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22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曹沅自己倒是率先跑过去对着一个陶俑兜兜转转的研究了起来,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伸手在一个陶俑身上敲了敲,似乎是想看看这些陶俑是实体的还是中空的,
  谁知,她这一指头敲上去,顿时“咔嚓”一声,将一个陶俑身上的皮给敲破了,
  落下来的陶皮最多只有不到一毫米厚,这样的陶件儿还真是闻所未闻,

  曹沅大概也是好奇,所以就凑到了那敲破的陶俑上顺着黑洞洞的窟窿瞅了一眼,下一刻她竟然“啊”的尖叫了一声,然后面色大变,“蹬蹬蹬”一连退了好几步,紧接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吓得一张清秀的小脸花容失色,
  青衣离得近,过去把曹沅扶了起来,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这根本不是陶俑,”
  曹沅说着说着就哭了:“里面……里面装的是人,,,而且还没有腐烂掉,好像是变成干尸了,我刚才看的时候,它似乎对着我笑了,,,”
  活人陶俑,
  我听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历史上倒是真的出现过这种东西,就是把活人身上包上陶泥,然后丢进去烧成陶瓷,烧出来的陶俑栩栩如生,和真人一模一样,说白了跟做叫花鸡差不多,据说那座还没有被挖掘开的秦始皇陵里就有这样的陶俑,只不过那座墓一直没有挖开,所以到底有没有也就不得而知了,
  没想到这里竟然出现了活人陶俑,而且……还会笑,
  这分明就是起尸了,
  哦,不对,

  这玩意死了这么多年,应该是变成粽子了,刚才曹沅过去看的时候给度了一口活人阳气,这才醒来了,,
  青衣显然也知道轻重,听完曹沅说的登时就脸色一边,二话不说抽出却邪剑就走了过去,然后抡起却邪剑就狠狠朝那陶俑砍了过去,
  哐,
  那陶俑直接就被砸成了稀巴烂,陶片横飞,一具绛紫色、但血肉还很丰满的尸体直接飞出去摔在了地上,随之散落的还有满地的马骨,

  看来,这些马甬当初也是用活马做的,只不过马没保留下来,但是人的尸体却保留了下来,而且血肉都没有干枯,除了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绛紫色以外,皮肤看上去很有弹性,和活人差不多,
  “妈呀,”
  张金牙一看那落在地上的尸体当时就惊叫出声:“这是血尸啊,,”
  血尸,说的并不是浑身是血的尸体,
  而是指保留着血肉之躯的尸体,
  在我们这一行可以追溯的年月里,第一具血尸应该是出现在夏朝,《发丘秘术》上对于这第一具血尸的记载是这样的大夏末年,夏王桀残暴无道,嗜血好杀,天下大乱,民不聊生,饿殍遍地,尤其是在当今黄河下游一带,更是连着三年大涝、三年大旱,死者无数,
  那第一具血尸,就是在那尸横遍野的惨象中诞生的,

  相传这具血尸吸了无数的怨气,至死不腐,血肉不枯,于荒草丛蒿中弃尸一年,终于成了气候,那是方圆百米之内草木发黑,全都被尸毒浸染,周围十数里地之内大旱,起尸之日,其周边的所有动物全都被吸干了精血,哪怕就是一只兔子都没有放过,后来这一只血尸据说是被商汤手底下一个南疆巫师给干掉的,
  其实,但凡是尸类的怪物,都是五行属火、土,所以一旦有有了道行的尸类怪物出现的时候,都会伴随着大旱的现象,这也是断定四周到底有没有尸类怪物作怪的一个重要判断标准,
  干我们这行的有这么一句话三伏天干不热,黄土湿润龟裂,农物枯死黑青,河鱼夜间上翻,不是龙王作怪,却道走尸横行,
  这话说的就是有了道行的尸类怪物横行时候的景象了,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夏天最热的三伏天的时候,空气只是干燥,人却感觉不到燥热出汗,土地全部龟裂可是拿手一搓土壤却是湿润的,然后农作物全部枯死,根部呈现出一种黑青色,河里的鱼不是在白天太阳最毒的时候上翻,而是在晚上阴凉的时候飘上水面肚子朝天,如果出现了这一系列现象的话,那么绝对不是年景天气的原因,而是出现了有道行的尸类怪物,,
  因为这尸类的怪物要是一旦有了道行可比魑魅魍魉凶悍的多,飞天遁地,根本捕捉不到踪影,所以,干我们这行的如果碰上尸类的话,得先确定四周的天气环境,然后划定出对方活动范围,在通过风水找到墓葬恶穴,挖开十有八九就是作怪走尸的墓葬地,钉死这墓葬地,走尸必怒,当月圆月高悬之夜,必然会现身找那钉死自己葬地风水的人索命,到那时候能不能收拾掉作怪走尸就得看本事了,

  这血尸,就是尸类的东西里特别凶的一种,
  具体它是怎么产生的,就算是我家那位当发丘中郎将的老祖宗也说不清,不过总归是和煞气有关系的,似乎在煞气重的地方格外容易出现血尸,尤其是一些殍地,或者是万人坑,更是容易出现这种东西,
  眼下这陪葬坑的陶俑全都是活人做出来的,肯定怨气重,产生血尸也是情理之中,
  血尸这玩意吧,毒的很,别看是皮肤很有弹性和活人差不多,但是刀枪不入,浑身上下都是尸毒,简直就跟个毒气丨炸丨弹差不多,比一般的大粽子难对付的多,所以我们几个一时间也有些紧张,几乎是眼睛都不敢眨的盯着那绛紫色的尸体,生怕这玩意蹦起来给我们来上一下子,
  诡异的是,这玩意半天都没个动静,刚才曹沅可是明明看见它笑了,分明已经起尸了,

  “走,去下一个墓室,迟则生变,”
  青衣紧紧握着却邪剑,面色凝重的说道:“这里让我很不舒服,搞不好上一个墓室里的密宗佛阵就是镇压血尸的,怕它出去为祸,”
  其实见到这血尸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生出了退意,都说朱砂墓十有九凶,这话果真是不错的,
  我们一行人小心翼翼的绕过那血尸,一头扎进了南北纵横极宽的陪葬坑,这其实算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活人殉葬坑了,知道那些陶俑根本就是活人做成的以后,再看这些玩意就没有欣赏艺术品的心态了,只剩下了毛骨悚然……
  因此,行走在这一排排的活人陶俑之间,我总觉的阴嗖嗖的,浑身毛孔紧缩,身上全都是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越过这些活人陶俑,就能看到在这间墓室的尽头仍旧有一道石门,结构和我们之前碰到石门是一样的,很显然这间墓室也不是这做大墓的尽头,甚至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进入这座墓的主墓室,而且那主墓室距离我们还不知道有多远,
  撬门的仍旧是伊诗婷,
  咔嚓,
  这时,一道非常轻微的裂响忽然在我旁边响起,

  非常轻微,但是碰到了那具从始至终都没有爬起来的血尸以后,我们几个的心都吊在了嗓子眼儿上,大气不敢出,四下是安静的落针可闻,因此稍有响动就惊动了我,
  事实上,不光只有我,青衣和张金牙他们也明显听到了,
  那声音很像是陶瓷崩裂的时候发出的那种脆响,
  隐隐约约的,我们几个都猜想到了什么,但是可能是出于一种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原因吧,谁都没有点破,但是气氛却明显紧张了许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