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3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县长果然年轻啊,难怪有些人不得不避你的锋芒,不过年轻人也要记得,有时候锋芒太盛可未必就是好事。”栗良骥抓着包飞扬的手,有些不阴不阳地说道。
  “多谢栗社长的教诲,我会注意的。”包飞扬看了栗良骥一眼,他希望通过今天晚上这个晚宴,化解与省报的紧张关系,但并非是向省报低头认错,所以感受到栗良骥的敌意,包飞扬也没有表现得太谦卑。
  栗良骥对包飞扬的态度显然有些不满,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走进大堂。
  省报这一次来海州旅游的人总共有三十多个,其中不少是退休的老干部或者其他单位的关系户,包飞扬在跟他们打招呼的过程中,发现确实还是有些人对他充满了敌意和戒备,也有人带着善意甚至是巴结,但大多数昨天并没有在歌厅的人都用审慎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
  “呵呵,姓包的来头不小,可要是以为花点钱请大家吃顿饭,就能化解这段恩怨,他也未免太小看我们省报的人了。”在栗良骥的身后,几个省报的人小声议论道。
  “你不愿意化解又如何?人家可是来头不小,你没看到海州市的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都来了?连王总编都要巴结,你能拿人家怎么样?”另外一个人说道。

  “我是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是他不能阻止我们的仇恨。”一个省报的编辑说道,他向前努了努嘴:“再说了,我们是不能够怎么样,不过我看栗社长是不会放过那小子的,栗社长可是在王总编面前发话了,咱们省报不能够这么丢人。”
  “栗社长?”有人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栗社长虽然退下来了,不过要让栗社长盯上,那小子不死也要脱层皮。”
  “是啊,栗社长那张嘴可是出了名的得理不饶人啊!听说咱们现任社长都头疼不已呢!”
  “岂止啊,听说省委常委、宣传部那位也头疼呢!”几个人相互看了看,顿时都笑了起来。
  王佑德留在最后,显然是有话要跟包飞扬说:“栗社长对这件事不是很满意,他等会要是说什么,你不要太在意。”
  包飞扬点了点头,有些话王佑德不可能说得太明显,栗良骥作为退休老干部,还要参加省报社这一次在职工作人员的旅游采风,显然他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王佑德让他不要在意,显然有过类似遭遇的人不少。但是包飞扬和那些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和省报的人确实有矛盾,如果任由栗良骥胡来,很可能会让这个矛盾激化。

  包飞扬和王佑德刚说了两句话,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董允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施鹏涛,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冼超闻等人联袂而来。
  包飞扬笑着对薛绍华说道:“薛书记啊,你们这可是有点喧宾夺主啊,今天晚上是我请王总编他们吃饭,你们这一下子来了四个常委,你让我怎么办?”
  薛绍华笑着拍了拍包飞扬的手臂:“飞扬同志,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海州,严格来说,我们才是地主,你也是宾客,是你喧宾夺主才是啊!”
  薛绍华和董允虎是昨天的当事人,他们原本就是要出席的,至于施鹏涛作为海州市宣传部部长,出面接待省报的人也是正常,而冼超闻则是来找包飞扬谈事情的。
  “包县长,听说你从粤东找了一些投资商过来,人还在海州吧?”冼超闻笑着问道,薛绍华、施鹏涛等人也转头看过来。
  包飞扬看了看冼超闻:“是,冼市长不会打算截胡吧?”
  冼超闻打了个哈哈:“哪能呢,不过包县长有这么好的资源,总不能藏着掖着,他们不会都在望海县投资吧?如果他们因为某些原因不会在望海县投资,包县长是不是能够介绍他们来海州看一看?毕竟海州的情况和望海县还是有些不同的嘛  !”
  “是啊,海州的条件比望海县更好!”包飞扬耸了耸肩。一句话说得冼超闻有些尴尬,不过包飞扬又马上说道:“当然,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投资商愿意来望海县投资,肯定是因为望海县有值得他们投资的地方,跟我们竞争的地方又不止一个海州,只要薛书记和冼市长答应不会恶意截胡,等会儿我就帮你们引荐一下。”
  薛绍华和冼超闻对视了一眼,薛绍华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是投资商和望海县正在谈的项目。我们绝不插手,除非投资商自己提出来。并且得到你们望海县的同意。”
  包飞扬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既然薛书记这样说,那我们等会儿去趟三楼,我让方夏纸业的涂总在上面招待他们。”

  天海大酒店的包厢均以海湾命名。比如包飞扬宴请省报的人的包厢名就叫珊瑚海厅,里面可以放四张大桌子,众人都坐下以后,包飞扬首先端起杯子,致开场白:“各位省报的领导、海州市的领导,今天很荣幸能够请到大家一起吃饭。昨天晚上,我和省报的一些领导与海州市的几个同志发生了一些误会,虽然事出有因,但也和本人年轻气盛。不知道变通有关,今天在这里,我先敬大家一杯。对昨天的事情向大家表示歉意,希望大家见谅。”

  包飞扬举起杯子,当先一饮而尽。
  “既然包县长这么有诚意,大家陪一下吧!”王佑德当先举起杯子,饮了一口。
  华夏人的酒桌文化源远流长,而且还在不断发扬光大。如果是别的场合。包飞扬进行道歉的话,就会显得过于示弱。包飞扬也断然不肯说出认错的话,但是在酒桌上这样说了,虽然话的意思差不多,但却不能说他是示弱,只能说他摆出了一个友好的姿态。
  当然,也并不是说包飞扬在酒桌上说出了这样一番话,省报的人心里面对他的意见就会烟消云散,关键还在接下来酒桌上的互动,只有在杯来盏去的过程中,大家的意见才会变淡,感情才会加深,这才是酒桌上的魔力。

  包飞扬也早就做好了准备,早早吃下了尚晓红家传的可以千杯不倒的秘药,准备大干一场。
  为了表示诚意,他在先面向所有人干了一杯,坐下来以后,又招呼大家吃菜。坐在主位上的前省报副社长栗良骥拿起筷子,颇有些不阴不阳地说道:“包县长用词的水平还是挺考究的,不知道变通——这句话放在有些地方,是贬义;放在另外一些地方,却又是褒义。我不明白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听起来好像包县长是在表扬自己啊,现在就是知道变通的人越来越多,坚持原则的人越来越少,我还最欣赏这种‘不知道变通’的人。”

  听到栗良骥这么说,很多人都转头看向包飞扬,有人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准备看好戏。有人甚至还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栗良骥果然发飙了,包飞扬这下子有得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