入了。
  此时的时间,已经是六月二十七日早晨。
  省高院联系县法院刘院长,只说抓到了杨天豹,请县法院去执行几个案件,其中就包括诈骗玉赤县开发区一事。
  刘院长尽管还糊涂着,但她却高兴不已,马上进行了布置,并亲自带队出发了。在走到半路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应该告诉楚天齐,便利用中途去洗手间的间隙,给楚天齐打去电话。她告诉楚天齐,杨天豹押在省里,她去那里执行开发区被骗款,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必凯旋而回。
  楚天齐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信用社走廊等欧阳玉杰。刘院长不清楚事情经过,楚天齐更无从得之,但他知道,钱就要回来了。于是,他才很有骨气的拒绝了欧阳玉杰,并讥讽了对方。但在这几天的等待中,他的心里并不踏实,直到今天上午看到法院执行车开来,听到刘院长说出“幸不辱命”时,他悬着的心才跌回肚子里。
  他知道,刘院长、雷鹏都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投入了更多的精力,那都是源于牵涉到自己,在给自己这个朋友帮忙。
  最让楚天齐感动的是候三,他和对方接触并不多,但对方却能够如此不遗余力帮助自己。他能想象的到,候三在辽北的那几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时刻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很可能,现在还有被那个知情人以及其他同伙报复的可能性。

  日期:2016-12-31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