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38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亚平瞧了马成龙一眼,马成龙显然对江水根的这番开场白有些云里雾里,见胡亚平眼神看向自己,也只得配合的点头笑笑,说,是啊,现在这个园区的事情很需要书记决定。
  胡亚平很是疑惑的问道,什么样为难的事情,竟然让咱们的秘书长和马副市长都感到头疼呢?
  江水根故意把声音压的低低的,显出一副神秘的表情说,胡书记,您是知道的,自从钟副书记走后,化工园区里头关于几个投资项目的管理就暂时移交到了我的手上。
  原本有个省里的大项目,是秦书凯一手引进的,连合作意向都签署过了,直到今天投资商却一点开工建设的意向都没有,按理说,这项目既然是秦书凯引进的,自然该秦书凯继续督促催一催,只要投资商能过来开工建设了,哪怕是把地先圈下来,咱们也放心了不是。
  没想到,这秦书凯根本就不服从领导的指挥,一直以来对此事不闻不问,刚才马副市长到我的办公室谈了半天苦经,他在化工园区里头可是跟秦书凯磨破了嘴皮,就差帮他端茶倒水好生伺候着了,他秦书凯竟然还是不肯给面子,不去继续联系这个企业啊。
  马副市长把事情汇报到我这个分管领导面前来,我也是无计可施啊,要是别人,这事情怎么处理都好办,可是这秦书凯要是不愿意干的事情,就算是我这个秘书长亲自找他谈话,估计也是无济于事啊。
  眼看着,这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省里好不容易招引来的大项目要是再这么拖下去,只怕就要拖黄了,我这心里实在是着急啊,所以特意过来请示一下胡书记,这种形势下,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跟江水根预料的一样,胡亚平果然是听到秦书凯的名字,立马额头就皱了起来,等到江水根添油加醋的说完后,胡亚平有些生气的口气说,这个秦书凯竟然这么大胆,在其位不谋其政,领导三令五申强调的事情,他居然也敢不配合,依我看,他这是不想在化工园区主任的位置上继续干下去了。
  江水根听了这话,跟马成龙对了个眼色,马成龙立马接上胡亚平的话说,胡书记,这样的主任,可真是比老太爷还难伺候,要是胡书记真能把秦书凯从化工园区主任的位置上给撸下来,我马成龙可真是要对胡书记感恩戴德了,那么很多工作也就好做多了。
  江水根也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依我看,这个秦书凯调整到哪个岗位上,都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尤其是不能再放到什么领导岗位上,手里稍微有点权力,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样的人迟早要栽大跟头。所以最好是到休闲的部门,那么他也就无事可做。
  胡亚平见江秘书长和马成龙都对自己的意见表示赞同,于是点头说道,行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改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理由,把秦书凯的位置调整一下吧。
  马成龙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乐开花一样,他心里琢磨着,要是能不跟这个瘟神每天见面,哪怕是自己做出点牺牲,自己也是心甘情愿啊。为江水根秘书长则在心里盘算着,等到王副秘书长那边操作的事情基本完成的时候,自己再到胡亚平面前狠狠的告秦书凯一状,只怕两次一告,秦书凯不死也要脱层皮。

  江水根作为市委秘书长,这些年在普安市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底是常在领导身边转悠的人,底下人无论谁见了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没想到,最近一段是假,去频频因为秦书凯的缘由而吃瘪,丢脸,现在既然逮到机会对秦书凯落井下石,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秦书凯哪里知道马成龙已经在背后搞出了这么多的明堂,他还在心里为今天在领导班子会议上,把马成龙杵在那里心里感到听解气的,这个马大草包,也有求自己的时候,他打定主意,要趁着这次的机会,多耍耍马成龙,等到耍够了,在给马琳打电话,沟通这件事,谁让马成龙这些年一直跟自己过不去呢,这就叫恶有恶报。
  这个时候,办公室主任熊登高到了还有他的办公室,说,不好,秦主任,这个牛大茂和下属发生了矛盾,竟然被下属打了一个耳光。
  秦书凯很是吃惊,***,这个牛大茂是自己的人,园区谁不知道,如果说打这个牛大茂那不就是打自己吗,就问,怎么一回事,打人的人是谁?
  熊登高汇报说,今天下午你们领导在开会,这个党政办的副主任周牛红到领导办公室汇报事情,发生了冲突,于是就出现这样的事情。
  秦书凯心里一听,很是不高兴,这个党政办的副主任周牛红一直是服侍陈大安的,现在敢这样,那么是不是有这个陈大安在后面捣鼓,于是说,你去把牛大茂叫过来,我会了解的,同时把那个打人的周牛红让纪检监察部门尽快拿出处理意见,我会和马成龙书记联系的。
  熊登高知道这个秦书凯那是得罪不起的,就说,好吧,我马上就去落实。

  很快,牛大茂进来汇报了事情的情况,那就是这个副主任周牛红按照陈大安的意图去和牛大茂商议,说是把研究所建设工地前面的空地暂时借给一个工程队放一段时间的设备,可是牛大茂没有同意。
  当时,这个周牛红去找了牛大茂,认为那是小事,而且这个工程队是陈大安副主任的朋友,让他意外的是,当他提出的时候,却被牛大茂微笑拒绝了,牛大茂摇了摇头道:
  “周主任,不是我不讲情面啊,这件事不好办,我已经答应给研究所这边的工程队建设临时住房,估计这两天就动工,咱们是国家事业机构,答应人家的事情就要兑现。出尔反尔的话,我们这些干部就失去了诚信,以后的工作该如何开展?”
  听牛大茂这样说。周牛红心里就有些不爽,大家都在一个单位混,谁不知道谁啊?你虽然是副处级,我虽然是党政办副主任,科级,可我是按照陈大安副主任的要求来联系,这个陈大安虽然被免职了,但是享受副处级待遇,按照级别,也算得上是平起平坐。谈到对园区的贡献,老子更不知道要撇开你几条街,你居然跟我耍官腔。
  周牛红就说:“这个研究所工程队的临时住房那个地方都可以搭建,再说了,也不是上纲上线的事情,你再考虑考虑!”

  周牛红认为自己已经很给牛大茂面子了。先是提醒他,你只是一个副主任。然后又告诉他不是上纲上线的事情,一切都存在变数,你多少也得给我个活动话儿。
  可牛大茂仍然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只能这样了,假如我们出尔反尔,后果是很严重咱!”他笑道:“这样吧,我那边还有其他的位置,你和那个陈大安主任联系看看。”
  周牛红也实在说不出太多的不是,他点了点头,走出门外就给陈大安打了个电话,把牛大茂的答复跟他说了,陈大安一听就不高兴了:
  “这个研究所的工程队已经有了临时住房,还要建设什么,再说,那个空地也不全部是牛大茂决定的,算了,既然不好办,这事儿就当我没说,我自己去解决!”
  日期:2016-12-30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