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9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触到李牧这个兵,自己却是有百年一遇的那种感觉,也是说不清楚的赏识。或者说李牧这个兵让他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西南边境,找回了热血沸腾一心报国的当年,当年自己只是个隐瞒了年龄从军参战的侦察兵。
  “你打算怎么走?”陈韬问。
  李牧没有犹豫地说,“坐飞机。”
  既然如此,那就帮到底吧,陈韬心里暗暗想,说道:“你在这待着。”
  说完便起身出去。
  陈韬刚出门,就看见冯玉叶就在走廊那里,看见他,冯玉叶走过来,当面就是一句话:“组长,我跟他回去。”

  “你?”
  陈韬明显吃了一惊,首先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放他回去?”
  他第一个反应是怀疑冯玉叶偷听了他和李牧的谈话,这绝对是违禁的事情。
  冯玉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们谈了什么,但是我了解他。”
  后面几个字咬得很重。
  “在旅部机关,我和他共事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我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冯玉叶说着,“组长,我想你一定不放心他这个状态一个人回去,而目前,只有我有时间监督他。”
  还真的让冯玉叶说中了,陈韬出门答应李牧之后就在想,得找个人陪着他回去,而且最好是干部,眼下李牧这种情况以及他现在的重要性,是完全值得用这样的人力去做这件事情的,陈韬心里明白得很。
  “可是,你毕竟是女同志,不太方便。”陈韬摇了摇头。
  和冯玉叶走远了一些,两人站在走廊里面谈起来。
  “我知道。的确是有一些不方便。”冯玉叶冷静地说,“不过,我是干部他是战士,对他来说,我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组长,不瞒你说,李牧是第三旅首长都很看重的一个苗子,司令部已经将他列为重点培养对象之一。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没有参加集训,作为第三旅政治部的干事,我也有责任不让他出问题。第二点,所有的教官里,只有我最了解他。我能完成好这次任务。”
  陈韬看着冯玉叶,犹豫着,“你列举的理由都很充分,但是你一个女同志……”
  “男干部恐怕还没我说话管用,反而压不住他,谁知道回到了家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个人一般人很难搞清楚他脑子里想什么。”冯玉叶说。
  “这个事情……”陈韬太犹豫了,“得好好考虑考虑。”

  如果是男干部,陈韬根本不会犹豫,哪怕是一名资深士官,他也不会这么犹豫,但冯玉叶是女同志,尽管是上尉军官。陈韬倒是没有往男女方面的事情去想,而是恰恰不相信一旦出事了冯玉叶能震住李牧。
  忽然,陈韬猛地想到一个细节,凝眉问冯玉叶,“李牧的爷爷自然死亡还是病故?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你老实告诉我。”
  冯玉叶反而奇怪起来,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说,“徐岩电话里说的是在医院去世,应该是病故。他爷爷是抗战老兵,我听他说过,留下很多战场创伤,应该是这方面的原因。”
  “那就好。”陈韬松了一口气。
  冯玉叶明白过来,“你担心这里面有人为的因素,怕李牧回到家了会惹出事来?”
  “是有这个担心,可能我太敏感了。”陈韬苦笑一下,他的神经线的确太敏感了,他居然想到的是医院方面的原因,但是医院是绝对不敢不给抗战老兵妥善治疗的。

  实际上就是自然死亡了,毕竟那么大岁数了。
  “组长,如果你信不过我,那我有一个建议。”冯玉叶想了想,说。
  “你说。”陈韬说。
  冯玉叶说,“你带他回去。”
  果然是好主意,但是陈韬愣怔之后,就是无奈的摇头。

  “我倒是想,但这显然不可能。”陈韬说。
  当然不可能,作为总教官,陪着兵回家奔丧,除非陈韬不想干了那就尽管去做。
  陈韬思索一阵子,说,“只能让他自己走了,走之前,你好好开导开导他,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有办法。”
  心里一阵失望,但是冯玉叶也明白,她陪李牧回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陈韬就算胆子再大,也不会批准。如果她再坚持下去,那么陈韬肯定会察觉出她和李牧的关系来,正常的官兵关系是有一定范畴的。
  看来借机见见未来家公家婆的希望落空了。她更担心李牧会出什么事情,现在他这个状态,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受到的打击多么的大。
  “只能如此了。”冯玉叶叹了口气。
  陈韬说道,“这样,今晚就让李牧在我办公室睡,他不能跟其他人见面,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个事情。你现在就开始开导他,我去问一下飞机票,安排车送他去机场。”
  “是!”冯玉叶说,“组长,我建议尽早让他出发,这比任何开导都有用。”

  正要转身走的陈韬明白的略微点头,这才举步离去。
  冯玉叶整理了一下心情,走进了办公室。
  陈韬走进指挥部,把薛猛叫过来。
  “组长,是不是今晚要延长夜训时间?我这边都准备好了,有他们好看的。”薛猛一进门就摩拳擦掌地说。
  陈韬刚好通完电话把话筒放下去,便说,“李牧家出事了,他家老爷子去世。”
  “嗯?什么时候的事情?”薛猛一愣,问。

  “大约两个小时前。”陈韬说,“现在头疼的是,李牧和他爷爷的感情非常的深厚,他爷爷是抗战老兵。”
  薛猛闻言顿时肃然起敬,下意识地站直了挺起了胸膛。
  “我已经批准了他的特殊假期,五天之内归队。”陈韬看了看时间,“九点整,你送他去机场,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你把他送上飞机再回来。”
  “是!”薛猛领命,“那,今晚的训练怎么办?”

  “让卜美玉替你一下,注意保密,不能让其他几个兵知道这个事情,就说李牧被抽调出去几天有别的任务,其他的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陈韬吩咐道。
  “明白!”薛猛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三十七分,“那我先去报车,应该还来得及。”
  “我已经和王政委沟通过了,小车队的车马上就到,你把证件带齐,时间到直接上车走。”陈韬说。
  “明白!那我回去准备准备!”薛猛敬礼转身离开。
  陈韬又松出了一口气,挺多年了,这么为一个兵安排这安排那,当爹的感觉是久违了。
  忽然想起一个事情,他又拿起电话:“唐河,找一套新式春秋常服和皮鞋,17692的,送到我办公室。”

  “组长,现在没有多余的,得报上去仓库发货,07式林地迷彩服倒是有几套,给101小队预备的。”唐河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