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2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望海县的临港产业园区的核心区在陈港。然后主要向南侧延伸,因为冠河入海口这一侧因为河流的冲刷,形成的滩涂岸线并没有南侧广阔。南侧的土地资源更为丰富,也容易带动望海县腹地和向海、滨城两县的经济发展。
  而在冠河河口发展一些区别于陈港的产业,可以利用冠河的内河运输优势,也可以利用海州港与海州的铁路运输条件,形成陈港之外的又一个产业集聚区。
  再向北,就进入了海州港的核心产业区。
  只要陈港与河口这两个产业区发展起来。海州港的核心产业区就会拥有更多的优势,更容易吸收投资进入。
  而陈港现在的建设格局已经拉开。随着陈港产业区的建设,要启动河口产业区也会比较容易,很多被陈港吸引而来,但是并不符合陈港产业规划的企业就可以直接到河口投资。

  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新的链式的发展态势,这个链式与传统的中心向外辐射不一样,是从外向内,由易而难。
  当然,也不是说一定要有这样一个次序,在侧翼发展的同时,核心区也可以继续进行投资建设,而随着侧翼发展得越来越好,核心区的招商条件也会越来越成熟,打造一个高层次的临港核心产业区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这种战略之所以一直被忽视,是因为通常情况下,侧翼的基础条件是远不如核心区的,比如望海县的各方面条件都不能够跟海州比,望海县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有广袤的滩涂资源和芦苇,而且因为包飞扬这个因素的出现,使得望海县突破自身限制,将苇纸一体化项目做起来了。也就形成了望海县这个侧翼的意外崛起,这样顺势将海州湾这一侧的侧翼做强的条件就成熟了,难度也大大降低。

  相反,海州港这个核心区除了基础设施条件还可以——这是相比侧翼而言的,实际上海州的基础条件与其他大港相比,还是要差一些的,所以这么多年都发展不上去也有这方面的原因——除此以外,海州港的优势并不明显,发展乏力,于是侧翼推动,走类似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也就成了一种选择。
  冼超闻并不分管海州港的临港产业区,也就是连海开发区,那是市长楼承泽亲自抓的项目,虽然楼承泽很重视,不过这几年的成效也甚微。
  在这种情况下,独辟蹊径,选择从侧翼发力,就成为一个可行的选择。
  不过,冼超闻也知道这个计划想要实施,也会遇到比较大的阻力,就像望海县在靖城市遇到的困境一样,连海开发区才是海州市发展的重点,如果要将资源向侧翼倾斜,恐怕第一个会反对的就是市长楼承泽,因为侧翼的发展或许会对核心区的发展起到带动作用,但那也需要一段时间,而在那之前,核心区的发展是会受到影响的  。
  想要推动这个计划,势必会有一些妥协,另外也要有现实的利益,这个利益并不是说侧翼的发展会带动核心区的发展,其实人在很多时候都是非常短视的,必须要有让大家都看得到的利益,那就是河口产业区的发展。
  包飞扬对冼超闻说道:“我在荷花节上招商的时候,曾经向投资商兜售过一个概念,那就是全产业链的协同发展,我的理论是,联系紧密的一段产业链往往会在一个地方集聚,形成产业优势,望海县推动苇纸一体化项目的优势就在这里,苇纸一体化,就是将采集芦苇、制浆和造纸这个核心产业链聚集在一起,形成优势。”
  “但是造纸涉及的产业链很长,望海县不可能实现全产业链的配套,比如说造纸和纸品加工所涉及到的机械设备,可能我们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形成工业配套。而且从产业链的协同度来说,设备与造纸可以划分到两个不同的核心链段当中。”

  冼超闻点了点头:“包县长你的意思是要在河口发展造纸设备产业?”
  包飞扬点头说道:“是的,原本望海县就打算将机械加工产业放到沿河地带,现在我想我们可以在河口两岸进行布局。”
  冼超闻道:“那还有一个问题,你说的河口地区,两岸之间岂不是会存在竞争?”
  包飞扬笑了笑道:“竞争肯定是存在的,当然也会存在协作,比如望海县可以侧重粗加工,冠河县则可以侧重精加工。”

  冼超闻盯着包飞扬看了两眼,突然笑着说道:“飞扬啊,我看你年纪轻轻的,都快成老狐狸了,你这是看上我们海州市的机械制造能力了?”
  海州的机械设备产业在国内,甚至在省内都不算出类拔萃,但那要看跟谁比,如果是跟望海县比的话,那么海州的机械设备制造产业无疑又是一个庞然大物。在望海县可能找不出几个高级的车工、铣工,但是在海州市,还是能够找到不少的。
  包飞扬道:“这就是地区协同,优势互补,据我所知,海州机械一厂、二厂的情况都不太好,如果他们涉足造纸设备,我想望海那边肯定会有不少订单的。”
  冼超闻马上说道:“方夏纸业公司、印尼金光集团的订单能够给我们?”
  “这个我不能保证,核心设备没有一定的积累,恐怕你们也做不出来,但是配套的设备、五金机具等等,我想可以优先跟你们合作。”包飞扬说道,反正望海县在机械加工方面没有什么积累,自己没有能力做。向海和滨城的情况也差不多,市里的态度又总是那么冷淡,他还不如找海州市进行合作。
  “就算是配套的设备订单也可以,这事咱们可就这么说定了?”冼超闻连忙追问下来,生怕包飞扬随口一说,转身就不认账。
  包飞扬笑道:“你放心,这点诚信我还是有的,不过具体的事情还要企业那边进行安排,其实只要你们有实力做出合格的产品,企业那边也肯定愿意用你们的产品,毕竟你们是最近也是最方便的。”
  “有包县长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冼超闻说道。包飞扬说的那是常理,如果没有包飞扬这层关系的话,冼超闻觉得方夏纸业公司和印尼金光集团的订单他们很难拿到,起码要优先照顾靖城市的企业。海州的工业基础虽然相比靖城市要强一点,但也强得有限。
  包飞扬和冼超闻谈了一个上午,这次会谈是非正式的,所以大家也比较随意,并没有选择坐在会议室里一本正经地说话。除了刚开始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会儿,后来就乘车绕着海州港转了一圈,中午就在海关大楼旁边的餐厅吃的午饭。
  吃过午饭以后,包飞扬去机场接机,海州白山机场位于海州主城区西侧,是一座军地两用机场,机场的规模要比靖城市的机场更大,但是相比省城凤湖的机场,却又显得很小。
  包飞扬虽然开了一辆车,但是车上有三个人,接不了几个人,方夏纸业公司在海州设了一个办事处,办事处在海州当地租赁了一辆大巴,大巴已经停在机场的停车场,办事处的负责人跟包飞扬也认识,两个人就站在接机的出口处闲聊。

  办事处的负责人是一个刚满三十岁的粤东男子陈伟彦,非常健谈。方夏纸业公司的人大多知道公司总经理涂小明与包飞扬关系莫逆,陈伟彦也因此对包飞扬非常热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