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9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韬的表情已经写满了沉重。
  “你爷爷去世了,大约一个小时前。”陈韬沉着声音缓缓说了出来。
  李牧的瞳孔慢慢放大,就那么盯着陈韬看,事实上他的双眼正在慢慢的失去焦点,视线里的陈韬也逐渐变得模糊。
  “你父母亲不想让你知道影响你训练,是你弟弟把电话打到了连队,徐岩得到了消息,随即通知了冯干事。不管怎么样,我认为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你。”陈韬慢慢的找着宽慰的话,“你和你爷爷之间的感情,从徐岩和冯干事那里,我了解到一些。老爷子是抗战老兵,这些我也都知道。李牧,每个人都要走这条路,你要尽量调整好。”
  陈韬毕竟还没有完全的成长为一定级别的领导,安慰人还是基层军官那粗糙的一套。都是扛枪打仗的汉子,宽慰人这种活计哪里做得来。
  李牧还是方才那种表情,瞳孔放大,一动不动。

  陈韬一看这样不行,突然想起了冯玉叶,她不是和李牧一个部队的吗,而且在第三旅机关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集,陈韬这时候才发现,当初答应让冯玉叶成为教官之一的好处。
  他起身赶紧的让人去喊冯玉叶过来。
  冯玉叶急匆匆地过来,直到走进陈韬的办公室,冯玉叶也没有想好怎样宽慰李牧。她之所以不敢看李牧,正是因为她下意识的不敢看到李牧伤心的样子,她的心会碎成好多块。
  现在不行了,必须得她上。

  李牧现在的情况不用多说,陈韬已近察觉到危险了,一旦处理不好,这个兵有可能就废了!
  这个时候得到这样的消息,打击多大,陈韬是绝对可以想象得到的。餐厅里,冯玉叶几句不带感情色彩的短短几句话就把李牧和他爷爷的感情说得很清楚,老爷子的去世给李牧带来的打击,显然是和这份爷孙情成正比的。
  “冯干事,你劝劝他吧,就都交给你了,有事直接到指挥室喊我。”陈韬看见冯玉叶过来,松了一口气,低声交代说。
  冯玉叶点点头,“我会好好劝劝他。”
  陈韬点头离开,带上了门。
  冯玉叶顺手把门反锁上,然后走向李牧。李牧坐在沙发那里像具木头,背对着门口,面朝窗户外面的黑漆漆。
  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的黑漆漆上,冯玉叶走过去把窗户关上,窗帘放下来,随即走到李牧跟前蹲下,握着他的手,眼泪就下来了。

  “李牧,你别这样。”冯玉叶计划的一肚子话,看见李牧,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李牧眼眶里没有一滴的泪水,他神情呆滞,仿佛一下子就从成年人变成了懵懂的小孩,压根不知道眼前看见的这个是什么世界。
  “李牧,你别吓唬我。”冯玉叶手捧着李牧的脸,抚摸着他粗糙的皮肤,心里痛苦极了。
  爱屋及乌,她深爱李牧,因此特别的伤心。
  好一阵子,冯玉叶竭力冷静了一下,自己不能沉浸在伤心之中,不然李牧只会更加的难受,她竭力调整好情绪,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说道,“老爷子走的很自然,你弟弟当时就在身边,他说老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走得很安详。李牧,自然规律人不可左右,你明白吗,你要振作起来,老爷子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李牧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连冯玉叶也觉得自己说的这些宽慰人的话,完全没有对症下药。
  大哭大闹也好,暴怒宣泄情绪也罢,都是最好的结果,冯玉叶最怕的就是李牧现在这种状态。什么表情都没有,你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冯玉叶心里害怕。
  “李牧,你看着我,看着我!”冯玉叶使劲把李牧的脸掰过来看着自己,“看着我!你可以醒醒吗?你听我说,遇到再艰难的事情,我都会和你一起扛,你听清楚了吗?”
  李牧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看清楚了冯玉叶,眼前这位女军官不是自己爱的那个女人吗?

  犹如小孩在无助的时候找到了妈妈,李牧慢慢把冯玉叶抱住,整张脸埋在了冯玉叶的胸口里。
  冯玉叶紧紧抱住他,不断地抚摸着他的后背,“没有事的没有事的,没有什么可以打倒你,李牧,你是最坚强的。”
  李牧的脑袋和双肩剧烈地抖动起来,瞬间,冯玉叶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湿了一大片——李牧哭了。
  没有任何一点哭声,只有牙齿用力摩擦的瘆人的声音,就算是哭,这个男人也不会发出任何哭声!
  李牧整个人都在颤抖,浑身都在抖动,冯玉叶完全可以感受得到他心里那悲伤犹如狂潮一般涌出,而又被他竭力地压抑住,最后像被封堵住出口的水一般在容器里狂乱地冲击。
  越是这样,冯玉叶越是心疼,但是她此时什么都不敢再说!
  良久良久,当冯玉叶感觉到胸口处的衣服全都湿透之后,李牧慢慢地停止了颤抖,她听见李牧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随即李牧抬起头来,而双手已经掩面,一阵搓揉之后,擦干泪痕,他这才放下双手。
  冯玉叶一看,又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有那红肿的眼睛表明他刚刚痛哭了一场。
  这个男人就算是面对自己,也绝不会露出脆弱的一面。
  “我要和陈韬谈谈。”李牧的声音沙哑得令人心悸。
  冯玉叶没有犹豫,站起来,“我马上去叫他过来。”
  很快,陈韬快步走进来,在李牧面前坐下,冯玉叶在旁边坐下。自然,陈韬注意到了冯玉叶胸口衣服的那一大片泪痕,但是他没有想那么多,此时也不合时宜。
  “李牧,除了回家,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陈韬看着李牧,首先就这么说。

  他算是分析透彻了李牧,此时李牧找他肯定只会有一件事情——要回家。而这个当口,陈韬不可能批准任何人的探亲假。
  “那我就自己回去。”李牧根本没有犹豫,几乎是从嘴里迸出来的这么一句话。
  陈韬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你要当逃兵?”
  李牧没有说话。
  “组长。”冯玉叶喊了一声。
  陈韬看过去,暗暗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一味的强硬说话恐怕只会适得其反。陈韬怕李牧跑吗,怕!李牧的能力他心里清楚,他要是存了心要跑,他陈韬也没办法看住!
  首次试验性的集训就出现了逃兵,不管是什么原因,陈韬都得军装一脱滚回家种地去。

  那么,李牧这不是在威胁领导吗,很显然是,但是陈韬如果想不通,那么他也不配当这个领导——这种情绪下的李牧,说出再过分的话来,都得给予理解和宽容。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换位思考一切明了!
  “人死不能复生。”陈韬换了缓和的口气,“就算你回去了,那又怎么样?耽误了集训是什么结果,你心里很清楚。我是为你着想。我甚至认为,假若你爷爷泉下有知,一定不希望你这么冲动!”
  李牧缓缓摇头,“我要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