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4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绍华笑着对包飞扬说道:“冼市长已经将你们今天上午谈的情况大致跟我说了,你提出来的这个侧翼推动确实有可行之处。当然,侧翼推动并不影响中心的发展,但是在侧翼的发展条件更为成熟的情况下,我认为加大对侧翼发展的支持,也是可取的。”
  包飞扬还没有跟郭熙焕等人提及他的海州湾战略,因为郭熙焕等人对这个并不关心,他们在望海县的投资都不大。但是听到薛绍华口中提出侧翼推动这个新鲜的说法,都不由好奇地询问详情。R655
  侧翼推动,说白了其实是海州不得不屈从于现实的一个无奈选项——因为海州没有能力推动中心突破,所以不得不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郭熙焕等人倒是对海州能够选择更加现实的道路而感到十分欣赏,郭熙焕说道:“国内因为政治力量的分布,资源往往会向中心城市聚集。这种聚集也合乎发展的需要,因为西方国家在工业化初期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我在内地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说后发优势,后发优势当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避免先发者曾经遇到过的问题,我觉得过度中心化也应该是我们要避免的。”

  “我们海州市一直想要成为海州湾的中心城市,难道说这样并不好?”冼超闻笑着说道,他当然明白郭熙焕说的过度中心化是什么意思,应该就是所谓的大城市病,不过讲话需要有人配合互动,总不能让薛绍华去扮演这样的角色。
  郭熙焕说道:“当然,海州应该是海州湾的中心,但是海州不需要什么都做,只要抓住最核心的东西就可以了,比如说港口,按照国内的特点,重化工业也是需要的,但是其他产业完全可以分散出去,打造一个个特色产业城镇,形成一个城市圈,这要比单单一个超级大城市好得多。”
  郭熙焕曾经在国外学习游历过,对这种事情如数家珍  。薛绍华和冼超闻等人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说到最后,薛绍华突然对包飞扬说道:“郭总刚刚说的这些。让我很受启发,不过涉及到发展战略的调整,各方面都要协调和配合,海州的工作我和冼市长会去推动,也会与靖城那边沟通,不过具体项目上,我觉得还是要考虑一下平衡。包县长你觉得呢?”
  “我明白,薛书记说的是冠河大桥?”包飞扬沉吟了一下。抬头看向薛绍华。
  薛绍华点了点头道:“是的,收费可以大大推动项目的进度,化解一些客观的阻力,要知道建桥这样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从筹备到建成可能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我们耽误不起。”
  包飞扬沉默了片刻,他和冼超闻说过,希望冠河大桥不要收费,因为临海公路附近就只有这一座大桥沟通冠河两岸,是对基本交通的保障,如果要收费,必然会对两岸百姓的出行造成极大的不便。

  不过他也知道这样做的阻力很大,首先就是建桥的费用都要由财政支出。或者通过借贷的方式,由财政还贷,无疑是大大增加财政上的压力。海州市的基建款也是僧多粥少,冠河大桥计划的反对声音本来就很多,这样一来阻力就更大了。而且不能通过收费还贷,贷款的难度也会比较大。
  其次,冠河大桥确实更有利于望海等靖城市北部的几个县,海州一直对向东南方向的发展不敢兴趣。因为在海州人看来,靖城市北边的这几个县就是穷乡僻壤。现在要让他们出钱帮这些穷乡僻壤的地方修一条“进城”的道路,他们肯定不愿意当这个“活雷锋”。
  如果可以收费,上面的这两个问题都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化解。可以收费,就意味着大桥能够通过收费还贷,无论是贷款造桥,还是吸引直接投资,都会更加有说服,更为容易。而收费的话,也可以化解海州市里的阻力,反正谁过桥的话都要收费,望海人过桥多交的钱也多,等于是从望海县人的腰包中掏钱,市里反对的声音会小很多。
  “薛书记说得是,那我们就先按照收费的方案做吧!”包飞扬最终决定在这个问题做出让步,现在能够将大桥建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超闻市长,今天这些人,你要争取至少拉一两个人过来,项目不一定要大,来了就好。你也看到了,这些商人也喜欢扎堆,你只要说服了一个,再去说服其他人,就会更容易。”离开以后,薛绍华将冼超闻叫上自己的车,对他说道。
  冼超闻点了点头,随即又笑道:“薛书记,其实拉谁都不如拉包飞扬,要是能将他拉到海州,我看那些人都会过来。咱们海州的条件可是比望海好多了,靖城市好像也不怎么重视。”
  薛绍华笑了笑:“我知道,不过这件事不能急,他到望海县才多长时间?就算靖城市里面不重视,他也不会轻易离开的,毕竟他在望海县已经打开了局面,也要等出了成绩再走。”
  冼超闻沉吟了一下,又道:“包飞扬应该是准备在望海好好干两年,但是望海的形势这么好,一旦这些工作都步入轨道,恐怕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让他等到出成绩的时候。”
  薛绍华看着前面,并没有马上说话。冼超闻的意思是靖城市里面有人想要摘桃子,如果让包飞扬一直留在望海,那么不管望海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是谁,望海县实现腾飞的功劳就会绝大部分落到包飞扬的身上,但哪怕是包飞扬奠定了这一切的开局与基础,但是中途离开,甚至在格局刚刚奠定的时候离开,两三年以后这些工作爆发耀眼的成绩,在任的县长与县委书记就能得到其中大部分的功劳。

  薛绍华对靖城市这个相邻的地级市情况也比较熟悉,靖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虽然落后,但是政局斗争一直比较激烈,也许是工作上能够挖掘的空间不多,大家都将心思放在斗争上面,而激烈的斗争又往往会对经济工作带去负面影响,形成恶性循环  。
  要是包飞扬在海州,薛绍华觉得自己一定会全力支持,将包飞扬的能量充分发挥出来,只要包飞扬能够做出成绩,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工作才好做。如果海州市各区县的负责人都能够像包飞扬这样强势,那么他这个市委书记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就像郭熙焕说的那样,这就是格局。“靖城那边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去管他。”薛绍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冼超闻一下:“你还是要注意跟包飞扬、跟几位投资商的联系,尽量做好配合的工作。”
  “或许有人想要摘桃子,但这个桃子不是那么好摘的,除非包飞扬自己想要走,否则他做的成绩在那里,不是谁想动就能够动得了的。”
  冼超闻点了点头:“我会的,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争取一下,如果包飞扬自己想要走呢?”
  冼超闻也知道以包飞扬现在表现出来的能量和能力,他要是不想走的话,至少靖城市里的那些人是没有办法将他赶走的。但是他觉得靖城市的态度,或许会让包飞扬对那边的环境感到失望,然后选择离开,那或许就是海州市的机会。
  薛绍华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你可以试着提一下,但是不要寄望太多,也不要有什么动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