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5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平皱了皱眉头:“承东同志,刚刚好几位同志都提到了客运公司承包问题是特殊时期、特殊情况下发生的,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心急而没有摸清楚情况,至少现在还没有证据说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徇私枉法,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能先下这个定论。”
  组织部长王立中马上说道:“是啊,我们组工干部经常要讲瑕不掩瑜、人无完人。客运公司这件事情上,当时的负责人确实有失职的地方,但如果一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就要调查,就要追责,以后谁还敢勇于任事?反正多做多错、不做不错嘛!”
  彭阅也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记得客运公司单车承包这件事当年是作为先进事迹表彰过的,也上过市报,成为全市的典型,现在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说其中有问题,我们自己就要推翻追责,这是不是会让人感到寒心,也让市里质疑我们的工作就像开玩笑,没有一点长性?”

  苟亮学也说道:“去年市里范书记来县里视察的时候,也特地表扬了客运公司的承包改革,这么多领导的肯定已经充分说明了当初的改革是成功的,我坚决认为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应该对这件事进行调查。”
  看到风向变化,苟亮学的态度再一次强硬起来。
  现在的情况可算是泾渭分明,县长杨承东、纪委书记赵立波,以及包飞扬都力主进行调查,当然还有常务副县长杨松平、副书记曹逊,不过曹逊给人的感觉总像是在赌气,而杨松平又是刻意想要将事情闹大。
  除此以外,包括县委书记徐平、政法委书记徐稷鹏、组织部长王立中、宣传部长彭阅、统战部长纪春燕、县委办主任苟亮学在内的六个常委持反对态度。
  按说这时候进行投票的话,徐平这一方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不过徐平并不敢这样做,因为他担心徐稷鹏和纪春燕的态度会有所变化,而且这件事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议题,还涉及到好几个方面。
  徐平道:“好了,看来大家对是不是要对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展开调查还是有分歧的,那这件事就暂时放一放,我和承东同志、曹书记和赵书记这边再沟通一下,等下次常委会上我们再讨论。”
  徐平再一次将议题搁置起来,搁置其实就等于不调查,看起来还是徐平等人占据了上风。
  “至于罢工罢运事件,还是要以安抚沟通为主,当然,如果存在有人煽动的情况,还是要调查清楚,这一点就请稷鹏同志盯一下。”徐平说道,罢工罢运事件才是这次常委会上的焦点,徐平本来想利用这件事逼迫包飞扬做出让步,没想到包飞扬却抓住承包问题反戈一击,反而让徐平等人陷入被动。
  徐平最终不得不做出让步,放弃利用罢运事件打压包飞扬的计划,就算他并不甘心,但是也没有办法,坚持下去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出手,什么时候又应该做出让步。
  常委会结束以后,包飞扬在门外追上徐稷鹏,笑着打了个招呼:“徐书记——”
  “哦,包县长。”徐稷鹏转头瞥了一眼,淡淡地说道。
  徐稷鹏的态度看起来很冷淡,看来还在为刚刚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感到不满。包飞扬也不好过多解释什么,只是简单的说道:“徐书记,调查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主要是想厘清客运公司的经营问题,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徐稷鹏“呵呵”一笑:“是吗?”
  显然,包飞扬这样一句话并不能够让徐稷鹏感到释怀  。包飞扬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所以有关的调查工作,还要请徐书记多盯一下。”
  徐稷鹏不禁有些意外,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徐稷鹏知道包飞扬看起来年轻。但是做事的手腕很老练,在明知道自己不满的情况下还要说这样的话,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他思路一转。稍微想了一下,很快明白包飞扬说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还是在向他解释:如果包飞扬真的要针对徐平,那么就应该不让徐稷鹏插手,纪委赵立波那边看起来态度很强硬,包飞扬完全可以通过纪委直接介入调查。
  徐稷鹏虽然不知道包飞扬和赵立波的沟通并不多,但是也没有因为包飞扬一句话就谅解他。很快他就端着杯子走进曹逊的办公室,发现纪春燕已经抢在前面到了。铁三角的关系之好在望海县无人不知,县里面也不像省里、市里那么讲究。尤其是在望海,官场生态和规则并不一样,有些事情在别的地方可能会很忌讳,但是在望海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曹逊和徐稷鹏、纪春燕就经常凑在一起商量事情。

  曹逊扔了一支烟给刚刚进来的徐稷鹏:“老徐啊。我刚刚跟春燕也说了,承包问题我不怕调查,他们想查就让他们查下去,我是不怕的。”
  徐稷鹏接过香烟,拿在手上转了转:“我们是三个一路走到现在,曹书记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当然很清楚。不过官场上那些事情,有时候并不是清者自清那么简单。再说我也确实认为翻过去的老账没有什么必要。”
  曹逊哈哈一笑:“老徐啊,你这句话有些违心。我们都知道包飞扬将这件事情捅出来是为了什么。包飞扬这个人很年轻,用周岁来算,才二十四岁?年轻人嘛。多少有些理想化,眼睛里容不下沙子,他发现这件事有猫腻,而搞出猫腻的人还给他添堵,你说换成了你们,你们不要往下查?”
  徐稷鹏皱了皱眉头。平心而论,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的反应可能要比包飞扬更加激烈,徐稷鹏只是觉得他们和包飞扬虽然还不能算盟友,但是上周的常委会上他们可是帮了包飞扬一把,总觉得包飞扬应该投桃报李,而不是这么快就往他们身上砍一刀:“但是,他也不能不考虑这件事情的影响。”
  纪春燕也说道:“是啊,至少事先也要跟我们打个招呼吧?”

  曹逊摇了摇头:“好了,这件事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就算要查下去,查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来,还要看什么人去查、查到什么程度,所以包飞扬要查这件事,并不能说他就没有考虑过我们,我们和那边的合作也不要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
  曹逊看了看徐稷鹏:“尤其是老徐这边,你不要有什么忌讳,你要给我记着,这件事要么不查,要么就查得越彻底事情才会越清楚,我不担心查,我就担心查个半吊子,查得不清不楚,那样才最可怕。”
  徐稷鹏点了点头,他同意曹逊说的,查得不清不楚对卷入其中的曹逊伤害最大,但查彻底了是不是就没有影响?那恐怕也未必,查彻底并不代表就能够查清楚,比如当初曹逊给罗杰等人打电话,他在电话里是怎么说的,并没有旁证,要是罗杰等人一口咬死,谁又能够将当时的事情弄清楚?
  曹逊道:“查清楚了也好,我早就看不下去那条老狗了,这事要是真查下去,那条老狗肯定跑不掉。”
  徐稷鹏和纪春燕都不由抬起头对视了一眼,知道曹逊说的老狗就是县委办主任苟亮学,只是要查副县级的干部,那恐怕得要市纪委出面,影响面恐怕就不是县里能够控制的了  。
  徐平的办公室里,徐平目光冰冷地盯着站在桌前的苟亮学:“老苟啊,县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应该向我交个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