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772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点了饭菜坐好时,看见她们5人一同从饭堂门口走了过来,滕儿先看见了我们朝我们招手,夏末抬眼与我对视时,我的心又在紧张的跳动了,早上她考试时显得成熟娇媚,而在这一刻,显得清纯时尚,喜欢她穿着休闲帅气的冬装。
  “让她们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好久没聊天了。”张凯边向她们招手边和我说着。
  她们走过来坐了下来,调侃着他,他幽默的回应,大家开心的笑说着,只有她默不作声,微笑的听着,我看着她一眼她也看了我,接着逃避开低头看手机。
  都打好饭菜后接着聊天,其实也没多留意她们聊什么,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想她!虽然她就在我眼前。
  “末末,现在你已经爱上吃芹菜了,真好!”在她快吃完饭的时候观察到她居然把配料中的芹菜都吃完了,很是开心,这是听了我之前的话吗?忍不住和她说着,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害羞的笑了。她对我总很腼腆,对姐妹却放得很开,有时会觉得郁闷,感觉和她的距离忽远忽近。

  “夏末!”突然听见有人叫着她,抬头看去,是一位打扮很潮偏中性的女孩,似乎哪里见过,在回想的时候天希一眼认出了是那天去看末儿演出时见过的那位女孩,她就是DK。
  夏末看到她后开心的站起来上前和她拥抱,这举动让我顿生醋意,和刚才的默不作声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对眼前这位女孩非常热情。
  “她不去做模特可惜了,骨架真好。”在她俩去另外一张桌子坐着的时候,文文半眯着眼双手撑着下巴细细打量着DK。
  “我怎么觉得她好帅啊?说不出的气质美。”天希也是毫无忌讳的看着她。
  她中性确不失有着女孩的美感,五官特别精致,给人一种冷酷感,令人觉得难以靠近,可是她看着夏末的眼神是温柔的,心中莫名惆怅起来,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我先去琴房了。”不想看着她俩开心的说笑,收拾好餐具站了起来。
  “你还去琴房啊?好不容易主修的考完了,该歇歇了。”滕儿说着我。
  “想去练钢琴,你们慢慢聊。”说着张凯跟着我离开了。

  日期:2016-07-24 22:23:03
  开了琴房无心练琴,看着窗户发呆,心里很闷,有点厌烦现在的状态,没过多久又把琴房钥匙还回了琴管,走出大门时仰望着天空,心里想着此刻我该做什么?
  突然想到了天台,那个我俩的私人聊天“会所”,是有多久没去了?
  坐在我们经常坐的天台石阶上,想起了那时我们畅怀的聊着理想,彼此毫无保留的说着心事,开心时大笑,感性时依靠在一起。而此时,很孤独,孤寂得感到害怕,耳边只听见风声。打开mp3,听着音乐,控制不住的想她,想她……
  发呆了好久才回宿舍,这时她们都在,各自做着事,看见她在阳台打电话,故意不多去理会,洗澡后早早上床睡觉了。
  日期:2016-07-24 22:28:39
  第二天很早醒来,睁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床板,忍着不要侧身去看她,今天要考专业笔试,强迫自己去背课程的重点。
  一小时后起身洗漱换衣服去饭堂吃早餐,第一次一个人这么早来这里,很少人,没去多看想吃什么,随意在靠近眼前的食物窗口点了一份汤面后打开书本看了起来。
  正看得入神时,突然有人把一杯豆浆和包子推在了我眼皮底下,惊吓的抬起头看,是她。
  心,疯狂的跳着,瞪大眼睛微张着嘴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
  “刚新鲜出炉了你爱喝的豆浆和奶黄包,这碗面你只吃了三分之一,不合你胃口。”她站在我面前,双手撑着桌面带着一点酷而又微笑的和我说着。
  “你怎么那么早?”我的脸很涨热,现在才七点半不到,往常她还在赖床。
  “你不也很早么?”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坐下来后拿起她那杯豆浆喝了起来。
  “你这外套真好看,什么时候买的?我第一次见你穿。”她身上穿着一件休闲宽松的绿色绒毛大衣,质地很好,里面衬着一件白色的很酷的卫衣,颜色搭配低调却不失凸显她的穿衣风格,简单而精神,她总给我的感觉很干净,没有一丝污点,会不想让人去触碰她。
  “姑姑给我买的,她怕我不够衣服穿,那天她拿了给我你刚好不在。”她食欲很好,大口的吃着馒头,忘记了豆浆很热,一口喝下去烫伤了她的口,痛苦的皱起了脸。
  “很疼吧?”忍不住笑看她。
  “………………”她手按住了嘴巴,脸憋红,眼睛也红了,说不出话。
  “没事吧?”开始紧张,伸手想去拿开她的手让她给我看看。
  “幸好昨晚唱完歌了,疼死我了。”她像小狗狗伸出舌头哈着气,接着拿起我吃过的面大口的喝着汤。
  “昨天你唱得真好......”说出这话后知道意识到说漏口了,马上止住。
  “嗯?”她用纸巾擦着嘴巴的手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
  “噢,斯洁和我们说的。”反应快的说谎。
  “你怎么那么早起来了?不像你啊。”她认真的看着我问。
  “昨晚早睡,所以早醒了,你呢?”我也认真的看着她。

  “昨晚浅睡,所以早起了。”她避开我的眼神低头吃了起来。
  “怎么了?”小心翼翼的问着。
  “……没什么,你吃好了吗?”她想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了。
  “嗯。”其实我还想问,她是不是知道我早起了所以她也早起了?可是没敢问下去,怕自己自作多情。
  “那……。你是去琴房还是课室?”她突变羞涩的问。
  “你呢?”我反问。
  “不知道......”她很干脆的回答着我。
  “……”我心中知道答案了,可能我不是在自作多情,激动与兴奋随着血液一起流动,胀满胀满,再胀满,可外表掩饰得很好,压制住了此时的情绪。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