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4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周常委会结束以后,周奎珍就打电话给包飞扬,要向他汇报工作,包飞扬让他今天上午来办公室,对于这次会面,周奎珍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一开口就是一副长篇大论的姿态,包飞扬连忙打断她说道:“周局长,有关你的工作,如果你有文字材料的话,就先放一份在我这里,回头我抽空看一下,像现在这样,我们直接面对面谈工作的机会并不多,时间也有限,我们就直接说重点,你看行不行?”

  “是是是,是我考虑不周到。”周奎珍连忙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一叠文稿纸,躬身送到包飞扬面前:“还没来得及誊清……”
  文稿是用手写的,字迹端正清秀,不过上面确实有不少修改。包飞扬笑了笑:“没事,看这个稿子,还能更好地把握周局长你的思路。”
  包飞扬并没有急着看文稿,而是沉吟了一下问道:“周局长,上周常委会上的消息,交通局那边都应该知道了吧,大家的意见怎么样?是不是反对的声音的很多?”
  周奎珍不禁有些犹豫,包飞扬看在眼里,又接着说道:“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让你来,就是想要了解真实的情况,只有知道大家真实的意见,我们才能够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隐瞒与粉饰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周局长你说呢?”
  听到包飞扬这样说,周奎珍连忙点了点头:“包县长说得对,听说县里要对几家交通运输企业进行重组和整改,下面确实有些不同的意见  。”
  周奎珍一边说一边小心地注意着包飞扬的脸色:“不过我觉得他们这都是鼠目寸光,那些反对重组和整改的,大多是害怕改革会损害到他们现在的利益,他们都差不多忘记了他们还是单位的员工,自从这些单位实行承包以后,就彻底荒废了思想方面的工作,我一直说对这些单位的思想政治工作要加强,对那些不参加组织活动,不接受组织思想教育、参加政治学习的人,要进行严肃处理,甚至剥夺他们的承包权……”

  “不过于局长总是说政治学习会耽误大家的时间和承包经营效益,不同意对这些人进行处罚,一味放纵,久而久之,就导致了这些人眼中只有钱,只想着赚钱,再没有组织,我觉得是时候将这方面的工作抓起来了。”
  包飞扬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周奎珍的话不能说没有道理,过度强调经济效益,一切以经济效益为中心必然导致思想政治工作,乃至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弱化。但是周奎珍将这个问题完全归咎于交通局的一把手于进伟,却并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当然,就交通局的情况来说,于进伟肯定是有责任的,根据包飞扬了解的情况,于进伟本人的工作生活作风就不是很好,而整个交通局也存在很多问题。

  但是思想政治工作与精神文明建设的问题是普遍存在的,有的单位情况可能好一点,但是总体的趋势却是在现实面前越来越无力,周奎珍试图通过老办法来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恐怕也不会取得什么效果。
  当然,周奎珍今年已经四十出头,文化程度也不高,一直在望海县里工作,没见过什么世面,包飞扬也不指望她在工作上能够有什么创新。他想了想说道:“周局长你说得对,中央首长曾经说过,物质文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两手都要抓,都要硬,所以思想政治工作我们时刻都不能够放松。”
  周奎珍闻言也是精神一振,周奎珍是一个颇有野心的女干部,当然,她的野心说起来也不大,能够做个女局长,她就很满足了,如果能够成为女副县长,那几乎就是她最大的追求,至于更高的位置,她却是想也不敢想的。
  周奎珍原来在交通局的位置比较边缘化,她不甘心一直沉寂下去,抓住机会投向包飞扬,也是看到包飞扬在望海县以势不可挡的势头崛起,但是在她做出表态以后,却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包飞扬的步子,包飞扬在望海县推动的工作都是她所不熟悉的。就像包飞扬要对几大交通运输企业进行整合,周奎珍虽然有心出力,却没有什么底气和信心,因为她也搞不清楚包飞扬要怎么做,这是受她个人的格局所限制。

  周奎珍也只能从自己分管的工作着手,她认为包飞扬要推动改制,人的问题非常关键,如果她能够将这件事做好了,无疑就能赢得包飞扬的信任。
  不过,就算是这件事,她也没有什么信心,因为她很清楚改制中人的问题会多么复杂,运输公司下面那些人有多么的难缠。现在看到包飞扬对她的思路做出肯定,她不由感到十分兴奋,看到了希望。
  包飞扬又接着说道:“周局你刚刚提到现在很多人忙着挣钱,以致于忽略了思想政治学习,我觉得这是新形势下出现的新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而如何解决这些新问题,我想我们还需要创新的方法,简单来说,那就是新问题要用新方法来解决。”R466
  周奎珍连忙挺了挺腰,身体略微前倾。她听出包飞扬话里的意思对她刚刚的回答可能并不满意,但是包飞扬说得很婉转,充分保留了她的脸面,这让她很感激,同时也在心里暗暗感慨:原以为包飞扬年轻气盛,在他下面工作恐怕少不了要挨骂,受一些委屈,因为年轻人可能很少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却没有想到包飞扬会考虑得这么周到,简直就让人如沐春风,这样的年轻人,将来前程定然是不可限量,自己投过来这个决定真是做对了。

  “包县长说得对,新问题是要新方法来解决,总是抱着过去的那一套恐怕是不行的。”周奎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起来我在这方面的工作也有所欠缺,还要请包县长多多提点啊!”
  包飞扬笑着摆了摆手:“周局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这些都是宝贵的财富,是我要向周局请教才对。”
  “至于说新问题和新方法,既然是新方法,那当然没有现成的答案,还是要通过大家一起群策群力,共同来研究探讨。”包飞扬说道:“当然,我也确实有些想法,到底行不行,肯定还是要通过实践才能验证。”
  “前两天我在海州碰到了省报的副总编王佑德老师,跟他有一些交流,省报这次派了一个采访组到望海来采访,一路上我跟他们的记者也有些接触,受到一些启发。周局你看啊。运输公司那些司机每天都在路上跑,一天跑下来确实很累,你要将他们组织到一起进行学习。恐怕他们也没有这个精力,更没有这个心思。当然,这说明他们的觉悟还不够高,但这是现实,这个现实就要求我们改进工作的方式,我就在想如果有一份专门针对他们的报纸,上面有这样一些学习的文章。你说他们会不会更容易接受?”

  “那肯定容易接受啊,这些司机除了开车。其实中间也有很多休息等待的时间,正好看一看报纸,学习一下。我觉得包县长提出来的这个方法真是太好了!”周奎珍马上说道。
  包飞扬知道周奎珍是在刻意逢迎,其实交通局就有一份叫《望海交通》的内刊  。一个月出一份,内容也很主旋律,但是效果如何,可想而知。除了交通局,县里还有不少单位有内刊,当然能够稳定出刊的单位并不多,望海县还有一份县报,每周一份,还有县广播电台、县电视台。几乎可以全方位、无死角地进行宣传和轰炸,但是效果如何,却也难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