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互相说的挺客气,但两人都选择性的略过了握手的环节。主要是孔嵘根本就没有伸手的动作,做为客人更不能主动了。
  几句开场白说完,屋子里却陷入了平静。孔嵘没有说话,就那样盯着楚天齐,似笑非笑,不知是要从楚天齐脸上发现点什么,还是有什么其它用意。感受着对方目光中的审视,感受着寒暄背后的虚伪,楚天齐也没有说话,就那样微笑的和孔嵘对视着。
  看似屋子里没有任何响动,但两人的内心却并非风平浪静,都想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两人足够沉稳,也都足够用心,但似乎都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
  孔嵘当然明白楚天齐来干什么,但楚天齐来的时间点有点太巧,巧的让他不由得产生了联想。
  从孔嵘的脸上,楚天齐没有看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知道拨款是否已经准备到位,不知道对方会如何进行刁难。但他相信,对方肯定不会痛痛快快拨付,只是不清楚会采取明的还是暗的方式阻挠。
  过了足有六、七分钟,孔嵘面带笑容开了口:“楚主任,今日怎么得空,到我这简陋之地了?”

  “孔局长,太谦虚了,谦虚的都有点不真实。你这里要是简陋的话,那么我的办公场所就只能用寒酸来形容了。”楚天齐也微笑着说,“今日前来叨扰,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想必孔局长心知肚明吧。”
  孔嵘忽然笑了:“哈哈哈……楚主任打哑谜。你不觉得现在来的有点早了吗?”
  “哈哈哈”,楚天齐也回敬了笑声,然后说道,“孔局长是聪明人,俗话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孔嵘没有马上接话,而是把目光狠狠的射*到楚天齐脸上。他想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究竟是巧合,还是闻风而来?因为这时间也太巧了,政府拨款刚刚到位,老东西刚刚警示完毕,这小子就来了。可是让孔嵘失望了,他什么想要的也没看到,只看到对方嘴角自信而又略带讥讽的笑意。再结合那句“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他觉得对方应该是有备而来。
  如果楚天齐要是知道,对方把自己的装象当成了提前知晓消息,当成了有人撑腰的话,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滑稽一笑呢!
  孔嵘收敛了笑容,伸手按下了电话免提键,然后在上面摁了几个数字。电话一通,他对着话机,说了句“过来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时间不长,敲门声响起。在得到允许后,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正是上次见过的黄美丽。黄美丽看都没看屋子里的客人,而是径直走到办公桌前,站在那里。
  孔嵘指了一下楚天齐,对着黄美丽说:“马上去给开发区办手续。”
  黄美丽一愕,迅速看了看楚天齐,又看了看孔嵘,显然是不太明白。
  “马上去给开发区办手续。”孔嵘又强调了一遍,脸上冷冷的。
  “哦,好的。”黄美丽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看着屋门再次关上,孔嵘一笑:“楚主任,这样可以吗?”
  听的满头雾水,但也明白了刚才的安排,楚天齐点点头:“非常可以,谢了,告辞!”说完,站起身来。
  “不送。”孔嵘说着,身子往椅背上一靠。
  带着一种不踏实,楚天齐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当时的过程太简单,也太顺利了。现在想起来,还是顺利的不真实,顺利的很蹊跷。

  以自己和孔嵘糟糕的关系,以孔嵘的狭窄气量,楚天齐认定对方肯定会进行阻挠,他当时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准备,当然主要是指心理准备。但具体事情会怎么发展,只能见招拆招了。他当时预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假如自己不足以让对方放行的话,那就只能去找县长。要是还不行的话,就去找县委书记柯兴旺,让他评评理,看他是否就敢明目张胆支持孔嵘的挟私报复。
  心理准备很足,可是在局长办公室的时候,两人只是简单的几句对话,就像电影中的场景一样,然后自己就带着忐忑出来了。这种忐忑一直持续到刚刚郝玉芳来电话前。
  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为妖。楚天齐想了很大一会儿,也没有想清楚,也不知道孔嵘这次为什么没有进行刁难。
  “笃笃”,敲门声响起。
  收拢思绪,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王文祥进来了。

  王文祥满面喜色,走上前来:“主任,拨款到帐了吧?”
  “到了。”楚天齐回答的挺平静。
  坐到对面椅子上,王文祥伸出了大拇指:“主任,厉害,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我们跑了那么多次,连他个笑脸都没混上,更别说有一句人话了。你只是去露了一面,他就乖乖的答应办事,而且才一天就拨款到位。看来那小子,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是吗?老王你这话有语病,我也是老实人呀!”楚天齐一笑,“我看原因不在这儿,应该是你得罪他了。难道你真上过他的女人?”
  这话有失领导身份,但王文祥总想在这事上看自己笑话,楚天齐就想调理调理对方,反正现在身旁也没别人。

  “这,这,让主任笑话了。”王文祥尴尬的支吾着,“那,那不过就是一句气话而已。”
  正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
  得到楚天齐允许后,郝玉芳走了进来,看到王文祥在场,她欲言又止。
  楚天齐看出她的为难,说道:“讲吧,王副主任也不是外人。”

  郝玉芳点点头:“主任,钱已经到了,现在怎么办,是先发一部分,还是……”
  “先等等再说。”说着,楚天齐看向王文祥,“王副主任,你说呢?”
  “对,对,等等再说。”王文祥马上附合着,“反正也才到了百分之二十。”
  楚天齐稍微一楞,然后面色一整:“王副主任、郝股长,政府拨款的事,包括拨款金额,现在仅限我们三人知道,如果谁泄露出去的话,后果自负。你们先回吧。”
  郝玉芳点点头:“明白。”
  王文祥脸一红:“是,是。”
  二人说完,走了出去。
  屋门关上了,楚天齐马上拨打了候三的电话,听筒里传来冷冰冰的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又拨了两次,还是同样的答复。
  这已经是第三天联系不上,三天里他至少拨过二十多次了。
  楚天齐放下电话,他不禁自问:“真的要签吗?”
  问完,又自答着:“不签又怎样?还有其它办法吗?”
  停了一会儿,他才缓缓的说道:“再等等,再等一天,就一天。”

  楚天齐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能等来什么,可能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吧。
  虽然说了“再等等”,但楚天齐心里明白,自己就是不甘心而已。哪有那么多奇迹?奇迹也不能总降临自己头上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