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9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晓帆赶紧的下来,伸手去把李牧扶起来,林雨撑着身子站起来,摇晃了几下,然后跟小山坍塌一样倒了下去。
  李牧看上去好一点,直挺挺的站着,两只胳膊都在发抖,腰部更是像是要断了一样痛苦。
  薛猛检查了一下赵一云和林雨,呼吸正常,没事,随即走到李牧面前,说,“一号,你还能站着,我很意外啊!”
  李牧艰难地笑了笑,然后慢慢的跟一根原木似的往下倒,薛猛赶紧的接住他,把他平放在草地上。
  “躺着吧。”薛猛知道他们都能听见话,于是说,“休息五分钟,一会儿五公里越野,表现好的话,剩下那两分钟俯卧撑就给你们免除掉。”
  杜晓帆和石磊对视了一眼,心里滋味参杂,有为躲过了这变态的俯卧撑的庆幸,也有为没有接受过这样的训练而有一点失落,心情是矛盾的。
  “怎么,你们俩还发什么呆?十趟四百米冲刺,自觉的去搞起来。”薛猛对他们俩说。
  一瞬间,杜晓帆和石磊心里的矛盾心情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薛猛的恨之入骨,不得不到跑道上面去,跟标准的四百米跑道较劲起来。四百米冲刺也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项目,每冲击一次肺部就像是要爆炸了似的,那种感觉别提多他-妈-酸了。
  一想到一会儿还有一趟五公里,就连李牧都觉得昏暗无天日不知道要怎样才能熬过剩下的日子。
  可能薛猛不会拿出很多新颖的训练方式来,但是常规的体能训练项目的基础上,只要稍稍加工,就能让再强悍的人趴在地上起不来。正如薛猛说得那样,李牧是当过班长的人,知道怎样训练,其他人也都是第三年的老兵了,也门儿清。

  可以说,单单是一个简单的俯卧撑,就能变出几百种花样来。
  李牧此时此刻甚至于像是体验到了频临死亡的感觉,除了呼吸,浑身上下任何部位都像是没了生机一样。
  这往后怎么熬?
  这才是第一天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101小队五名成员成了行尸走肉,除了眼珠子会动之外,嘴巴都几乎没有动弹的力气。
  薛猛还算是有些人性,晚餐给吃的米饭,但是菜就不要奢望了,一人一个鸡蛋外加一盘肥猪肉。跟之前那几菜几汤想必,就绝对是寒碜了。虽然薛猛说特大的伙食费有限,因此委屈大家几天,但是就算是头猪都知道,这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一方面控制你的食物摄入,另一方面加大训练强度,双管齐下方能把人给强化出来。
  别说李牧,就算是石磊都懂得这个道理。
  玩命地吃呗,李牧是从来不吃肥肉的,就算是当年新兵连,他也没有对肥肉下过手,这会儿他看着肥猪肉就像是发情的种马见着漂亮母马一样两眼放光,唰唰的就一连七八块下肚,这才觉得舒坦了一些。
  可不,巨大的卡路里消耗,最亟待补充的就是充足的脂肪了,那可不是简单几千卡路里的数目,只怕得十万起步了。
  由此可见,当年新兵连,李牧妥妥的没被搞到位,否则怎么不吃肥肉呢。
  晚餐时间也是有要求的,但比午餐要宽松多了,足足给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兵们好歹可以正儿八经地把肚子给填满,这么搞下去,一天也就晚餐能吃饱肚子了,早饭午餐那样的,按照石磊的想法,估计教官怕上头找麻烦所以才走那么一个形式,否则吃个屁,都他-妈-的搞体能去。
  用餐过程中,李牧余光中看到冯玉叶姗姗迟来。因为教官的餐桌就在边上,距离约莫有四五米远,中间隔着一条通道,因此那边的动静虽然听不见,但是完全能够看见的。

  李牧心生疑惑,这几天冯玉叶都不怎么在跟其他教官一起用餐,显然不是提前吃了就是让勤务兵给送办公室去。今晚怎么跑过来餐厅用餐了呢?
  当然,冯玉叶是他的女朋友,他不可能不关注,尽管是地下情。
  冯玉叶的确很奇怪,之前她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李牧这边看,今晚却是权当不认识李牧这个人似的。
  李牧注意到,冯玉叶吃饭的时候是一边和陈韬说了几句话,陈韬最后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什么,随即冯玉叶吃饭的速度加快了一些,有些草草结束的样子,完了就起身离开了餐厅。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陈韬放下筷子起身走过来,“李牧,你跟我来一趟。”
  李牧一下子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不然陈韬不会不喊代号而是直接喊名字,这说明事情是和集训无关的。
  踹着糊涂,李牧跟着陈韬走出去,其他几个兵也都奇怪地目送李牧随陈韬走了出去。

  “什么情况?”石磊压着声音问身边的赵一云。
  赵一云扫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去。”
  石磊抽了抽嘴角,“该不会要整班长呢吧?刚才总教头可是直呼班长的名字,这不正常。”
  他可不傻,轻易的就注意到了细节。
  杜晓帆低声说,“静观其变,看看再说。”

  却说那边,陈韬带着李牧出了餐厅,餐厅的位置和李牧老部队的大同小异,实际上整个南京军区大多数的部队营区的布置都差不太多,前面已经讲过了,都是以陆院的布局为标准的。
  餐厅前面笔直的通道,铺着地板砖,整条通道贯穿长长的餐厅,和前后的交通道连接起来。餐厅北端是小卖部,南端是炊事班营房。陈韬和李牧朝南端走过去,那里有一个小高台,可以俯瞰大操场,毕竟餐厅所在位置的地形是相对较高的。
  小高台那站定,陈韬背负双手眺望着一片漆黑的大操场,也是依稀能够看到大操场那边的器械棚的轮廓的。
  一看这状态,李牧就知道,陈韬要和自己谈的,绝对不是公事。李牧于是快速地猜测起来,陈韬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
  莫非,冯玉叶把她和自己的关系告诉了陈韬让陈韬给自己网开一面训练中放松放松?
  李牧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陈韬拿出烟来点了根抽,转过身来面对李牧,烟递过去,“来一根?”
  顿时李牧的嘴角就抽了起来,怎么个意思,最后一根烟抽完了就让自己收拾东西滚蛋?
  陈韬没有坚持,把烟揣回兜里,看着李牧,然后慢慢的抽烟。
  没一阵子,李牧就心里发毛了,要杀要剐倒是一句话啊,犯不着来这样的心理战。

  “首长,您要怎么处理,您尽管说,我做的事情,我负责。”李牧心沉了下去,沉重地说。
  “你做什么事了?”陈韬皱眉问。
  李牧一愣,猛地回过神来,冯玉叶怎么会告诉陈韬呢,差点不打自招,他连忙说,“我在寝室里藏了两包单兵干粮。”
  “你小子……”陈韬瞪大了眼睛,“什么时候藏的?那么多次检查你是怎么逃过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