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意外地点到名字,杨松平却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他笑了笑,抬起头缓缓看了一眼:“我有不同的意见,首先我认为我们要向前走,但是向前走并不意味着就要放过以前的错误。我们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如果明知道以前做的事情有错误,却不追究、不改正,那是不是对错误的一种纵容?是不是纵容大家以后犯更多的错误?所以我认为客运公司二轮承包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如果确实只是失察导致的失误,那么批评教育一下也就行了,当然相关责任人的工作肯定是要调整的,因为他们犯了错误就要付出代价,同时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能力还不足以应对这种复杂的情况。”

  “但如果其中还存在别的问题,比如故意隐瞒实情,却为个别人谋取私利,甚至收受贿赂并未他人谋利这种违法违纪的行为,就更应该给予严厉处罚。”
  徐平的眼皮跳了跳,顿时大为后悔,不应该先点杨松平的名字,这家伙就是个搅屎棍,恨不得县里的形势越乱越好,这样他才可以火中取栗,如果大家一团和气,他反而没有任何机会。
  “纪部长,你怎么看?”徐平不动声色地转过头,杨松平这个搅屎棍也有好处,他既然叫着要将承包问题查清楚,无疑也是将纪春燕等人逼到了必须要反对的这一边来。
  果然,纪春燕板着脸说道:“我同意王部长和彭部长的意见,现在正是我们望海县最好的发展时期,我们应该将工作的重心放在发展,而不是其他方面。”
  徐稷鹏也说道:“我同意纪部长的意见,如果我们只是将精力消耗在内耗上,望海县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展机会就可能从我们面前溜走。”

  “曹书记,你又怎么看?”徐平问道,随着纪春燕与徐稷鹏先后表态,形势已经逐渐明朗,与会十一个常委,已经有五个人表态反对就承包问题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加上徐平自己,那就是六票,已经过了半数,虽然现在还没有投票,但是像上次杨松平最后一刻改变投票主意的情况并不多,一个领导干部如果总是出尔反尔,那是在自毁前程。
  曹逊抬头看了徐平一眼:“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支持纪检部门对这个问题展开调查,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要查,那就要查清楚,不要含糊  。查清楚了,才能惩处那些违法违纪的干部,也才能还被污蔑的人一个清白。”
  徐平不禁有些膈应,都说曹逊和徐稷鹏、纪春燕三个人是铁三角,这两次常委会上他们却接连作出不同的表态。徐平当然不会就此认为这三个人已经开始分道扬镳,反而更加肯定这三个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已经达到很深的默契。这是他和王立中、苟亮学等人之间的关系所不能比的。
  剩下还有三个人没有表态,除了包飞扬,杨承东和赵立波一直都没有说话,杨承东作为班子排名第二的成员,通常都会在最后才表态,纪委书记赵立波则一直在翻开面前的材料,偶尔才会停下来。看一眼讲话的人。
  “赵书记,你也说说吧!”徐平在市里的时候。也和赵立波打过交道,知道这个黑脸包公并不好相处,所以一直都没有点他的名字,也是担心他大放厥词。
  听到徐平点名。赵立波这才从材料中抬起头,他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整理思路:“纪检工作要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这是市委齐书记曾经强调过,也是市纪委温书记一直讲的。温书记曾经说,一艘有问题的船,一定开不了多远,也一定开不快,开快了就要散架。”
  “我手上这些材料。都是县纪委和交通局纪委接到的有关县客运公司的举报材料,在这些材料当中,有不少就与包县长刚刚提到的二轮承包有关。从材料中大致可以看到二轮承包存在暗箱操作、突击运作。以及承包人大多为关系户等明显问题,而且从承包合同来看,条件确实非常低,可以说存在非常明显的问题。”赵立波扬了扬手上的材料。
  “刚刚大家提到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建设,是向前走,但是我们也看到了。有些问题不去解决,会引发更多问题。反而会影响发展。这也就是温书记说过的有问题的船跑不快也跑不远,所以我认为应该彻查到底,不能让这些潜在的问题影响到正常的经济建设工作,这就是我们纪检工作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职责所在。”
  听到赵立波掷地有声的话,徐平的脸庞不由微微一黑,这个黑脸包公果然不是好相与的。纪检工作如何做出成绩?无非就是查大案要案,他赵立波要从望海县走出去,如果在任期间什么拿得出手的案子都没有,不会有人说望海县的廉政工作做得好,只会质疑他这个纪委书记的工作态度和能力。

  “杨县长,你也说说吧!”徐平说道。
  杨承东将茶杯放到桌上,抬起头看了一眼,并与包飞扬交换了一个眼神:“那我就说说。”
  “客运公司的承包问题——不单单是客运公司,包括运输公司、船运公司都存在类似情况,之前我就发现这个承包合同极不合理,早就想重新签订,去年我曾经让交通局跟承包人进行协商,协商的结果是对方不同意。我也在常委会上提出要查一查这些合同的签订过程中是不是有问题,有人说我这是打击报复,最终我的这个提议并没有得到支持。”
  杨承东看了一眼曹逊,然后接着说道:“当时曹书记的态度和今天一样,但是反对的人更多,当时大家反对调查和更改合同的主要理由就是这将会破坏望海县在投资商心目中的形象,让大家认为望海县是一个不讲商业规则的地方,我也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心,所以这件事就拖了下来。”

  “拖到今天,后果大家都看到了,包县长要推动几家运输企业重组,组建更有竞争力的交运集团,结果就有人跳出来搞罢工罢运。重组的事情上周星期五才在常委会上提出来,过了一个周末,这些人就跳出来了,这后面到底有没有猫腻,有没有人挑唆,和那些直接承包人有没有?我认为首先应该将这件事情弄清楚了  。”杨承东伸手敲了敲桌面,大声说道。
  “那么承包的问题要不要查?我认为,应该查,党员干部,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何况这并不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不过区区两三年,纪委办案,是不是有两三年以前的事情不追究的说法?我想应该没有吧?”杨承东看向赵立波,后者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要是违法违纪,不管是三年还是五年,都在我们纪委调查的范围内,除非是十几年以前,由于历史原因,我们才有可能不去刨根究底。”

  杨承东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是了,对于那些做出了让国家和人民受到损失事情的干部,我们有什么理由放过他们?以前我们说这样做可能会影响招商引资与经济建设的大局,要服从大局,这没有问题。但事实证明,过去几年我们没有查这件事,招商引资工作并没有取得什么大的成绩;反而是这些人又跳出来,要破坏眼下这种大好局面,如果交运集团组建顺利,我想至少也能够再引入几百万投资吧,可是因为这件事,这几百万投资就可能彻底泡汤,我们对这些人的纵容,反而会戕害我们在经济建设工作上的努力,这是我们需要引以为戒的。”

  几百万投资相对望海县今年招商引资的成绩来说可能并不值得一提,但是放在以前,却可能成为全县一年招商引资的实际总成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