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2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警方询问情况的时候,刚开始也是那些人比较积极,供述的情况对包飞扬很不利。董允虎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还没有录口供,然后王佑德就来了,大家也就更加看清了形势,就算原本有人想要巴结刘旭、胡乃军等人的,最终也改变了主意,或者是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当时的情况,或者是更偏向包飞扬一些,偏向胡乃军的人几乎没有,毕竟大家都要考虑自己的安危风险。
  不过大家都被这件事折腾得不轻,要说心里面没有一点想法那也不现实。经过王佑德刚刚的这番话,大家的心里好受了一点,但也没有完全释怀。听说包飞扬晚上要请大家吃饭,跟大家喝酒,大家这才基本上放下了陈见,觉得包飞扬这个年轻人还是挺知道做事的,此前虽然确实有些过于强硬了,但那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下属和亲人,这样一想倒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但没有那么可恶,反而变得可爱起来。

  王佑德成功进行了一场简单的讲话,也化解了陈立和许琳同省报的编辑记者们之间的尴尬的,甚至有人主动向许琳道歉,大家重新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胡乃军等人。
  倒是刘旭在包飞扬走了以后,就主动上前跟陈立等人打招呼。其实刘旭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发挥了非常关键和恶劣的作用,不过表面上他一直没有表现出攻击性,每一次煽动,都好像是在劝和,但其实却极具煽动性。
  当然陈立和许琳等人并没有被他的表面功夫所欺骗,许琳担心陈立要发飙,抱紧了陈立的胳膊,陈立拍了拍许琳的小手,平静而冷淡地对刘旭说道:“刘少,我们包县长在我刚刚担任他的秘书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们对自己要有敬畏,一个人失去了敬畏,就会管不住自己,就会肆无忌惮,那迟早都是会出事情的。”
  刘旭的脸色顿时一黑,陈立这句话听起来可不怎么友好。当然,刘旭表明他要跟陈立竞争许琳在先,又用卑劣的手段挑事在后,陈立没有骂他一顿,已经是很客气了。至少许琳就觉得很惊讶,在跟了包飞扬以后,陈立确实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越来越成熟了。
  想到包飞扬,许琳又觉得陈立虽然进步很大,但是跟包飞扬比起来,似乎还有很大的差距,或者说根本不是同一层次的人。包飞扬沉稳、从容、霸气,可以跟市委书记和副总编谈笑风生,不愧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常委、副县长,他的前途肯定一片光明,陈立跟着他,不说个人的进步,未来工作上的进步空间肯定也很大。
  许琳第一次对陈立想要留在望海,留在包飞扬身边再工作几年的想法产生了认同,觉得这或许要比让陈立到省城更好,毕竟陈立到了省城,也不见得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更不见得就能得到领导的赏识,尤其是像包飞扬这样前途无量的领导。R655
  官场上有什么事情,总是传得特别快。虽然夜里发生的事情在场的人并不多,但是到了第二天,事情还是在海州官场传开了。
  上午,冼超闻在见到包飞扬的时候,便“关切”地问道:“怎么样,昨天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吧,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冼超闻当然知道市委书记薛绍华都已经出面了,能做的事情都应该已经做到位了,如果薛绍华没有办法,他就更没有办法,就算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董允虎在这方面可能也比他更有办法。他这样说,只是想借机跟包飞扬拉近一下相互之间的关系。
  冼超闻和包飞扬最早在燕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相处并不是很融洽,当时冼超闻代表海州市向计委提交西线冠河大桥计划,而包飞扬却是去计委沟通东线计划,冼超闻觉得包飞扬简直就是给自己添乱。
  当然,这种事情谁也不会一直放在心上  。在官场中,因为地域、部门、派系而产生的碰撞时时刻刻都会存在,要是大家因为过去的一点事情就成为永远的仇人,那么官场就成了不断复仇的地方,也就不要做事情了。
  官场这个地方,其实是最讲究妥协的地方,就算是非常强势的一把手,也不能够总是只考虑自己的利益,那就成了**,是没有办法持续下去的。
  冼超闻早就见识到了包飞扬在中央部委、在傅老这样的元老跟前的影响力,也很清楚包飞扬在望海县突飞猛进的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所以当他听说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以后,并没有很惊讶,只是对包飞扬的能量有了更加进一步的认识。

  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提出来的东线冠河大桥计划在市里反对的声音很多,冼超闻是为数不多的薛派以外的支持者,甚至他还试图说服海州市市长楼承泽支持这个方案,虽然楼承泽并没有认可他的看法,反对的态度倒是软化了不少。
  作为海州市分管交通建设的常务副市长,冼超闻的支持对薛绍华来说非常关键,薛绍华也就放手让冼超闻主持这件事,冼超闻对项目推进的力度也很大,海州市方面已经做好了前期的资料准备工作,希望联合靖城市一起向省里、向部委提出立项申请,只是靖城市那边的态度还是相对比较消极。
  冼超闻与包飞扬这一次非正式会面将会对大桥和临海公路的建设计划进行一次全面的对接,以便在下一步启动实质性的工作。
  包飞扬说道:“我代表望海人民感谢海州市委、市政府,特别是冼市长对这两个项目的支持,靖城市那边的工作,我会想办法去做,争取近期,也就是十天半个月内能够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现在我们需要尽快确定的就是冠河大桥项目的投资方式和收益分配。”
  国内收费公路模式已经比较成熟,由于投资问题,冠河大桥前期进行收费,也成为双方的共识。作为基础设施,公路收费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保证道路正常使用的维修保养,以及收费还贷。这种方式也就限制了投资的方式并不是直接投资,通常都是建设贷款,国内银行的资金有限,抢的人也比较多,今年以来国家对经济过热进行调控,银行贷款控制也比较严格,但是对外资贷款的控制则比较宽松。因为国内的经济水平相比发达国家还处在一个相对低水平的状态,国家对外资的引进依然比较渴求。

  按照通常的做法,两地各自负责境内公路的建设,然后共同分担冠河大桥的建设融资,并共同管理。
  包飞扬说道:“力分则弱、力合则强,我觉得可以将海州境内与望海县、向海县境内的临海公路与冠河大桥打包成一个项目,可以是环海州湾南翼交通建设项目,打包以后像国外的银行和投资公司进行融资,然后除了通过大桥收费还贷,我们双方约定一个剩余部分的还款比例,比如说双方对等的话,我们还一千万,海州市就也要还一千万,剩下的部分通过收费还贷,一旦还完,就取消收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