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3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想了想,这个结果显然让他不是很满意:“可能我必须要申明一点,请大家过来。首先当然是请大家帮忙,帮我将望海县这个地方的工作做好,大家能够来,这份情谊我一定会记在心里。其次我也希望跟大家一起发展事业,我的事业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各位的事业自然就是企业越做越大,赚的钱越来越多,如果一件事对我有利,但是不能够让大家赚钱。我觉得那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不能够找大家。”

  “刚刚熙焕兄提出来的这个投资基金,我觉得是挺好的一个方式。不过我觉得还是要由专业的人来管理,用市场化的方式来运作。明哥在方夏纸业公司这边已经有不少事情了,让他再管这个基金,我觉得以后我就见不到涂书记了。熙焕兄这边应该能够找到专业的人吧?”包飞扬问道。
  包飞扬的意思是将这笔资金当做一个孵化基金,利用资金来推动中小企业在产业园区落户,很多地方这都是政府在做的事情。不过望海县没有钱,通过市场方式或许还是一种更好的方式。
  他有信心让这个孵化基金赚钱而不亏钱。但是郭熙焕等人的情他也必须要领,因为不是冲着他这个人的话,郭熙焕他们是不会到望海来搞这个基金的。领这个情,将来就要还这个人情,包飞扬不希望通过权钱交易这种方式,他希望让大家通过正常的市场渠道赚钱,包括这个孵化基金,也可以通过市场化的运作赚到钱,而不是亏钱。
  “孵化基金?”郭熙焕点了点头,对包飞扬提出来的这个概念很感兴趣,这也是很多创业园区比较流行的一种做法,在国外的高科技产业非常普遍,而用在传统行业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不过西方发达国家一般不会有人特意去孵化传统产业,因为西方国家经济上的市场大多由市场决定,而传统产业各方面都已经成熟了,利润空间没有那么高,这对逐利的资本来说,完全不值得冒险。
  孵化基金和产业资本最大的区别就是孵化基金通常是在企业创办初期,也是最需要资金,同时风险也最大的时候进入,等到企业度过初创期,孵化基金就会通过股权转让、回购等方式退出,并不谋求企业的控制权,而是以赚取利润为最大目的。
  当然,因为孵化基金是在初创期进入,承担的风险最大,要求的回报率也会比较高。这种回报率通常并不是约定的利率,那就成高利贷了,回报是通过股权出让,初创企业走出初创期,发展得越好,孵化基金转让股权的时候就能够获得更高的回报。
  国外有一些资本就专门做孵化投资,当然针对的主要是高科技企业,以及后来的互联网企业,并逐步演变成为后来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而孵化基金逐渐成为国内的高科技园区、大学工业园区支持高知创业、科技企业创办和入园的一种方式。
  包飞扬将这个概念引入到望海县的产业园区,对于缓解一些想要投资上项目,但是资金又比较紧张的投资者所面临的资金问题,肯定大有裨益,而且也能降低他们的风险,提高他们的投资积极性。因为孵化基金不是贷款,孵化基金不会找你要钱,如果你最后的发展不如预期,甚至做亏掉了,孵化基金也不会找你要钱,会自己承担投资损失。
  也正因为如此,孵化基金的管理要求就很高,他们必须判断一个项目的投资前景,还要判断项目执行人有没有实现计划的能力,当然更要判断申请人是不是个骗子,这种情况也是不少的  。在互联网时代,很多人就是热炒概念,拿风投的钱赌一把,输了也不是自己的钱,赢了就大家一起发财,甚至还有一些人拿了风投的钱就自己潇洒掉了,项目却没有任何进展。
  郭熙焕想了想说道:“做投资的人才不难找,难就难在既懂投资,又懂产业发展,还对内地情况比较了解的人难得,我现在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詹怀信、方云凡等人也摇了摇头,倒不是真没有这样的人,而是这样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有很重要的工作,将他们派到望海来,不合适。

  包飞扬道:“实在没有,也可以先找人代理一段时间,等找到合适的人选以后再换。反正暂时来说,基金的出手可以谨慎一点,也确实不需要急着出手。”
  对于这样的安排,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这时候服务员将他们点的茶水零食送了进来,包飞扬拿起茶壶,表演起了茶道,他给郭熙焕倒了一杯龙井,然后对他说道:“熙焕兄,是这样的,我打算对望海县县属的航运公司进行整改,不知道熙焕兄有没有兴趣参与?”
  郭熙焕低头抿了一口茶水,问道:“望海县的航运公司情况怎么样?”
  郭熙焕本人,包括明珠集团当然看不上望海县这个小地方,郭熙焕来望海,投资的是涂小明和包飞扬这两个人,当然也有方夏陶瓷的关系在里面。孵化基金就是他们的投资,其他的,至少郭熙焕不打算参与太多。
  包飞扬道:“规模很小,原来主要就是跑海州港,也会跑琴岛和连海,我在想陈港这边以后还是以到海州的转口为主,不过县里以后发展滩涂养殖,向日本出口水产品和蔬菜,可以直接从陈港出发,需要增加几艘万吨级的海船。”
  郭熙焕想了想说道:“如果包县长打算长期在海州湾附近发展,我是有打算在海州港发展货运业务,海州港的货源情况我并不是很满意,你提到的这些也是一个发展方向,就算我们不做的话,也可以合作,明珠集团那边有不少可以跑这种路线的小船,我们也可以投资。”
  包飞扬点了点头,望海航运公司虽然不一定能够有多大的规模,但起码要有一定的运输能力,可以让公司摆脱现在的经营窘境,也能够在当前县域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别的航运公司不愿意进来的情况下,保证货物出港有更多选择。
  包飞扬坦然说道:“我在望海县任职的时间不会太长,不过方夏在望海县的投资会是长期的,纸业也有望成为陶瓷之外,方夏集团的一个主要业务,我想纸业和陶瓷都可以算是材料,方夏集团以后的发展方向也应该是材料和新材料,大家以后说不定会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郭熙焕等人会意地点了点头,包飞扬点出方夏在望海县的投资,而且纸业会成为方夏集团的核心业务,也就意味着包飞扬和方夏不会轻易放弃在望海县的利益。虽然包飞扬本人不会一直在望海县任职,但只要方夏在望海,他对望海的影响、甚至是控制就不会减弱,就算包飞扬要离开,也一定会对望海县的政治框架做出相应的安排,大家不用担心在望海县的投资面临人走政息,甚至遭到政治对手打压的情况。虽然大家都有自己的势力,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但是毕竟会比较麻烦,现在包飞扬做出这样的保证,无疑就让他们安心了不少。

  “包县长,你刚才提到新材料,我手头上倒是有一个绝缘纸的项目,不知道望海县有没有兴趣?”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郭明哲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说道。
  “绝缘纸?”包飞扬沉吟了一下道:“望海县当然是欢迎的,不过据我所知,绝缘纸对纸质的要求不一样,望海县的纸浆以苇浆为主,郭少这个项目需要的纸浆就可能需要外购,或者对技术进行改良。”
  郭明哲笑了笑说道:“我说的这种绝缘纸其实并不是纸,是用涤纶纺出来的,需要的不是纸浆,而是涤纶切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