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3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真是后生可畏!薛绍华在心里感慨,同时也端起酒杯,开始发挥一个陪客的作用:“栗社长的文章,我也常读,刚刚包县长提到的那一篇不知变通者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我也看过,当初我还在傅老身边的时候,傅老也常这样交代我们,有些事,需要变通,有些原则,却一定要坚持。”
  “我敬栗社长,为栗社长的好文章,也为栗社长碰到一个年轻的忠实读者,我们干杯。”薛绍华笑着说道。
  栗良骥现在的心情非常好,对于明显是站在包飞扬这边的薛绍华看着也很顺眼,当即非常爽朗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薛绍华又接着说道:“当然,昨天晚上那种事情,要说有没有涉及什么原则问题,那是有的,据我所知,是我们海州市一名干部的子女说了一些污蔑组织、侮辱包县长长辈的话,这是原则性错误。后者可以是道德问题,前者确实纪律、法律问题,组织上任命一个干部,那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包县长虽然年轻,可是他过往的工作成绩,在望海县这半年所取得的成绩,那是有目共睹的。不要说一个县委常委、副县长,要是靖城市愿意放人,我们海州愿意让他担任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县长,甚至是县长,我相信他也会表现很优异。

  ”
  “可我们有些人就是看不到这一点,看到别人年纪轻轻就身居重要位置,就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黑幕,甚至说出污蔑组织的话,这就是原则问题,对相关人员,我们海州市已经进行了严肃的处理。”
  薛绍华说道,他这样一说,原本还有些想要跟包飞扬较劲的人顿时心里一沉,市委书记在省里绝对可以算是一方诸侯了,就算他们是省报的编辑记者,也不敢随意质疑一个市委书记的权威,尤其是海州市在省里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起码比靖城市高不少。
  虽然薛绍华并没有说他们,但是这个事情一旦定调,昨天的事情也就定性了,他们也就不好再说包飞扬的不是。
  有人抬头看向栗良骥,希望栗良骥能够站出来驳斥薛绍华的话,可是他们却看到栗良骥满脸严肃地点了点头:“不错,我在那篇年轻干部也要老干部帮扶的文章里就提到,对于年轻干部,我们要大胆任用,但是老干部也要保护这些年轻干部,像这种随意的污蔑,不但有损组织威严,对于年轻干部的伤害也比较大,我认为,确实应该严肃处理。”
  几个省报的编辑、记者忍不住差点骂出来,这个栗良骥的态度转变也太快、太彻底了吧?本来对待包飞扬态度好像苦大仇深,一直扬言要让包飞扬好看,没想到到了酒桌上,让包飞扬几句话就轻易策反了  。

  熟悉的人都知道栗良骥这个人的脾气很执拗,一旦他拿定主意、做出决定,很少有人能够让他改变。只能说包飞扬这个年轻人并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竟然知道投其所好,而且一下子就挠到栗良骥的痒处,让栗良骥彻底改变了态度。
  除了极个别人依然执拗地认为包飞扬是预先做了功课,专门针对栗良骥的弱点下手,但大部分人都不会认为包飞扬是突击利用白天的时间搜集了解栗良骥的文章,虽然这样做并不困难,但是包飞扬的秘书陈立白天都跟他们在一起,包飞扬总不可能自己去做这样的事情。
  更具说服力的是包飞扬认出了栗良骥的那两个笔名,就连他们也不知道栗良骥有这样两个笔名,可是包飞扬却能够看出来,可见确实是下了功夫的。
  当然,也有极个别人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应该是王佑德向包飞扬透露了一些消息,所以包飞扬才能知道这些,并提前做好了准备。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知道想要利用栗良骥让包飞扬下不了台的计划,恐怕是没有希望成功了。
  看到栗良骥不但没有反驳自己的话,而且还出言附和,薛绍华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接着说道:“栗社长说得是,这是原则问题,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
  “至于包县长和省报部分同志之间发生的误会,严格来说就不能算是什么原则问题了。要说对和错,我觉得没有那么严重。包县长的坚持和冲动,既有年轻人的血性和张扬,也有一名党员干部所应该有的原则与虎气;而省报的一些同志则是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与维护,还有一些对包县长的误解,双方才因此发生一些冲突,冲突很轻微,缘由大家也能理解,我看大家也就不要再继续斤斤计较了,所谓‘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嘛!”

  薛绍华再一次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向省报的人敬酒:“这一杯我敬大家,希望大家冰释前嫌,成为好朋友。”
  栗良骥第一个端起酒杯响应:“薛书记说得好,要我说,这件事我们报社的有些同志是犯了错误的……”
  “哈哈,栗社长总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王佑德连忙出声打断了栗良骥的话,这个老头最大的特点就是爱憎分明,要是让他继续说下去,恐怕昨天晚上那些人都要被他骂个狗血喷头,大家拿这个口没遮拦的老头没有办法,说不定就会将怒气撒在包飞扬的身上,反而会将事情变糟。
  “既然是冰释前嫌,我看也就不用说谁有错、谁的错误更大了。”薛绍华也连忙笑着说道。

  栗良骥哼了一声,有些不满地瞥了王佑德一眼,却没有再说什么,也让听到他冷哼心就提到嗓子眼的王佑德松了一口气。
  上面的领导都已经做出了表态,其他人不管愿意不愿意,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那些本来还想跟包飞扬别一别苗头的,眼中的兴奋都敛去得干干净净,只有极少数人还有些不服,却有不少人用欣赏甚至崇拜的目光望着包飞扬。
  “琳琳,这个包县长很年轻吧,有没有你家陈立大?”陈立、许琳他们这一桌,坐着的都是年轻的记者和编辑,有人笑着问道,立刻便有几个年轻的女记者编辑看了过来。
  许琳横了同事一眼:“怎么,我们的欧阳才女是不是也动心了?”
  欧阳雪笑道:“我没有那么容易动心,不过我看动了春心的人可不少。”
  包飞扬先在主桌敬了一圈酒,然后站起来去其他桌敬酒。王佑德亲自作陪,大家也都很配合,就连栗良骥都被摆平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再说了,真正跟包飞扬发生冲突的也没有几个人,而且最主要的责任人胡乃军已经被王佑德给打发回去了,至于其他人,也都很明智地在昨天晚上改变了口供,这时候连想找包飞扬麻烦的理由都没有。
  而且,包飞扬摆出来的姿态和诚意也很足,让人找不出毛病。还有副总编王佑德在胖比,许琳、魏晓宁等人说好话,除了极个别人因为心里嫉妒或者其他负面情绪,可能还有些意见,也不会还有什么人心怀不满。
  这件事圆满解决,无论是包飞扬还是王佑德,心里面都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等包飞扬回到座位上,薛绍华、施鹏涛、董允虎等人又先后出面给大家敬酒,在热热闹闹的杯来盏去当中,也让极个别人彻底看清楚了形势。

  冼超闻则有些迫不及待地敬了包飞扬一杯:“包县长,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帮我引荐一下涂总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