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4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发区主任办公室。
  郝玉芳正在向楚天齐做请示,姚志成、厉剑、出纳也在。
  “主任,根据您吩咐,补偿款已经按应付款额分配到人头。可只安排了一半多一点,还有将近一半的人家没有钱可分配,怎么办?”郝玉芳在说话时满是疑惑,“其余的钱在哪?”
  “做好发钱准备就可以了,一会儿听我吩咐。”楚天齐说着,挥了挥手。
  “好的。”郝玉芳答应一声。
  四人走出了主任办公室。
  楚天齐赶忙在电话上拨出了一串号码。
  “嘟嘟……”两声,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小楚,等着急了吧,最多半个小时。”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听完此话,楚天齐脸色由阴转晴,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正抽的惬意,手机铃声尖厉的响起,楚天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赶忙按下了接听键。

  “怎么搞的?到现在还没发钱?群众的解释工作也不做,老百姓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手机里的声音非常严厉,“我告诉你,要是捅出什么篓子,拿你是问。”
  楚天齐赶忙陪笑解释:“县长,您听我说,是这么回事……”
  电话还没打完,屋门被敲响,并传来“主任,主任”的喊声,夹杂着好多人吵闹的声音。
  “有人敲门,听声音是他们找来了。”楚天齐对着手机说,“县长,处理完以后我再给向您汇报。”
  “知道了。”对方说完,手机里传来挂断电话的声音。
  楚天齐对着屋门,说道:“进来。”
  屋门一开,王文祥被人拥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多人,看样子是等着拿钱的老百姓。
  “怎么回事?”楚天齐明知故问。
  王文祥急忙说道:“主任,他们非要……”
  一个大个子站了出来,声音很细:“是我们自己要来的,我们就是想问问,这钱到底能不能发,能发多少?到现在钱也不给,也没个准话,这不是忽悠人吗?”
  “你们都是被征地户?”楚天齐反问。
  大个子回答:“当然了,要不是的话,我们来这儿干什么,疯了不成?”
  楚天齐点点头:“好,既然你们都是被征户,那就应该知道去年签的协议吧?协议上付款日期是怎么约定的,谁来说一说?”
  大个子抢先回答:“今年二月底之前,付百分之二十五,六月底之前,付百分之三十五。可已经是六月最后一天,听说县里只给拨了一半,我们……”

  楚天齐打断了对方:“今年的二月二十八日,也就是二月的最后一天,第一批应付款一分不少的支付给了大家。现在是六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四十五分,离六月底结束还有十三小时多,根本就没到时间,怎么就是忽悠人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大个子抢过了话头,“就说能不能给钱吧?什么时间给?”
  楚天齐一笑:“本来有协议在那儿放着,现在又没到时间,我没必要回答你。但是既然大家想知道,那我就再说一遍。百分之三十五的比例一分不少,中午十二点准时发放。”
  “你说话可要算数。”大个子半信半疑,“不要让我们找不着人。”
  “好吧,为了让大家安心,我和你们一同下楼去。”说着,楚天齐站起身,向外走去。
  众人跟着楚天齐下到一楼,一楼大厅里已经站满了人,全是等着拿钱的老百姓和开发区工作人员。
  从人群中穿过,楚天齐站到了门外台阶上。身后众人也跟了出来,或是打开楼宇门,向外张望着。

  “唰”一道闪电划过,咔嚓”一声响雷传来,紧接着“哗”,大雨倾盆而下。
  雨雾中,两道亮光射*出,越来越近。一辆大型越野汽车穿过雨幕,向前驶来,倾刻间,停在办公楼前。
  车门打开,一把黑色雨伞伸出车外,一名身穿法官制服的女人走了下来。
  楚天齐急忙跑上前去,双手握住对方手臂:“刘院长,您可是及时雨呀!”
  来人正是县法院刘院长,她微微一笑:“小楚等急了吧,幸不辱命。”说完,向旁边一侧身。
  紧跟着,雷鹏、候三依次下车,楚天齐上前握手致谢。
  最后下来两名法警,法警着装整齐,手戴白手套,各拿两只银色金属箱,阔步走向楼里。
  看到这像极了电影里的镜头,人们先是面面相觑,接着都是满脸喜色。
  楚天齐引着众人走进楼内,转头对着王文祥说:“老王,通知财务,十二点准是发放补偿款。”
  “好的。”王文祥答过一声,三步并做两步,当先向楼上跑去。
  下午两点多。
  开发区主任办公室。
  茶几上摆着苹果、香蕉、西瓜等水果和矿泉水。
  刘院长、雷鹏、候三在沙发就坐,楚天齐正忙着给大家倒茶水。

  “行了,小楚,你坐吧,一会谁喝自己弄。你们要是想抽烟也随便,反正我也是被薰出来了。”刘院长招呼着,拧开矿泉水喝了两口,“今天中午菜吃多了,还真有点口渴。”
  “哥们,我们费了这么大劲,你就在食堂弄几个家常菜把我们打发了,太小气了吧?”雷鹏嚷嚷着,“出差还有出差补助呢,要不你也意思意思。”
  楚天齐也坐到沙发上,笑着道:“好啊,那我就包个大红包,送到俞局长办公室,让他亲自发给你,那多有面啊。”
  “抠门,你少恶心人,一看你就不诚心。”雷鹏调侃着,“你名义上是招待我们,结果把你单位人全请来了,这不是变相公款吃喝吗?”
  “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我当然是诚心招待你们。”楚天齐一笑,“刘院长让在食堂吃,也是为了方便照应发钱的事,你可也是赞成的。单位人能全来加班,我是真没想到,尤其大部分人都是自愿的。”

  刘院长接过了话头:“小楚,这充分说明你的人格魅力爆棚,工作有方法,已经把人心凝聚到了一起。大家有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识,开发区升格保留肯定不成问题。”
  “借您吉言,不过困难还不少。”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欠款是追回来了,但到现在我还是迷糊,有些事捋不清,你们就给我讲讲吧。”
  刘院长点点头:“好,那就候老板先讲吧。”
  候三冲众人笑了笑:“行,我先讲……”
  尽管候三的讲述挺平淡,但是听在楚天齐耳朵里,心情却很不平静,既温暖又感动。听的出,为了打探消息,候三可是费了好大辛苦,甚至生命都受到了威胁。
  候三讲完,接着就是雷鹏,最后是刘院长讲的。在讲述过程中,不时有人插话,提出问题或是做一些说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