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4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顾局你不用生气,赵师傅不认识我,有所疑虑也是正常的。”包飞扬轻轻拍了顾孟华的后背一下,然后转头看着赵国庆:“赵师傅,这位是顾局、这位是周局,你应该很清楚他们不会在这件事情欺骗你,我就是望海县委常委、副县长包飞扬,我也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不但顾局和周局没有必要欺骗你,我包飞扬也不需要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你们对县里的政策有不同的看法,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反映,客运公司解决不了,可以向交通局反映,如果交通局的于局长、廖局长不理会,或者交通局结局不了,县里还有信访办,你们也可以直接将意见反映给县委县政府,县里面不会不考虑你们的意见,一定会做出正面的解答,并和大家一起商量解决的办法。”包飞扬看着赵国庆,异常严肃地说道:“但是你们现在这种做法,是最糟糕的一种,县委常委会讨论交通运输企业的重组工作才仅仅过去两三天,你们不循常规反映意见,却突然聚集起来罢工罢运,这就是你们表达意见的方式?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虽然是车辆的承包人,但同时也还是客运公司的职工吧?你们的眼中到底还没有组织,还有没有纪律?”

  面对包飞扬,赵国庆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其实内心的压力非常大,虽然包飞扬很年轻,但是官威似乎要比顾孟华等人更盛,让赵国庆感到一阵阵心虚。
  不过,面对包飞扬的责问,他还是瓮声抗辩:“你们这些当官的,什么时候会考虑我们这些苦哈哈的意见?”
  看到包飞扬上来就一通疾风暴雨的责问,顾孟华与周奎珍都急坏了。本来顾孟华转变态度,训斥赵国庆,就是希望由自己来扮演恶人,而让包飞扬出面安抚,这样或许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没想到包飞扬根本没有安抚,这样只会让矛盾激化,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到时候支持于进伟的县委书记徐平就能够有充分的理由介入,并且让包飞扬提出来的交通运输集团重组计划夭折。
  周奎珍连忙说道:“赵国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对政府有意见,还是对我们党有意见?”
  包飞扬伸手阻止了周奎珍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周奎珍和顾孟华在担心什么,但是在他看来,赵国庆就是一个顽固分子,客运公司的司机工作人员这个时候罢工罢运,本来就非常不合理,如果他放低姿态进行安抚,恐怕并不会有什么效果。
  “赵国庆,我问你,客运公司实行单车承包以后,你的收入是增加还是减少了?”包飞扬盯着赵国庆问道:“我相信,肯定是增加了对不对?否则的话,你们也不会听说县里要取消单车承包,就急着跳出来罢工罢运。可是单车承包政策不就是党和政府推出来的一项政策吗?你作为政策的受益人,怎么就认为政府不会考虑你们的利益?”
  包飞扬抬头对围观的人群说道:“大家也可以评评理,说说看,党和政府这些年推行改革开放政策,到底是不是为了大家考虑的?这一次县里提出几家运输公司合并成为交运集团,目的也是为了增强公司实力,增加运输能力,让大家出行更方便、更便宜。具体的改革方案还在酝酿当中,这个方案刚提出来,接下去就要征求大家的意见,进行进一步的修改完善,可是我们某些人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突然就组织了这次罢工罢运,不但无视组织纪律,而且罔顾老百姓的利益。”

  “赵国庆,你给我抬起头来看一看,有多少群众因为你们的恣意妄为而耽搁了行程,耽误了事情?”包飞扬厉声喝道。
  “就是啊,有意见可以提嘛,怎么说罢运就罢运了,我们还要去海州赶火车,这下子计划全部都变了。”有人不满地说道。
  大多数乘客都对司机们罢运的举动感到不满,虽然司机和车上的工作人员使劲向大家解释他们也是迫于无奈,争取同情,并且用县里要将客运公司卖给粤东人,粤东人要涨价来争取大家和他们一起保持同仇敌忾。
  可是包飞扬当着大家的面揭穿了他们的谎言:县里对客运公司进行改革,目的是让大家乘车更方便、更便宜,可是这样的改革触动了这些承包人的利益,所以他们才要罢运罢工。
  相比这些平常态度也不怎么好的司乘人员,大家也觉得包飞扬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两个副局长、一个副县长没有必要说假话。说得不客气一点,双方的地位有差距,他们还不值得一个副县长撒谎。
  很多人的态度立刻就发生变化,原本就若有若无的同情消失殆尽,原本的同仇敌忾也变成了对司乘人员欺骗和罢运的愤怒,纷纷开始声讨。
  “就是啊,说罢运就罢运,我们要出门的人怎么办?这不是折腾人嘛!”
  “呵呵,他们还是苦哈哈啊,我听说他们承包客车,一年跑下来就是一个万元户,还不是赚的我们的钱?”
  “就是,我看这车票的价格也应该降一降了  。”
  “包县长说得对,现在坐车还是不方便,去市里的车一天就只有那几班,还是车太少。”

  也有人对客车的要求比较少,或者说在那个时代,刚刚从过去的集体运输公司转变到个体承包经营,相比以前,现在的客运情况虽然还存在很多不足,但是比以前也好多了。所以像现在普遍存在的超载、不准时、服务态度恶劣等等不规范的运营方式,对于很多老百姓来说,他们并不是很在意,他们在意的是方便和便宜。
  “也不能这样说,现在坐车比以前方便多了,以前坐车才叫难。”
  “包县长不是也说了,那是因为政府实行了单车承包,所以提高了车辆的运行效率,说到底还是政府的政策好啊!”有人马上说道。华夏人传统上官员的地位都比较尊崇,虽然大家经常针砭那些当官的,但是在面对官员的时候,往往有一种羡慕和敬畏交加的心理。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官员,相比后世,还是更多一些威信的,所以有不少人都帮着包飞扬说话。
  “承包的政策是不错,不过如果真的要卖给粤东人,也不知道会不会真的降价,还是说要涨价?”
  众人七嘴八舌的声讨让赵国庆等人又恼又羞,包飞扬的责问又让他们无法反驳,哑口无言,原本他们其实还觉得自己确实有道理:客运公司跟大家签订了承包合同,有的是三年,有的五年,当然也有一年的,但大多还没有到期,现在凭什么就要实行改革,收回他们的承包权呢?当然,更多的确实是对收回承包权并进行改革的恐慌,因为通过承包车辆经营,他们的收入确实比以前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就算没有一年成为万元户,但是经过几年的承包,确实出现了不少万元户,属于这个时代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现在这个财源要被掐断,他们当然急了,再经过有心人的怂恿,很快就形成了这次罢工。

  可是现在经过包飞扬这么一说,看到围观的人态度都发生了变化,他们仔细想想,也觉得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妥。县里刚刚提出改革方案,大家确实可以通过更合理的方式提出他们的意见,没有必要刚开始就采用这么激烈的对抗手段。
  道理是这样,不过赵国庆等人心里并不服气。包飞扬说得好听,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反映,可是不管是找领导,还是信访,真正能让领导重视并改变决定的,恐怕少之又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