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4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回头看了看客运公司和交通局运管科的几个干部,客运公司的人原本都躲在楼上观望,实行单车承包以后,除了承包人,其实客运公司留下了更多富余人员,变得更加臃肿。他们虽然也担心改革会影响到自己,但是相比收入丰厚的承包人,他们的反对并不是很强烈,除非到时候让他们下岗,他们才会着急。客运公司的这些干部除了一部分人跟崔杰跟得比较紧,其他人也在楼上观望,可是包飞扬一来就直接将崔杰解职,他们也坐不住了,连忙忐忑不安地赶了过来。

  运管科副科长孙洪睿刚刚从外面赶过来,而他们的科长再次不见了踪影。
  包飞扬说道:“顾局长、周局长,你们安排一下,让大家去每一辆车前,将我刚刚说的这些话告诉他们,有意见可以提,但是他们现在采用的这种方式并不合适,希望他们好好考虑一下,迷途知返,马上恢复运送旅客的工作,不要让老百姓指着脊梁骂!如果他们不听劝告,心里没有组织没有纪律,更没有广大百姓和旅客的利益,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宣布,立即取消他们的承包权,让那些更加看重旅客利益而不是个人私利的人来承包。”

  “好  !”听到包飞扬多次强调旅客利益,很多因为罢运而滞留的乘客纷纷鼓掌。
  看到大家鼓掌,包飞扬并没有高兴,这个时代的官声还没有那么恶劣,老百姓还是比较支持的,而要和官员来比煽动人心,赵国庆这些普通人当然并不是对手。
  赵国庆等人采用这种分散聚集的方式,固然可以最大化地吸引围观的人,让声势变大,也让说服工作变得更难,但同时也更方便各个击破。
  或许有人会以为包飞扬会像顾孟华那样,试图通过说服的方式来安抚赵国庆,又或者大发雷霆,激化矛盾。却没有想到包飞扬态度强硬,根本没有安抚,却又言辞犀利,几句话就驳得赵国庆等人哑口无言,又分化合击,取得了围观群众的支持,一下子就将赵国庆等人孤立起来。如果和其他车辆的承包人都在这里,他们或许还能够得到支持,可是现在面对一个副县长两个副局长,还有几个丨警丨察,周围一大群围观群众,加上自己又说不出道理,就算赵国庆平常极为蛮横,这时候也没有勇气和心气耍蛮,只是蹲在车子门口生闷气,也是想等等看其他人的反应。

  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对顾孟华、周奎珍等人说道:“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里,能够幡然悔悟,并恢复车辆运行的,他们可以继续承包车辆,也可以签订新的承包合同,自由选择;半个小时后,还不愿意恢复运行的,一律取消承包权,我想原来签订的合同上,一定有保证旅客运送这一条,无故罢工罢运,是他们违约在先,我想这个官司就是打到国际上,也是他们理亏。”

  顾孟华、周奎珍连忙安排人去传达包飞扬的意思,一旁的赵国庆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其他几个车上的工作人员也顿时满脸担忧,尤其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售票员,也是赵国庆的妻子陈春花,更是焦急地捅了捅赵国庆的胳膊。
  包飞扬又转身面向围观的人群说道:“耽误各位的行程,我想我应该代表县政府、代表交通局和县客运公司向大家说声对不起。”
  包飞扬面向大家鞠了个躬,然后停顿了片刻才直起腰,再转身面向另外一个方向,再次鞠了一躬。包飞扬的举动顿时让大家面面相觑,当官的竟然向他们道歉,还向他们鞠躬,这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事情,而且向他们道歉和鞠躬的竟然还是副县长,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就算原本对赵国庆等人还有些同情的,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包飞扬的做法无懈可击。
  “请大家稍等,客车恢复运行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大家解释一下县里为什么要对客运公司进行重组,并现场征求大家的意见,看看大家对我们的方案是不是接受,是不是觉得需要改、可以这样改。”包飞扬直起身,看着面前的人群说道。
  “大家都应该有所体会,相比几年前,实行单车承包以后,我们坐车要更方便,也更便宜了。”说到这里,包飞扬话风一转:“当然,这两年的票价相比以前可能要更高,但是如果换算成肉,可能还是更便宜了。”
  这几年经济增长速度过快,通货膨胀很厉害,什么东西的价格都在疯狂上涨,其中也包括车票的价格,但是肉价上涨是最厉害的。
  “这说明,以前推行的单车承包是成功的,客运公司的下一步改革也不会彻底废除这种承包经营的方式,毕竟,改革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坐上车,坐好车。”包飞扬说道。
  “以前,我们实行承包经营,初步解决了让大家坐上车的问题,下一步我们要解决的就是在更方便地坐上车的同时,还要坐好车的问题。”
  “什么是坐好车?我认为,首先是每个人都要有得坐,如果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连坐都谈不上,就更加谈不上坐好车了。那么要有地方坐,就得有更多的座位,一辆车的座位是有限的,不可能随意增加座位,那么要增加座位就只有增加车辆。”包飞扬说道。
  “但是大家都知道,增加车辆需要投入,县里财政紧张,拿不出钱,客运公司实行承包以后,收入主要在承包者手中,公司也没有什么积累。所以我们下一步的改革方向就是鼓励大家投资买车,买更多的车,让大家都有座位,坐好车。”包飞扬挥了挥手臂,大声说道。

  “好!”听到包飞扬这样说,下面顿时有人鼓掌叫好。
  但是也有人担心条件好了,车票的价格会上涨。对于这一点,包飞扬也不敢保证,他只是笑着说道:“大家放心,车票的价格以后会不会上涨,我现在也不能保证,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证的是,我们望海县客运公司的票价绝对不会比其他地方的高。也就是说,县客运公司跑靖城市的车票价格与市客运公司跑我们望海县的价格肯定是一样的,但是我们车的情况却可能比他们好。而且我们还可以保证,在春运和节假日期间跟平时一个价,大家说好不好?”

  “好!”这一次,终于有更多的人开始鼓掌  。
  在客运公司普遍实行单车承包以后。客运价格是完全市场化的,比如县客运公司在车站公布的标准价格只有在车站窗口买票的时候才会执行,甚至在窗口买票也执行市场价。而且很少有人在窗口买票。大家都是直接上车买票,淡季价格通常比市场价低,而春节、开学等客运高峰期价格又会高出标准价,尤其是春节前后,可能是平常价格的两三倍。
  包飞扬做出这样的保证,无疑让大家吃了个定心丸,其实老百姓的要求也不算高。不吃亏就行了。条件比别的地方更好,价格又不贵。大家也就没有什么好不满的。至于是个人承包还是公司运营,他们不会管那么多。
  二十多辆车一字排开,其实靠得还是很紧密,围观的人群好像是二十几个圈串在一起形成的一条长龙。有的圈人群密集一点。有的稀松一些,一个地方有什么动静,很快就能通过这连环圈一环一环地传递开。
  顾孟华出现的时候,他走进来的这个圈立刻就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人群逐步向这边移动,逐渐形成一个最厚实的圈。甚至其它车的承包人、相关的工作人员也挤进来帮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