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3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纸的本质就是一种纤维,布也是一种纤维,包飞扬虽然对郭明哲说的这种涤纶纸并不是很了解,但理论上来说倒是有可能的。
  他笑着说道:“那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望海虽然不生产涤纶,但是精细化工需要的量本来就不多,周围的凤湖、沪城都有大型化纤厂,而且绝缘纸的市场也很大,是个很不错的方向。”

  大家在包厢里围绕各自的意向和望海县的发展畅谈了一个多小时,总的来说,在望海的投资项目对他们来说都算不上是大项目,也就只有方夏纸业、金光集团的投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涂小明带过来的这些人主要包括了两种人,一种就是跟涂小明一样,是权贵子弟;另一种则是看上了他们权贵子弟的身份,想要结交的商人,但他们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一些真材实料。
  方云凡、詹怀信等人在体制内的工作虽然都不怎么上心,在外面做的企业也多是靠人打理,并凭借自身独有的资源进行运营,但是他们本身的素质都很不错,受过良好的教育,接触过的事物比较多,眼界比较开阔,对市场与企业的经营都有一些实际经验,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比较讲规矩。
  对于一个手上拥有资源和权力的人来说,如果没有一定的底线,想要捞钱会变得极其的容易,但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而且很容易出事。

  而良好的素质、开阔的眼界与不错的能力让大家很容易谈到一起来,对望海的发展、产业的发展,乃至国内和国际的经济走向,大家都有一些很精要的认识,而他们的有些看法也会对包飞扬产生启发,比如他们都觉得望海县的摊子铺得有点大,其实只要抓住造纸和养殖这两个支柱产业,就足以成为经济强县,进入全国县域经济百强,望海县毕竟不是地级市,在位置、交通、人口、教育等基础条件上还存在很多不足,不应该揠苗助长  。

  包飞扬认识到自己太想将事情做得尽善尽美了,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以他的能力和资源,用来建设一个小县,尤其是像望海县这样一个发展空间并不大的县,确实有些大材小用。
  包飞扬接受了大家的意见,决定重点打造造纸和滩涂养殖开发这两个产业,另外就是港口和交通建设。如果能够将这几件事情做成,未来望海县肯定会发展成为经济强县,成为百强县肯定没有问题,并且为望海县的长远发展奠定基础。
  港口和公路、桥梁都属于基础设施建设,通常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应该由政府进行投资,尤其是相对港口的商业属性,望海县这一次要修建的冠河大桥与临海公路都是很基本的交通设施。
  “陈港的招商建设是放开的,只要有人愿意投资,我们都欢迎,尤其是直接投资。”包飞扬说道:“至于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我的想法是政府投资建设,不收费,但是望海县政府没有这么多钱,除了争取上面的支持,还要想办法进行借贷,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
  郭熙焕等人相互看了看,郭熙焕说道:“我们是搞产业资本的,如果要借贷,恐怕还是得找那些国际银行,我可以想办法联系一下,但是不敢保证他们会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行,那就麻烦熙焕兄了!”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

  产业资本和借贷资本不一样,虽然他们获利的目的是一样的,但是借贷资本对风险的控制要求会比较高,产业资本通常要求的回报率会更高,而且更看重对产业的影响与联合。
  郭熙焕等人都是做实业的,将大量资金变成债券并不符合各自的利益和方向。
  当然像明珠集团的郭家也不是没有金融资产,但郭熙焕也只是明珠郭家的第三代,除了对自己控制的部分产业拥有比较大的发言权,对涉猎很少的金融资产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力。
  包飞扬对此也比较理解。
  实际上,有关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的投资方式,包飞扬与海州方面还存在一定的不同意义。海州方面希望对冠河大桥进行收费,因为冠河大桥不仅横跨冠河这条大河,而且连通海州与靖城两个地级市,收费是很正常的做法。

  但是包飞扬却认为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是望海与海州之间最基础的一条公路,只能够保障最基本的通行能力,这可以说是政府应该提供的。大桥建成以后,对两岸的经济发展将会有很大的推动,政府完全可以从招商、税收、土地收益和就业等方面获得足够的回报,因此大桥与公路应该不收费。
  海州方面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认为冠河大桥对望海县的价值要比对海州的价值更高,如果不收费,双方等额投资,那么海州就吃亏了,因为将来通过冠河大桥的车辆都是望海县或者说靖城市的,是靖城市占了便宜。所以他们提出来,要么靖城市承担全部投资,要么双方等额投资、并平均瓜分收费所得。
  在上午和海州市副市长冼超闻的商谈中,双方就这一个问题交换了问题,但还没有细谈,包飞扬更倾向于不收费,但也不排除收费的方式,因为相比没有桥,哪怕是收费大桥,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  。
  晚上,包飞扬在天海大酒店订了两个包厢,其中一个在三楼,一个在二楼,他让涂小明在三楼款待大家,而他则要在二楼宴请省报的人。
  包飞扬让陈立负责联络、许栋梁在下面打点,知道省报的人就要到了以后,他才来到酒店大门口,迎接他们的到来。
  “呵呵,包县长,你真是太客气了,让你在这里迎接,我们怎么好意思?”王佑德笑着跟包飞扬握了握手,然后给包飞扬介绍身后的几个人,包括几名中层和已经退休的前省报社副社长栗良骥。
  虽然说王佑德刻意控制昨天夜里事情的传播,但也没有强硬的监控,省报旅游团内部,包括栗良骥等人也已经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像王佑德、包飞扬等人预料的那样,确实有人对王佑德昨天的处理很不满意,栗良骥就是其中之一。
  日期:2016-12-2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