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2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上了门,三叔往里走,说谁来了?
  萧璐琪笑了,说你们过去就知道了。
  我随着众人来到了客厅,瞧见那座椅上有几个熟悉的身影,此刻正好站了起来。
  陆左、朵朵、还有杂毛小道?
  他们竟然来了!

  我心中满是欢喜,赶紧迎了上去招呼,陆左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先招呼萧家众位长辈,拱手寒暄。
  对于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出现,萧家众人都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来,他们应该都挺熟的,所以相见寒暄许久,这时萧克霞过来沏茶,大家方才各自找地方落座,萧大伯坐在两人对面,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杂毛小道说刚刚到不久。
  萧大伯说从臧边赶来的?
  杂毛小道回答是。

  萧大伯问是为了陶陶吧?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路上的时候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消息,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于是便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先回家来,听璐琪说起你们去了茅山,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所以便在家里等着你们的消息,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们会多待几日呢。
  萧大伯眯着眼睛,说这消息传得还真的是很广啊,连臧边都听闻了?
  陆左在旁边笑了,说正是因为这般张扬,看着像是陷阱一般,我们方才没有直入其中……
  萧大伯转头看向了陆左,说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委屈你了。
  陆左十分豁达,耸了耸肩膀,说我这事儿,都是些小事情,权当是一种磨难,孟子他老人家不是说了么,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些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笔财富。
  萧大伯叹了一口气,说你能够这般想,那是好事,不过国家对你们这样的功臣如此苛刻,是有愧的……

  陆左依旧微笑,不过面色却认真起来。
  他说大伯,你这般说不对,谁也代表不了国家,你不能,别人也不能,至于我是否有罪,是否能够洗脱罪名,这件事情需要时间来证明——对了,你们去茅山,都发生了什么,说来听听。
  萧大伯没有再矫情,而是将在茅山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们提及。
  听完之后,陆左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嗯,看得出来,这个陷阱是冲着我们两个来的——有人知道我们重新现世,心里面慌啊……”
  杂毛小道笑了,说我们在天山神池宫那里闹了那么一出,消息就已经瞒不住了。
  陆左说收编了神池宫,有些人的势力很膨胀啊。
  两人聊了一会儿,萧大伯便问起了杂毛小道最近之事来,而陆左却站起了身来,朝着我招了招手,说陆言,走,我有些事情找你聊。
  陆言起身,朵朵跟随,我与屈胖三也一起离开堂屋,来到了侧厢房里。
  当着朵朵和屈胖三的面,他看着我,说当初你与小妖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没有说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嗯?
  听到这话儿,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说道:“啊?对了,我怎么没有瞧见小妖啊,她人呢?”
  陆左摇头,说她不见了。
  我讶异,说什么不见了,她跑哪儿去了?
  陆左说我也不知道,我和老萧回到臧边日喀则的时候,找到白居寺,喇嘛们告诉我她已经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我才想问一问你,她跟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有没有说过自己会去哪儿?

  我沉思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儿头疼。
  小妖最想做的,肯定是找到陆左,跟他和朵朵在一块儿。
  她留在日喀则,也是与宝窟法王联络,希望能够得到陆左的消息,怎么会不翼而飞了呢?
  陆左瞧见我一脸懵逼,叹了一声,反而安慰我,说别多想,说不定她贪玩,去去别的地方玩儿,倦了就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我朋友阿龙……”
  陆左说你放心,他在朵朵的师父那里修行,安全没有问题。
  这般说我就放心了,然后我跟他谈及了分离之后的事情,包括兰德公司弗朗西斯的事情,还有雪瑞回返和许鸣的事情,然而还没有等我们说完,这时大门处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陆左一听,脸色便严肃了起来,匆匆走到客厅里去,而这时萧大伯则起身来,走到院里,问道:“谁啊?”
  门外有人朗声说道:“宗教总局下属特勤四组,易平,前来拜访……”
  宗教总局?特勤四组?

  听到这话儿,萧大伯皱眉,回过头来看向了杂毛小道和陆左,脸色十分难看。
  很显然,关于陶陶之死这件事情,已经确定是茅山宗用来给左道下的套,只不过两人并没有傻乎乎地跳进去,而是提前在萧家这儿等待,但是除了茅山宗,宗教总局也参与了进来。
  这帮人不知道是早就守在此处,还是一路跟随着我们而来,总之倘若让他们发现陆左在这儿,事情可就麻烦了。
  时至如今,陆左身上还背负着一个通缉犯的罪名。
  也就是说,宗教总局是官,他是匪。
  而经历过天山神池宫变故之后,有许多人也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下闻名的左道,又走到了一起来。

  所以杂毛小道也绝对不能够给人发现,要不然凭着这帮人的嗅觉,肯定能够翻天。
  倘若是查出来,句容萧家一个“窝藏罪犯”的名头肯定是跑不了。
  而且,对方是官方,背后是宗教局、有关部门甚至整个国家,我们这儿的人,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都不敢对他们做些什么。
  怎么办?
  萧大伯的目光在左道身上巡视了一圈,而陆左却笑了,低声说道:“让他们进来搜便是了,我们藏起来。”

  三叔起身,说我带你们去房间里。
  陆左摆手,说用不着,我自有手段,万无一失,你们当我们没来过就是了。
  说罢,他带着杂毛小道和朵朵,朝着后院走去。
  看着他们的身影离开,萧大伯方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院子前庭来,将门给打开了来。
  只见门口站着一队人马,十几个人,全部穿着灰色中山装。
  为首的一个,却是个精干男子,脸上堆着笑,瞧见萧大伯开门,赶忙敬礼,说原来是萧局长,失敬、失敬……
  萧大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说别这么说,我一个退休的老头子,算什么局长?特勤四组,好家伙,我萧家这是犯了什么大案要案,需要你们这样的精锐部队过来盯梢?
  那位自称易平的男子赔着笑,说老领导你多虑了,我们这次过来,只是想要跟萧应文、萧应武同志咨询一些事情,没有别的意思。
  哦?
  萧大伯眯眼打量了对方好一会儿,方才说道:“那进来吧。”
  陆左既然说有手段躲避,那么自然是有把握不被人瞧见的,而与其扭扭捏捏,不让人知晓,还不如放他们进来,将事情给说清楚了去。
  萧大伯带人进来,来到了客厅这边,而茶盏什么的,刚才萧璐琪已经收拾妥当,请这位易组长落座之后,他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众人,然后询问起了各人的身份来。
  日期:2016-07-2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