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3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悦有点矛盾,她手中按住的是华子建已经蓬勃火热的位置,知道华子建已经到了爆发的极点,或许在有那么一下,他就会抛弃一些顾虑,投身到自己的怀抱中来。

  同时纪悦又有点担忧,华子建会不会突然的翻脸,那样的话,华子建会把自己当成仇人对待,那可能会弄巧成拙,所以她有点徘徊不定。
  纪悦说:“好吧,好吧,我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回去。”
  说着话,纪悦就对那个在华子建面前跳舞的那个女孩点了点头,猛然的,那个女孩不自己手在腰上什么部位动了一下,她那本来就短小皮裙就一下脱落了,展现在华子建面前的就是一具光洁无暇,柔韧丰盈的身体了,华子建也是大吃一惊,这,这女孩怎么没有穿……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华子建不是一个天天喝茶给自己降火的人,我想,他现在应该是一腔的鼻血喷射出来,正因为他每天都在降火,所以现在就算有点头晕眼花了,有点憋的难受了,但华子建还是长出了一口气,对纪悦说:“我不希望明天你这个酒吧被查封掉。”
  华子建用近似于冷峻的口吻在说。
  他不仅没有受到致命的诱~惑,相反,华子建对眼前的景物有了一点排斥,开什么玩笑,自己是市委书记,自己是省委常委,自己怎么能在这个地方放任自己,你纪悦也太小看我了,你把我当成了其他的一些人了,所以你错了,你大错特错,那女孩的木耳是很漂亮,可是我还是能抵御住。
  华子建有点摇晃的扶着沙发站了起来,纪悦脸色有些惨白的看着摇摇晃晃的华子建,她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华子建能成为一个传奇似的人物,也知道了今天自己的彻底失败,她一声不响的挥了挥手,让那两个女孩停止了跳舞,都在墙角的沙发上坐下,而后,她扶着华子建,从包间走了出来,一路上,华子建力图让自己稳定的走,可是却全身乏力,不得不依靠几月的肩膀来支撑自己的体重。
  到了外面,凉风一吹,华子建才觉得清醒了许多,但还是有些服不住酒,他弯腰干呕了几声,慢慢的站直了身体,对纪悦说:“我们走吧。”

  这一路上,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华子建是无力多说话,纪悦是感到羞愧和惊慌,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沉默着,车厢里的气氛奇异而尴尬。
  这样车走了好一会,才到了市委的家属院门口,纪悦停下车,想要来搀扶一下华子建,被华子建抬手推开了她,这轻轻的一推,又让华子建一阵的心跳,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手分明碰到了纪悦的凶,那样的柔软是不可能在其他地方的,华子建脸一红,下意思的说了声:“对不起,我可以自己走。”
  纪悦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是官员,我是草民。”说这话的时候,纪悦的语调充满了一种浓浓的伤感和悲哀。
  华子建本来是要转身离开的,但纪悦的这句话还是让华子建心头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感伤,扪心自问一下,要是纪悦不求自己,她难道也愿意这样贴上身体来陪自己吗?不可能的,自己算什么,自己是潘安再世?

  而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的如此下作呢?没有谁会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柔软和矜持,都有自己的情感、梦想,现在纪悦这样做,不过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好感,想要得到自己的庇护,如此而已,自己何必这样冷酷。
  华子建想到了一个故事,在印度,有位菩萨伸手救出面临危难的蝎子,却反被蝎子蜇了一下。旁人不解,责怪菩萨好心没好报,可是菩萨却说:“救他是我的天性,蜇人是他的天性,我们各自按照自己的天性做事,有何不对?”
  试问,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份淡定与境界呢?纪悦是商人,她的性质决定了她对利益的贪婪和摄取,自己是官员,自己的身份也注定了自己对百姓的维护,这或许就是自己和纪悦之间最大的不同,但自己不能轻视和蔑视她,在这个社会里,想要好好的生存,本来就很艰难。
  华子建的眼光柔和了许多,他叹口气说:“纪悦,假如你把我当成朋友的话,我们可以抽时间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你不需要这样作践你自己,我理解你的情非得已,本来你完全可以过的很好,很有尊严。”
  华子建的话让纪悦这地的愣住了,她痴痴的看着华子建,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对自己理解和包容,他看出来了自己的苦,自己的心酸,在这茫茫的人海中,谁能如他这般的体会到自己心中的苦楚,老公吗?不,他什么都不懂,杨喻义吗?他更不行,他就是爱的自己这个身体,爱着公司那巨大的利益,只有这个相逢短暂的男人,他什么都不为,但他却读懂了自己,这样想着,纪悦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回到了家中的华子建对这个问题思考了许久,他现在不仅仅的是需要维护住百姓的利益,他还想着尽可能的不要彻底粉碎纪悦的希望,是啊,不管纪悦过去使用什么方式发展到今天,但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她也肯定为这个社会做出过贡献,一个公司发展到今天是不容易的,其中那许许多多的酸甜苦辣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和体验的到啊。
  很晚了,华子建还是斜靠在凉台边若有所思的想着问题。现在他的酒已经完全醒了,家属院里不多的几户人家里亮着灯,华子建的眼光是散漫的,他并没有去注视什么特定的目标,他只是在想着棚户区的事情,这个事情带给了华子建很大的困惑,想要完美的处理好这个事情,不管对谁来说都是很有难度的。
  特别让华子建感到为难的是,北江市的政府已经在过去和纪悦签订过合同,对于这份合同,华子建没有看,但大意还是听汇报知道一些,合同条例中规定,搬迁的事情由政府出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如何让纪悦放弃这个合同,让她从兜里再拿出一些钱来,或者让她退出棚户区的改造,这都是有困难的。
  搂下的花园里,花儿已经有很多都在盛开了,夜晚的空气中充满着浓郁的花香。
  华子建点上了一支烟,习惯性的趴在凉台的栏杆上,这是他在这个家里抽烟的老地方,除非家里来了客人,华子建陪着抽烟的时候,其他时间只要华子建想抽烟,那就只能在凉台上,不要说他是一个几百万人口大市的书记,在这个家里,他的地位并不很高。
  过去吧,还有儿子小雨可以垫背,现在小雨也懂点事情了,有时候也会经常给他下达一些命令的,怎么办?华子建只能听从。
  伏在栏杆上,看着手中烟蒂的火光在黑夜里流动,华子建轻轻的嘘了一口气,思绪再一次回到了棚户区的改造上,现在的问题还不单单是一个纪悦,从各种迹象上来看,纪悦的房地产公司还有杨喻义的一些股份,那么自己要面对的就是他们两个人了。
  日期:2016-03-1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