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444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消息确定吗?”余宣开口问道。
  “确定,和阿虎所说的能对得上,方逸和彭斌的确是进入到野人山里了……”
  陈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郑家在缅甸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这次直接是询问军队的一位高级将领得到的消息,对方没有必要因为已经逃掉的彭斌去得罪港岛的郑家。
  “野人山,那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余宣对缅甸的了解,并不在陈凯之下,他知道当年远征军在野人山整整丢掉了几万人马,这都是非战之过,可见野人山的环境之恶劣。
  “老师,这点您不用担心……”

  陈凯说道:“彭家在野人山有后手,他们早在几年前就打通了野人山的道路,按照阿虎的说法,他们最晚这几天也应该从野人山里出来了……”
  “嗯,那就好,要是方逸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小子……”
  听到陈凯的话,余宣也是松了口气,对于彭家在缅甸的势力,余宣还是很了解的,对别人来说是死亡之地的丛林,对生活在缅甸的彭家而言,却是他们栖息的家园。
  “老师,您放心吧,方逸兄弟一定会没事的……”看到余宣这几天首次露出笑容,陈凯也变得放松了起来,这段时间他可是被余宣给逼的不轻,要不然陈凯早就跑回内地去打理生意了。
  “对了,缅甸现在的局势如何?”余宣忽然开口问道。
  “还在打,不过已经缓和了不少……”
  陈凯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政府军虽然最初吃了不少亏,但是他们背后有国际社会的支持,现在已经稳定了局面,局势反倒是对彭家和克钦族的人有些不利了,现在双方更倾向于用谈判解决这次争端了……”
  缅甸的战争,几乎每一次都是争斗之后就会开始进行妥协,彭家和盟友们打到现在,已经是把政府军给打痛了,接着打下去的话,得不到国际社会支持的他们,肯定是会吃亏的,所以他们已经释放出想要谈判的信号。
  而政府军对于缅甸那微弱的掌控力,在这一仗之后更是降到了冰点,他们也怕另外一些族邦趁火打劫,是以同样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两边的高层其实已经在秘密接触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那就是需要政客们在谈判桌上去解决的了,无非就是哪方多占一些利益,另外一方进行一些退让罢了,说不定等个几年政府军变得强大起来,或许还会再发生一场战争。
  “那仰光现在通航了没有?”余宣沉默了一会,继续问道。
  “还没有通航,不过两方控制地盘的局势,已经算是比较稳定了……”

  在彭家盟军和政府军大打出手的时候,有不少的小势力,也在其中浑水摸鱼,不过当战争进行到了尾声,两边都开始清理起那些武装分子来,缅甸的局势反而要比方逸他们进入的时候稳定多了。
  “我等会和彭老大联系一下……”
  余宣沉吟了好一会,开口说道:“你现在去准备,咱们明天飞云省,然后从云省进入缅甸,等方逸一出来,咱们就把他给接回国内,不能再出任何事情了……”
  余宣和彭老大也有些交情,事情又关系到彭斌,所以余宣相信,彭老大会给自己这个面子的,别的不说,他在进入缅甸之后的安全还是能得到保障的。
  “什么?还要再回缅甸?”

  听到余宣的话,陈凯不由惊叫了起来,他是个商人,如果能看到成倍利润的话,陈凯不介意去冒一定的风险,但现在去缅甸危险很大就不说了,更主要的是完全无利可图啊。
  “方逸给你的那些原石,你好像还没付钱吧?”
  余宣紧紧盯着陈凯,说道:“如果方逸要让你付现款去买那些料子,你能掏得出那么多钱吗?陈凯,有时候这人啊,不能总是把眼睛盯在钱上面,否则人味就会变得淡了……”
  对于子侄辈的陈凯,余宣从来没有说过如此重的话语,他这番话一说出来,陈凯的脸顿时就红了,因为余宣的这话正说到了他的心里,点出了他的问题。
  “余叔,我……我去还不行吗?”
  被从小看着长大的长辈如此训斥,陈凯的脸面也有些挂不住了,当下说道:“叔,这趟我自己过去就行了,您放心,带不回来方逸,我也不回来了……”

  “你自己去?陈凯,你和彭老大有交情吗?”
  余宣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想让你出事,只是想看到你能像个男子汉一样去承担责任,方逸是你的朋友,在生意上算是给予过你帮助,所以接他回来,也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叔,我明白了,是我让你失望了……”
  陈凯闻言低下了头,他仔细想想的确是这么回事,方逸看在余叔的面子上,根本就没有和自己提那些原石付款的事情,而在方逸现在失去消息之后,余宣想让自己陪同前去寻找方逸,自己还推三阻四,确实有点过份了。

  “这次去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让你去是因为我年龄大了,身边总要有个人才好……”
  余宣摆了摆手,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别订票了,我问郑家借用一下他们的私人飞机,明天一早直接飞云省,晚上咱们在缅甸境内住,我会把行程都给安排好的……”
  这次余宣来到港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偿还郑少恭的人情的,就在前几日的时候,余宣帮他解了一块翡翠料子,用极其精确的眼力判断出了一块原石中翡翠的走向。
  而如果按照郑氏珠宝那位鉴定师的判断切石的话,郑家在这块极品翡翠上,最少也损失五千多万港币,也就是说,余宣这看似随意的指点,却是让郑家避免了一次很惨重的损失。
  仅仅就是这一块料子,余宣欠郑少恭的那点人情,也都是还给对方了,而后几天,余宣又作为主创人员,对郑家准备参加国际珠宝展的那件珠宝,又提出了不少意见,可以说,这件极具中国风格的艺术品,百分之八十都出自余宣的灵感和建议。
  所以现在事情算是反过来了,已经不是余宣欠着郑少恭的人情,而是郑少恭欠了余宣的,现在他所住的这家豪华五星级的总统套房,每天数万港币的开支,可都是郑家支付的。
  “老师,国内对私人飞机的控制还是很严格的,要不,咱们还是坐航班走吧?”
  听到余宣的话,陈凯犹豫了一下,他知道以自己这位老叔的面子,是能让郑家专门送这一趟的,可是国内就没那么好说话了,陈凯自问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能摆平那些相关部门。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找人打招呼……”余宣要是办不到,也不会如此安排了,当下摆手打断了陈凯的话。
  别看余宣虽然只是一位文物古董鉴定专家,但这年头,官场附庸风雅的人可是不少,余宣又是个爱交朋友的性子,几乎在各个行业以及不同领域里都有很多熟人。
  而余宣在云省和缅甸的能量,也远超陈凯的想象,他借用了郑家的私人飞机,竟然将其停在了边境一处半民事办军事化的机场里,而早已安排好的车辆,直接从机场就把余宣和陈凯给接了出去。
  日期:2016-07-2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