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6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户分散经营在目前看来问题不大,但是我们的目光要超前,农副产品的生产不仅是为了满足工业区的需求,它同样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产业。我们都知道造纸和滩涂养殖将会成为望海县未来重点发展的两大支柱产业,滩涂养殖与海洋捕捞的水产品除了供应国内,还要争取扩大出口规模,日韩等国的市场很大,实际上他们对农副产品的需求也同样十分旺盛,而农副产品和海产品的贸易市场和渠道其实是差不多的,我们完全将这两个产业结合在一起做。”包飞扬说道。

  杜强连忙点了点头:“是啊是啊,包县长说得太好了,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们光知道盯着陈港这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还是包县长站的高、看得远,我听说齐鲁那边不少农民就是种菜出口发了大财呢!”
  包飞扬笑着伸手指了指杜强:“老杜啊老杜,那你这个被惊醒的梦中人就来说说,我们怎么样才能够通过出口发大财呢?具体要怎么做?”
  杜强讪笑了笑,不过眼睛里的目光却亮了起来:“我这样说,在包县长您的面前就是班门弄斧。”
  “你不要总是拍我马屁,那没有用。”包飞扬笑道,大家也纷纷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什么了不起的笑话一样。不过包括陈亚平在内,大家看向杜强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杜强跟崔程阳的关系比较密切,以前也可以算是焦梦德的人,随着焦梦德的垮台,哪怕崔程阳还在的时候,杜强在陈港乡都失去了往日说一不二的权威,尤其是随着陈港乡大开发,包括杨承东、包飞扬、于晨风,还有以前的郑岳等几位县长都是直接插手陈港乡的具体事情,下面乡长乡政府负责执行,杜强这个乡丨党丨委一把手逐渐边缘化。

  随着崔程阳退居二线,大家都以为杜强也要跟着倒霉了,这也是周知凯临走前想要拿掉杜强的原因。没想到崔程阳的临死反击,加上苟亮学的临阵倒戈,反而让杜强获得了彻底脱离原来的派系色彩,得以投身包飞扬麾下的机会。
  现在县里看似斗争激烈,新任县委书记徐平是市委书记齐少军的嫡系,来势汹汹,前段时间因为县属企业改革的事情,县里各部门暗流汹涌。但是在乡镇基层干部眼中,还是包飞扬的赢面更大,因为他们切切实实看到了包飞扬履任以后为地方带来的变化,这种变化即代表了包飞扬的能力,也说明了包飞扬身后潜藏的能量。
  大家笑了一会儿,杜强开口说道:“我琢磨着,包县长的意思还是要规模化,就像淮水的很多小造纸厂都没有办法成气候,但是有了方夏纸业、金光集团这两个龙头,将他们聚集到望海以后,就能形成产业优势。我们依靠单个农户的零散种植恐怕也成不了大气候,最多也就是满足眼前的需要,要想扩大规模,走出国门,我想还是应该形成产业优势。”
  包飞扬点了点头:“具体要怎样做呢?”
  杜强看到包飞扬点头,顿时信心大增:“我觉得,我们政府要起到的应该还是服务和指导,更多的事情要交给市场,交给老百姓自己去做  。”
  杜强一直注意着包飞扬的脸色,他刚刚提到的这句话是包飞扬在会议上、在平常工作中经常强调的一个原则,看到包飞扬微微点头,杜强就知道自己应该没有领会错。
  他接着说道:“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鼓励有眼光、有能力、并且有胆量的农民去扩大生产规模。比如新河村就有一个养鸡大户,他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养鸡,是全乡第一批万元户,现在养了两三千只鸡,以前觉得还不错,现在来看,规模还不够大,完全可以再扩大嘛!”

  包飞扬点了点头:“我先说一下,你的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必须要切实注意一点,那就是不要将政府的意志强加到老百姓的身上,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出台鼓励政策,可以适当面对面沟通,但是不要给他增加压力,要不要扩大、扩大到什么程度,让他自己决定,政府只能提供政策、提供客观真实的数据和信息,不能强迫。”
  “是是是,我们一定牢记包县长您的叮嘱。”杜强连忙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我们乡这样的养鸡大户、养猪大户、养鹅大户还有很多,一方面我们可以提供信息引导、政策鼓励,帮助他们扩大生产,成为更大的大户;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鼓励更多的老百姓成为大户,这就要比现在这种指标分派好得多。”
  “不错,成为大户、更大的大户,老杜的这个说法很通俗,但是说到关键点上。”包飞扬说道:“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鼓励大家家家户户养一只猪、养几只鸡,可以改善生活、增加收入,解决的是温饱问题,现在我们要达到小康、奔向富裕,仅仅是这种传统的小农生产方式已经很难达到目标,只有成为大户,才有可能,才能让更多人富裕起来。”
  “但我还是要再次强调,一切都要自觉自愿,不能搞运动式的推进,这一点,乡里面要注意,对下面的村组也要强调和监督,如果让我知道这样的情况,相关人等的成绩不但一笔勾销,还要受到处罚,这样的干部,我是肯定不用的。”
  杜强、陈亚平等人不由凛然,如果说他们原本心里还有些不以为然的话,那么当包飞扬一再强调的时候,他们也知道包飞扬对这件事确实非常重视,而且包飞扬还说出了肯定不用这样的干部的话,可见他真的不是开玩笑。
  杜强和陈亚平连忙说道:“是,我们一定将这个原则贯彻到底。”

  杜强略一沉吟,又接着说道:“这第二点,就是除了鼓励本地的农户发展大户,还可以引进外地的大户。刚刚包县长一再强调要尊重老百姓的选择,这是担心我们好心办坏事,毕竟每个农户的情况不一样,只有他们自己才了解自己的情况。而引进外地的大户,这就像我们引进工业项目一样,同样可以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还可以带来地方上欠缺的资金、人才、经验等等。”
  “老杜你能够看到人才和经验这两点,说明你真的是思考了。”包飞扬笑着说道:“从我们的立场出发,当然是希望望海人自己做得好,赚到更多的钱。都说父母官、父母官,但就算是父母,现在也开始讲开明教育,不能够包办婚姻,因为包办的婚姻往往不幸福——老杜、老陈你们是不是不服气,觉得你们的婚姻很好,反倒是现在这一代人的离婚率越来越高?”
  大家都笑了起来,陈亚平说道:“离开这里我就不认了,我跟我那口子的感情很好,不过有时候也确实羡慕现在的年轻人活得更精彩。”
  杜强笑着对陈亚平说道:“亚平同志,你这句话我们可都听到了,你不认也不行  。”
  包飞扬笑了笑:“包办婚姻到底好不好,我觉得辩是辩不出来的,但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很明显,包办婚姻已经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所以我们这些父母官也没有办法给老百姓包办所有的事情,向前的路指出来,走哪条路,还要看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我们的目标是让大家共同富裕,但并不是让所有的人都成为亿万富翁,那也不可能,想要成为亿万富翁的人还是得靠自己的努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