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21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沅皱眉道:“我对照过地图,现在咱们在的这个位置已经无限接近楼兰古国的遗址了,如果在两千年前的话,咱们现在可能就在楼兰的边境上,,楼兰是丝绸之路的重镇,也是东西方之间的必经之路,他们的边境上能太平吗,在这个地方爆发的战争少说少说也有百十来场的,别的不说,光是汉军伐西域的时候就不知道在这里打了多少仗,除此之外,西域三十六国里还有很多国家在这里作战过,匈奴人、月氏人、乌孙人……数之不尽,但凡有军旅,那就一定有军事要塞或者是留下的一些设施,如果我们一直往楼兰的方向跑的话,或许能碰到一些遗留的军事要塞什么的,到那时候……我们可能还有救,”

  有道理,
  听完曹沅的话,我们都是眼睛一亮,不得不对这小姑娘伸个大拇指,
  他娘的,不愧是北大的教授,还真是有水平,我虽然也了解西域三十六国的历史,但对于发生历史事件的地貌环境还真不熟悉,尤其是一进沙漠更是两眼抓瞎,感觉这里的地形都一个样,除了沙子还是沙子,现在就算是让我往回走我都找不着路,没想到这小姑娘却是一切都了然于胸,光凭这一点我就一个字儿服,
  眼下确实只有这一条可行了,我们几个一合计,就让阿拉依老汉赶骆驼队了,这回阿拉依老汉也知道是逃命,所以拼命的赶着骆驼队狂奔,为了避免骆驼群在跑的时候跑散,除了阿拉依老汉这个驾驭骆驼的高手以外,我们骑得骆驼缰绳都是拴在一起的,

  然而,让我们绝望的是,骑着骆驼趁夜狂奔了两三个小时,我们仍旧是没有见着一个所谓的军事基地的遗迹,反而感觉骑着的骆驼倒是越来越狂躁了,
  这分明就是黑风暴要来的前兆,,
  渐渐的,我们甚至都能感觉到骆驼奔跑的时候下面的沙子在流动了,
  “不好,快看咱们后面,,”

  忽然,在最边上的张金牙扯着嗓子叫了一声,这一声也惊动了我,我连忙打开手电朝身后照去,这一照不要紧,我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因为在我们身后的沉沉夜色中,掀起了一道黑漆漆的沙墙,在狂风的推进下,正以一种排山倒海的架势朝我们奔涌过来,
  是黑风暴,
  没有见过这种狂猛沙尘暴的人永远不知道它有多么的可怕壮观,沙子形成的沙墙足足有十几二十米高,那场面都快赶得上海啸时候的浪潮了,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我已经能感觉到劲风扑面了,

  骆驼群也受惊了,几乎是不要命的在狂奔,
  可惜,它们的速度哪里能赶得上那黑风暴啊,
  没跑多久,我们就直接被那狂野的风暴吞没了,这一瞬间,我感觉大量的沙子抽打在背上,就像是被人重击了一样,一下子拍打的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想张嘴说话完全是不可能的,沙子擦着脸飞过去,那叫一个疼,,
  天地间,除了风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为了保护我自己,我只能把头埋在驼峰之间,这一刻我心里的那种绝望是无以言表的,只能死死抱着骆驼的驼峰,我骑得骆驼成了我唯一的希望,
  我完全没想过有一天一种动物会成为我寄托着生命希望的东西,
  但是,现在只能靠它了,
  有那么好几次,我感觉我骑得骆驼都蹄子一软,身子下沉,差点栽倒在狂风黑沙里,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栽倒,绝无幸存的道理,下一刻就得被直接活埋了,
  我不知道在黑风中狂奔了多久,也看不到我的伙伴,因为可见度真的是太低了,也不敢睁开眼睛,我尝试着睁开眼睛过,可惜立马被扑了一眼睛沙子,眼泪忍不住往外面流,那叫一个难受,从那以后我在没敢睁开眼睛,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我忘记了时间,也不知道时间,总之,最后当我感觉四周再没有风暴、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在一个绿洲里面了,,
  活下来了,
  我心中大喜,骆驼不愧是沙漠之舟,在遇到黑风暴的时候都知道怎么生存,
  我扭头看了四周一眼,发现我的队友还在,青衣、张金牙、周敬、林青、曹沅、伊诗婷……

  和我一起来的人都在,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我们几个的骆驼是绑在一起的,跑的时候自然会在一起,这也是好处,因为是七头骆驼并肩狂奔,所以才能扛得住黑风暴,要是单独的骆驼跑的话,恐怕早被黑风暴卷倒活埋了,
  “咦,阿拉依老汉呢,”
  忽然,伊诗婷一声惊呼将我拉回了现实,我朝四周一瞅,顿时心渐渐沉下去了阿拉依老汉不见了,,
  当初他是单独骑骆驼的,没和我们在一起,难道是被活埋了,
  这……
  没了这个沙漠里的领路人,我们几个何去何从,
  当然,领路人没了还不至于火烧眉毛,
  最重要的是,驮着饮用水的骆驼一直都是阿拉依老汉牵着的,如今也跟着阿拉依老汉一起失踪了,
  也就是说……我们断水了,,
  在沙漠里断水了,
  想想眼下的处境,我们几个实在是开心不起来的,
  “好像……我看见阿拉依老汉是从东面跑的,”
  忽然,周敬弱弱的说道:“当时黑风暴刚刚撵上咱们的时候,他就直接朝东面跑了,”
  东面,那是返回哈密的路,
  这个死老汉,竟然直接抛下我们自己逃跑了,带走了我们所有的水源,如果他没有被活埋在黑风暴里的话,有那些水源足够支撑他活着回到哈密了,
  我狠狠锤了地面一下子,他妈的,这回我们算是彻头彻尾的被耍了,
  “好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青衣叹了口气,看了眼四下:“好在,咱们误打误撞的跑进了一片绿洲,也算是绝处逢生了,咱们休息一会儿还是先查看查看这地方吧,找找水源和食物,总得是先活下来才行,”
  “是啊……”
  说起这个,就连伊诗婷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这次的黑风暴来的怪,十一月了竟然还会出现那么强的黑风暴,能活下来真是咱们的运气,”

  我们几个人都是满脸的苦笑,
  说实话,这一次进死亡之海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比如在沙漠里断水困死、比如遭遇了多伦斗不过战死、甚至是死在一些古遗迹的机关里面,,
  这一切的准备我都已经做好了,
  唯独没想到的是我们竟然会在非风季遇上沙漠里最可怕的黑风暴,
  难不成,这死亡之海真的是被安拉诅咒的地方,
  我甩了甩脑袋,好不容易才平息了躁动的思绪,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我们一行人就商量了一下,起身开始探寻这片绿洲,伊诗婷和曹沅去寻找水源去了,她们两个人里一个是对西域历史、地理颇有研究的北大教授,一个是精通风水寻穴的摸金校尉,组合在一起也算是相当不错的搭档了,找个水源还是不成问题的,毕竟这里好歹也是绿洲,应该有水源,
  何为绿洲,
  绿洲就是在大幅度的沙漠里,以小尺度范围,但具有相当规模的生物群落为基础,构成能够相对稳定维持的、具有明显小气候效应的异质生态景观,
  正所谓水是生命之源,能养活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生物群落最终形成绿洲,关键之处就在水源上了,
  只不过我们无法确定眼下的确切位置,所以也就断定不了供养这个绿洲的水源到底是哪条水系的遗脉,西域三十六国这边吧,别看现在荒凉,沙化的特严重,但在两千多年前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西汉乃至后来的三国时期,这边一直都是水草丰美的草原,水系很发达,不光有孔雀河、塔里木河这些生命脉络,就是我们脚底下的罗布泊以前也是个很大的内陆湖,只可惜2000年来沧海桑田,最终让这里只剩下满目疮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