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5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苟亮学连忙弯了弯腰:“好的好的,其实大致的情况就跟我刚刚在会议上说的差不多,当时焦梦德副书记分管城建交通,他内弟看上了客运公司的车辆承包,又拉拢我的小舅子一起干,据他们说车辆承包的赚头不少,但到底是多少,我当时也不清楚。因为当时一轮承包刚刚过去不久,我看到客运公司那边还在为一年以后的二轮承包问题发愁,就帮我小舅子打了个招呼,当时罗杰罗胖子还挺高兴的……”

  “你是说你当时真的不知道车辆承包的利润空间有多大,也没有刻意去压低客运公司的承包条件?”徐平盯着苟亮学,冷冷地说道。
  苟亮学讪笑了两下,说道:“我当时听我小舅子说,承包挺赚钱的,当然具体能够赚多少,我也确实不清楚。客运公司那边的承包条件,我确实没有刻意去压低,具体的事情我也没有参与。”
  徐平冷哼了一声,苟亮学的话肯定不能够完全相信,肯定还有很多不尽不实之处。但是他现在还需要苟亮学的支持,如果情况和他说的相差不是太大,能保他还是得保。
  “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你真的打算彻查下去?”会后,杨承东将包飞扬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向他问道。
  包飞扬掏出香烟,给杨承东递了一根,并且点上了以后才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自己也掏出一根拿在手上,并没有急着点燃:“查是肯定要查的,县客运公司,也包括运输公司和船运公司这两家,要重组成立交运集团,肯定要对之前这一轮的承包合同进行清理。”
  “我们政府要讲信誉,不能因为政策的变化就随意撕毁之前签订的合同,这一点没有问题,是必需要遵守的。当然我也不是玩弄手段,通过这种方式去撕毁合同。只是这个合同的不合理之处是大家都能够看到的,其签订的过程肯定有猫腻,就像杨县长你说的那样,既然我们知道,我们就不能够置之不理……虽然部分合同再有一年就要到期,但至少还有一半的五年期合同还有三年,我不可能让这些吸血虫附在客运公司身上继续吸三年的血。”

  杨承东点了点头,其实他一直想查这件事,并纠正之前的错误。不过他在望海任职期间受到的掣肘一直比较多,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想法施政,而且其他方面的事情也比较多,他不可能总是将目光盯在客运公司身上。
  “你要查,我还是支持的,不过实际上我也担心我们的动作太大,会不会影响到县里大好的建设局面,如果我们将精力消耗在内耗上面,对其他方面的工作肯定会有不良的影响。”杨承东说道。
  包飞扬点了点头,敲开打火机,点上香烟以后吸了一口,他也讨厌整天斗来斗去的,要考虑很多平衡。但是这些事情他又不能不去做,否则很多事情都没法做。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副县长,哪怕兼着县委常委,但是常委里面排在他前面的人还有好几个,大家的分歧也比较大,想法各不相同,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要让大家劲往一处使,并不容易。
  包飞扬说道:“调查这件事本身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不过如果牵涉到县里主要领导,一些工作恐怕难免会受到波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倒是希望班子里面更加纯净,大家劲往一起使,至少能够保持比较好的合作。”

  “当然,我的主要目的也不是要查人,如果他们愿意主动将这些合同清理出来,我想也不是不可以搁置这些历史问题的调查,就像大家说的那样,关键还是要往前看。”包飞扬说道。
  虽然徐平利用县委书记的权力将对客运公司承包问题的调查暂时搁置,但是包飞扬并没有放弃继续调查下去的打算。离开杨承东的办公室以后,他拿着茶杯,走向县委大院西侧的县纪委。
  望海县委大院的建筑大多比较陈旧,很多都是六七十年代的建筑,除了县委楼、县政府楼这两栋三层的建筑,还有几栋两层的楼,另外还有几排平房,县纪委的办公室就在西侧一排相对独立的平房。
  赵立波作为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在纪委和县委两边都有办公室,以前的县纪委书记大多在县委那边办公,毕竟县委的条件要比纪委这边好一点。不过赵立波的作风跟他们不一样,他通常都是在纪委这边的办公室。
  包飞扬之前跟纪委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多,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县纪委,不过对于这位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望海县发展格局的年轻的副县长,县纪委的每一个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字,看到过他的样子。路上看到包飞扬的人,都连忙客气地打招呼。
  纪委干部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黑脸包公一样的人物,但其实他们也是普通人,很多时候都跟普通人一样,只有在办案的时候,需要他们铁面无私,干一些得罪人的事情。
  赵立波就是那种典型的纪委干部,不过在到望海县以后,他也似乎在刻意做出改变,不再像以前那样咄咄逼人。那是因为市纪委书记温立平在他上任的时候曾经跟他长谈过一次,温立平说纪委书记要考虑的问题和普通纪委干部要考虑的问题并不一样,一个办案的纪委干部一定要是铁面黑脸,但是纪委干部要考虑大局,要跟班子配合,团结其他成员,既要让纪检工作顺利开展,又要让纪检工作得到支持,更重要的是纪检工作并不是为了查案和查人,而是为了经济建设保驾护航。

  有些话温立平并没有说得那么明显,但是他的意思赵立波还是听得出来的。就像今天常委会上争论的话题,到底要不要查客运公司三年前的承包问题,大家争论的焦点并不是查和不查,当然这是许多人的根本目的,但摆在台面上的焦点却是如果查的话会不会影响经济建设。
  如果放在以往,赵立波肯定会说有案就要查,有罪就要罚,今天他却很耐心地解释了一番查案和经济建设的关系,当然他的态度还是很坚决和明确的,那就是这个问题还是应该查,查案可以廓清干部队伍,可以警戒其他人,让经济建设的环境变得更好,否则有罪不罚,就可能让其他心有侥幸的人铤而走险,继续做同样的事情,使得环境越变越差。
  赵立波到望海县履任县委常委、纪委书记以后,也一直没有实质性的动作,而是在花时间了解情况,现在他觉得情况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也到了应该有所动作的时候。温立平书记同样跟他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一个纪委书记如果人缘太好,不能够让下面的干部敬畏的话,那么这个纪委书记肯定是不合格的,所以纪委书记要搞好团结,但不能够为了团结而放弃自己的原则。
  听说包飞扬来了的时候,赵立波正在和几个下属开会,他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好了,请大家记住我们纪检工作人员的职责与使命,都回去准备一下,十五分钟后马上赶赴现场,随后我也可能过去看看,请大家一定要迅速有力,将相关工作做得妥妥当当  。”

  “包县长,稀客啊!”赵立波请包飞扬到办公室里坐下来,拿出烟递过去,他在做这种迎来送往的事情时,似乎还有那么一点不习惯,不是很自然。
  包飞扬接过香烟,同时亮出手上的打火机,帮赵立波点了一根,然后才给自己点上:“呵呵,我想大概没有谁希望成为你们纪委的熟客。”
  “只要行得正,就算是纪委的熟客又怕什么?”赵立波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那倒是,包县长倒是不忌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