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3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9 22:03:00
  ———————更新线———————
  陈汉杰忙过去把陈汉雄拉了起来,道:“八哥,你这是怎么了?”
  陈汉雄长吐了一口气,摇头道:“好厉害,好厉害!亏了有弘道在,要不然,我这条命就送在里头了!”
  众人面面相觑,叔父问道:“这破庙里头,还真他娘的有凶险?”
  “是啊,被族长说中了!”陈汉雄道:“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里面布下了什么样的机关陷阱,都藏在地下,我也根本不知道怎么就触动了机关,像是踩地雷一样,刚落脚没多久,那细针,就一撮一撮的从地下爆射出来,要是被打中了,立马就变刺猬啊!”
  “踩地雷?”叔父失笑道:“你胡说什么,哪儿有这种事!”
  陈汉雄道:“我就是打个比方,不信你问弘道。不是他拉着我跑,我自己根本跑不及。”
  我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厉害的很,也古怪的很,我和八叔在里面走走停停,四下里观察,开始的时候,倒还风平浪静,没什么事儿。可是到后来,就不知道怎么触动机关消息了,那些细针接二连三的爆射出来,我跳到梁上,还没什么事儿,八叔站在下面,走出去一步,片刻后,就会有针爆出来。等我们跑出来的时候,就射的更快了。”
  日期:2016-12-29 22:07:00
  叔父道:“那跑得快些不就过去了?”
  陈汉雄苦笑道:“二哥,你和族长还有弘道本事足够,那肯定是过得去。我和七哥还有汉隆、汉杰可就过不去了。”
  我道:“那些细针,一开始爆射的慢,也稀疏,到后面就又快又密集,简直像是有灵性一样,我怕现在再去走一遍,连我也过不去了。”
  叔父惊疑道:“就这么厉害?”
  我“嗯”了一声。

  叔父道:“让我去试试!”
  老爹道:“二弟,徒劳无益。”
  叔父默然无语。
  陈汉礼问我:“那些机关,都是触发式的?”

  “大约是吧。”我道:“那细针射出来之前,我确实能感觉到脚下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只是很轻微,极难察觉。”
  陈汉礼点了点头,道:“这样的机关可就精妙了,就是不知道这破庙,是不是遗世魔宫的产业。如果也是遗世魔宫的产业,那遗世魔宫现在的实力,倒还真是惊人!”
  “是啊。”陈汉隆道:“有命术旁门高手,有医术旁门高手,有御灵术高手,现在又有了机关术高手。”
  日期:2016-12-29 22:15:00
  叔父不忿道:“就是让他们把正五副四九脉高手全都聚齐,那又怎么样!”

  “对!”陈汉雄道:“咱们还能怕了他们?”
  陈汉隆看向老爹,道:“族长,您之前说这破庙是凶地,你瞧又让您说对了,接下来您看咱们该怎么办?”
  老爹沉吟道:“这破庙明摆着就是个陷阱,容我再想想……”
  陈汉礼道:“要是不挨着地,那机关就无效的话,我倒是有个法子。”
  陈汉杰斜觑道:“你能有什么法子?”

  陈汉礼“哼”了一声,不看陈汉杰,只是对老爹说道:“这庙有围墙,有屋顶,咱们不走地下,都从围墙上走,再跳到屋脊,这样就不必脚踏实地,那些机关也应该伤不着咱们了。”
  “嘿嘿……”陈汉杰讥笑道:“有些人啊,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陈汉礼道:“我看,是有些人啊,太笨了!”
  陈汉杰怒道:“你说谁笨!?”
  陈汉礼道:“谁接话茬,自然就说谁。”
  陈汉礼说话向来比较噎人,除了老爹之外,谁也不服气,陈汉杰心胸也不怎么豁达,所以自从不久前陈汉礼怀疑我们之间有奸细之后,陈汉杰就一直看陈汉礼不顺眼了,逮着机会便要呛他。
  日期:2016-12-29 22:35:00
  眼见两人要吵,老爹把目光扫过二人,冷冷问道:“你们俩要干什么?”
  两人不敢再辩,都别过了头。
  陈汉隆是个和稀泥的高手,忙岔开话题,道:“族长,您觉得七哥这个主意怎么样?”
  老爹摇了摇头,道:“怕是不大妙。”

  陈汉杰听见,不禁得意的一笑,冲陈汉礼乜斜了一眼,陈汉礼沉着脸,自顾抽烟,假装没看见。
  老爹道:“你们瞧这破庙墙壁崩坏坍塌的样子,不像是自然而然腐朽坏掉的迹象。”
  我们都引颈细看,果然见那些残垣断壁七零八落坏的极不自然,倒像是人为毁坏的一样。
  叔父道:“要不我去走一遍试试?”
  这次老爹倒是没有反对,只是说:“你小心些。”
  “知道!”叔父奔过去,纵身一跃,跳到庙门之上,又掠到左首的墙上,匆匆走了几步,站定了,又倒回来,然后又站住,片刻后,继续往前走,喊道:“大哥,没事!”
  陈汉礼道:“族长,咱们走吧?”
  老爹点了点头,道:“汉琪走在最前面,汉礼、汉雄、汉隆、汉杰跟着,弘道断后,一个一个上去,彼此相隔一臂之间的距离。”
  众人都应了,然后依次上墙。
  日期:2016-12-29 22:45:00
  我们都跟着叔父一路爬墙上房,纵高跃低,小心翼翼之际,也都平安无事,眼看就到了后院,马上就快过了这破庙,都是欢喜。
  陈汉礼脸上带着微微得意的神情,在前面故意大声说道:“这帮邪教徒脑子真是笨的可以,要是在这些墙壁、屋脊上也设些机关,咱们恐怕就不大好走了——”
  陈汉礼的话音还未落,叔父突然骂了一声:“鳖孙们要捣鬼!”纵身跃起!
  我们都是一怔,猛然听见“轰”的一声响,叔父脚下的那堵墙急速陷落了下去!
  我们各自大惊,只见尘扬屑荡,纷落的土气中,骤然飞出两条挠钩,这一下出其不意,任谁也没有防备,叔父身在半空,四处不挨,无处借力,忙把身子一缩,那挠钩扑了个空。但是叔父跃起的力道也尽了,开始下坠,那尘埃中突然又飞出了两根挠索,叔父忙伸出双脚来一蹬,把两只挠钩都踩了下去,可与此同时,又是两根挠钩抛出,那墙下竟然不知道藏了多少人,这一次,叔父再也无法躲避,两个挠钩在刹那间便搭在了叔父的肩膀上!

  我心中一凛,立时就要越过众人,飞奔过去,猛然感觉脚下颤动,老爹已经大声喝道:“都快回头,上房!”
  日期:2016-12-29 23:05:00
  我知道我们脚下的墙也要塌陷,若是自己也中招,救人便无从谈起,只得急转身,往后面不远处的偏殿屋脊上跃去。
  果然,我和陈汉杰、陈汉隆、陈汉雄刚跳上屋脊,那坍塌的墙下便都纷纷飞起挠钩来,而老爹和陈汉礼还没有过来,纷乱中,有两根挠钩被老爹奋力踩下,但是陈汉礼却无力躲避,眼看有两根就要落在陈汉礼的肩头,我们都不禁失声惊呼!
  突然,一道金光划过,那两根挠索和挠钩立时断开,挠索落下,挠钩已脱,继续上飞,老爹伸手抓住陈汉礼朝我们这边一丢,陈汉礼便腾云驾雾般往偏殿的屋脊上飞来,可老爹却要坠落,我不禁喊道:“爹!”
  但说时迟,那时快,老爹刚有下坠的趋势,两腿忽然蜷缩,把双脚蹬在那两个挠钩上,借力一跃,那一双挠钩倒坠下去,老爹却趁势跳回了屋脊!
  只听见“啊”、“啊”的两声惨叫,尘埃中,血光飞溅。
  是那抛挠钩出来的人,被老爹蹬下去的挠钩给砸中了,生死不知,声息已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