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韬这才想起来,报上去仓库发显然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说,“那就迷彩吧,马上送过来,战靴皮带帽子,还有李牧的领章臂章,都拿过来。”
  “是!”
  迷彩豹疾驰在高速上,迷彩布蒙了号牌的猎豹车嘶吼着在黑夜里驰骋,向着最近的机场。
  驾车的是特大小车队的上士汽车兵,当了十年兵开了八年的车,绝对的老司机。事实上上士汽车兵是王政委的司机,迷彩豹也是王政委的座车。王政委一听这事,马上就安排出了自己的座车。
  用王政委的话来说,“就冲抗战老兵这一点,陈参谋你要我怎么协助都没问题!”
  副驾驶上坐着薛猛,李牧在后排坐着,薛猛不是的回头看他。
  李牧被要求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迷彩服,还是07式的林地数码迷彩作训服,脚上穿着擦得发亮的战靴,背包是薛猛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知名户外背包,而里面却只是塞了一套换洗的07式沙漠迷彩服,也只有这两套服装了。
  其余的,就全部是烟了。陈韬给的一条中华,薛猛直接从小卖部买的灰狼,还有冯玉叶从军人服务中心买的五条软中华,全他-妈-是烟。
  冯玉叶偷偷给李牧塞了一张银行卡,李牧魂魄已丢,只是呆呆的收下,和士兵证以及陈韬特批出来的制式手机放在贴身的兜里。手机也只能和陈韬进行联系。
  看着李牧这般神态,薛猛总算是明白陈韬为什么这么的担心了。其实薛猛也非常的欣赏这个兵,把玩命当成游戏的兵放到哪都招人喜欢,敢玩命而且聪明的兵,那就不只是招人喜欢那么简单了。

  起码薛猛认为,自己当年比不上李牧。
  “一号,调整调整情绪,你这样的表情上了飞机,能把空姐的裤子给吓掉了去。”薛猛说。
  上士汽车兵差点没把车开应急道上面去,说,“薛排长,空姐穿裙子的多。”
  “你专心开车。”薛猛瞪了他一眼,尽管薛猛的兵龄比不上上士汽车兵,但是干部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且还是军事干部。

  上士汽车兵不说话了。
  李牧的眼珠子动了一下,从前方车辆尾灯挪了过来,看着薛猛,说,“教官,谢谢,我没事。”
  “你要是真没事你就赶紧的活过来。”薛猛说,“你是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吓人。我粗人一个不会安慰人,但是我懂得一个道理,你也懂,知道是什么道理吗?”
  李牧看着他。
  薛猛说:“人生自古谁无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你觉得老爷子是轻是重?老爷子从抗日战争杀过来,听冯干事说,九十七岁了。一号,你知道这个概念吗?没有什么能够打倒老爷子,但是自然规律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你应该这样想,老爷子挑了个好日子走了,你可以自豪,没有遗憾,但你不能沉浸在无穷尽的悲痛里,更不要总是这么一副脸色。”
  说是不会安慰人,但是句句字字都说中了要点。
  李牧终于慢慢低垂下眉眼,这说明他开始尝试着自我调整。
  暗暗松了一口气,薛猛对上士汽车兵说,“开快点。”
  上士汽车兵苦笑着说,“薛排长,这车也就个2。4的四缸机,还是个越野车,总不能当跑车开吧?这都一百四了。”
  “油门踩到底。”薛猛不由分说。
  “回头超速被拍了我可是如实汇报了。”上士汽车兵说道。

  薛猛扫了他一眼,“少跟我扯淡,政委的车还是演训期,号牌都遮住了,拍什么。好好开你的车,别的不用你操心。”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上士汽车兵一笑,就把油门给干到了底。
  迷彩豹的确跑不快,不要说动力,光车身就快两吨了,上面仨人重量妥妥的朝四百斤,本身就是用来跑山路跑烂路跑没路的野外,高速上面能干个一百四五也就是极限了。
  所以,就算是油门干到了底,时速也就在一百五左右徘徊,这要遇到车刹个车什么的,速度也就这么着了。

  可比不上李牧他们家大头旅长的霸道4000,一脚油门两块五不得不快。
  从特大驻地到最近的有飞李牧家乡航班的机场,一百公里左右的距离,航班是二十二点四十五分起飞,如果不把迷彩豹整快点,赶不上飞机是绝对有可能的。因此薛猛才那般催促上士汽车兵。
  仅仅用了四十分钟,迷彩豹就从机场高速上面下来,驶入了机场范围。薛猛让上士汽车兵直接把车停在国内出发前面等着,他带着李牧就大步流星地进去取票办理登记手续了。
  身上的迷彩服和证件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老百姓们都给当兵的让位置,薛猛和李牧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好登记手续,随即薛猛带着李牧前往登机口。如果没有薛猛带着,李牧绝对会晕菜,他没有坐过飞机,而且又是在这么一个国际化机场,找人问也来不及。
  飞往李牧家乡的航班已经开始登记好几分钟了,薛猛把手里的背包交给李牧,握着他的肩膀快速说道,“一号,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想让你爹妈不那么难过,首先你要看开。第二,五天之内必须归队,超过了时间你就会失去你军旅生涯最重要的一次机会,而且机会以后不再有。听清楚了吗?”
  李牧看着这位一直想尽办法把101小队往死里搞的教官,心里面很感动,自己并不孤单,身后不仅有组织,而且还有这么多领导和战友在,又有什么艰难困苦挺不过去呢?
  “教官,我记住了。”李牧重重地点头。
  薛猛推了他一把,“走,登机!”
  李牧抬手猛然敬礼,转身快步走向登机口。
  薛猛目送李牧的身影消失在登机口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走到透明玻璃墙前面,一直看着飞机起飞才离去。
  飞机轰鸣着起飞,闪着红绿两色航灯,很快就消失在夜空之中,朝着西南方向飞驰而去,一小时四十分钟之后,飞机就会在家乡降落,而李牧便可以踏上故土,但已经见不着爷爷最后一面了。
  忠孝不能两全,李牧耳边响着的不是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而是入伍前老爷子对自己说的话。
  “你到了部队,要记住一句话,多干活多吃饭少说话,好好的搞,当了干部你再回家!”
  爷爷,我回来送你。
  你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大约在冬季。

  落地走出出口通道看到外面路边停了一溜接送亲朋好友的轿车,李牧第一个想起来的却是前女友,不是冯玉叶,也不是其他人。
  或许她在自己心里真的很重要,在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就会深深地把她给想起。
  人不就是这样吗,在家人面前要坚强得像一块茅坑石,在大多数朋友面前要假装洒脱,但心里的痛、委屈、难受,可以随之而去吗?
  日期:2016-03-1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