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24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刻,因为我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所以我感觉不到疼痛,但我知道,这势大力沉的一爪子拍上来光是造成的反震力也够人喝一壶的,
  不过,因为花木兰这一阻挡,倒是成功吸引了那血尸王的注意力,它这个时候似乎想起是我和花木兰的合体给它造成了伤害,于是撇下林青不管直接就朝我们扑了过来,
  “对不起,”
  花木兰这时候忽然在心里和我说了这么三个字,我知道,她应该是站不起来了,要不然以她永不言弃的性子绝不会束手待毙,
  诡异的是,在这濒死之际,忽然听到花木兰的声音后,我心中的恐惧竟然消失了大半,
  夫妻本是同林鸟,不同生,可同死,
  对于别的夫妻来说,死后同穴是最大的幸福了,相比较之下,我们似乎比别人更加的幸运,因为我们到死都不曾分开,从始至终,我们都是一体的,
  也就是这一刻,我才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和花木兰那么的亲近,是一种发自于骨髓的亲近,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但是我们的心却从始至终紧贴着,缺一不可,纯粹而干净,不掺杂任何尘世间的纠纷,
  有这样的感情,有这样的妻子,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于是我就轻轻笑了起来,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句或许,就这样不分彼此的拥抱着走向死亡,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血尸王已经离我们的越来越近了,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血尸王那双血色眼睛里的怨毒和快意,

  谁知,就在我已经认命的时候,主墓室里忽然响起一声悲亢的怒吼“我草你妈,,,”,
  紧接着,一团巨大的黑影忽然出现在了血尸王身后,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血尸王的脑袋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然后刚才还凶狂不可一世的血尸王直接就被拍倒在地,,
  是胖子,,
  他,终于在沉默和悲伤中爆发了,竟然抄着那金子打造的棺盖从背后给了血尸王一下,那棺盖少说也有上千斤的重量,一般人根本举不起来,胖子也不行,他这分明就是在悲愤中激发了身体的潜力,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其实还是挺常见的,比如一位母亲为了救出被压在车子地下的孩子,潜力爆发出来的时候,竟然生生把那汽车抬了起来,只是这么做虽然短时间能爆发出很惊人的力量,但是后遗症也很大,轻则受伤,重则残废,,

  胖子,显然这个时候就是这种状态,赤红着双眼,高举上千斤的棺盖,狂拍趴在地上的血尸王,
  “屠我弟子,杀,”
  “伤我兄弟,杀,”
  “……”
  胖子不断怒吼着,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发泄心里的仇恨和体内过剩的力量,
  嘭,

  嘭,
  嘭,
  一下又一下,棺材盖都被拍的扭曲了,而那血尸王也被拍的身体扭曲,显然这种重物猛击就连血尸王都有些吃不住了,
  这个时候的胖子,就像个战神,
  可是,这一切我看在眼里,心里却在滴血,

  因为胖子的皮肤毛孔里都已经开始往外渗血了,分明是身体不堪重负的征兆……
  终于,胖子坚持不住了,
  咔嚓,
  他的胳膊上毫无征兆的就是一声脆响,紧接着骨关节处就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扭曲,似乎是,关节难以承受棺盖的重量,所以直接脱臼了,
  这么一来,胖子自然拿捏不稳了,厚重的棺盖轰然落地,他自己的胳膊也无力的垂落了下来,
  吼,,

  血尸王当即就咆哮了起来,直挺挺的从地上立起,满身红毛都炸了,很明显是凶性彻底被激发了,被胖子拿棺盖拍的扭曲的骨头噼里啪啦的爆响,不消片刻竟然自己恢复了原味,狂怒中的它甚至撇下我和花木兰不管,直接就扭头找胖子的麻烦了,对着胖子咆哮个没完,显然也是顺毛驴,没什么灵智,谁逆着毛撸它它找谁的麻烦,前不久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子骨儿给它造成了创伤,它盯着我们穷追猛打,刚刚出来个更生猛的胖子抡着棺材板对它一顿狂拍,它顿时转移了目标,

  “叫你妈的叫,嚎丧呢,”
  胖子也生猛,被血尸王盯上了一点都不怵,没有骨折的左手往身后一探,直接摸出了一根黑驴蹄子,趁着那血尸王张嘴咆哮的功夫就以一种惊人的手速准确无误的塞进了血尸王的嘴里,
  黑驴蹄子这玩意最是辟邪,尤其是对付起尸的大粽子,简直就是神物啊,
  摸金校尉的都拜八仙,八仙里面的张果老就是个骑黑毛驴的大神,他的那头黑毛驴在摸金校尉的眼里自然也就是神驴了,神驴身上,蹄子的阳气最重,因为神驴曾走千家万户,蹄子踩过千家万户的门前,上面沾染的活人阳气最重,因此破邪破煞,摸金校尉也一直认为黑驴蹄子能整死大粽子,不过得需要五十年年份以上的黑驴蹄子效果才好,这也和民间一直说的五帝钱是一个道理,钱经万人手,沾染的阳气最重,所以有很强的辟邪作用,

  胖子这根黑驴蹄子我见过,里面的肉干的都跟石头差不多硬实了,年份久的吓人,上次去秦岭大山的时候胖子就老跟我显摆,说他这根玩意是祖传的,有上百年年份了,一般情况下他就带在身上,不舍得用,每天闻闻那股臭味就知足了,心里那叫一个踏实,
  眼下,胖子竟然把这百年年份的黑驴蹄子都抄出来了,可见也是急眼了,
  也合着是该那血尸王倒霉,让它没事乱叫装逼,挨草都是轻的,这个年份的黑驴蹄子那可是世间罕有的东西,非常霸道,就算它是血尸王也受不了,一进嘴顿时就那血尸王的吼叫声就已经变成呜呜咽咽的声音,嘴里滋滋的开始冒白烟了,那声音就跟油花在热锅里蹦跶一样,冒出来的白烟也是奇臭无比,比吃了臭鸡蛋在肚子里发酵了三四天憋出来的屁都霸道,整的那老粽子直叫唤,就跟喝醉了酒打醉拳似得,满地乱转,

  “吴德退后,,,”
  这时,青衣的声音忽然从一边传来,只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青衣……带着一种我非常陌生的气息,我无法形容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只能强拉硬拽的说那是威严,
  从前的青衣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一种风轻云淡的模样,这也是道家人特有的气息,
  可是此刻的他,淡然,沉默,内敛,却在内敛中自有一种磅礴的气韵,更是一种睥睨天下的缄默,
  “道门七神印,”
  忽然,花木兰无比凝重的和我说道:“这是道门七神印的气息,天呐,你这个朋友很了不得,竟然在小天师的时候悟透了道门的七神印,日后怕是会成长为一代道门至尊,当年,若是也有他这样一个朋友鼎力帮扶的话,或许……”

  说到这里,花木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但我却忍不住问道:“什么是道门七神印,”
  “一种天师道的不传之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