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4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知道,虽然吴忠诚现在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但他表面上却不会让你看出来的,自己磨砺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真是不应该。
  不就是一个赖国庆被吴忠诚给支到乡镇去了吗?这么点事,自己就沉不住气了,那遇到更大的事情了,还不得跟以前一样动拳头打架?
  看来自己这段时间有点得意忘形了,稍一不顺,就动了情绪,还要继续修行啊。
  张文定没有直接坐到沙发上,而是顺手把门关了,然后一脸平静地问吴忠诚道:“书记,没打扰你工作吧。”
  张文定也不至于傻到当场就跟吴忠诚干一仗,所以还是先客气了一句,虽然这句话是明摆着的废话。
  反正打扰我也来了,不打扰我也来了,今天我就是来跟你谈谈的。
  吴忠诚从张文定关门的这个动作上就看出了门道。这个张文定既是带着怒火来的,但也不见得就没有准备。
  要不然的话,他不会突然间表现得这么镇定。
  这个年轻的副手,不简单呐。
  吴忠诚知道张文定是为了赖国庆的事情来的,但既然我吴某人敢这么做,那肯定是有说法的,就算你张文定说破大天去,在道理上也是说不过我的。
  “呵呵,怎么会打扰呢,难得跟你交流一下工作,其他的事都推后,哈哈。”吴忠诚笑着走到了沙发前,自己先坐下了。
  张文定没接这个话,也坐了下来。
  二人刚坐定,马飞就敲门进来,端着一杯水放到了张文定面前,然后又往吴忠诚放在办公桌上的杯子里添了些水,再将杯子放到了茶几上。
  等马飞出去后,两人有过差不多半分钟的沉默。
  这半分钟,也不是单纯地沉默,而是都在跟自己的水作着深刻的思想交流。到了他们这个位置,纵然是沉默,一般也不会出现什么生硬的尴尬场面。
  张文定此时的心情已经趋于平静,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组织部的这个任命文件已经下了,无论如何也收不回去了,也就是说赖国庆的命运已经成了定局,自己就算是今天把吴忠诚砍了,赖国庆也不可能再回到农业局当副局长。

  今天,张文定来跟吴忠诚谈,最多也就是表明一个态度,无非就是要让他吴忠诚知道,我张文定并不是软脚虾,既然你没把我放在眼里,那么我就要让你明白,我不但不是软蛋,你怎么捏我的,我就有可能怎么还回来。
  当然了,如果能够达成一些共识,你好我好大家好,也不是不可能。
  一切,就看谈得怎么样了。
  为官之道,就是不停的试探与进攻嘛。当然,也包括妥协。

  脑子里转了又转,张文定终于把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推,然后挺直了腰,一本正经地对吴忠诚道:“书记,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党外人士培养的事情,也走访了一些群众团体。我发现啊,我们县的党外人士不仅仅搞经济有一套,而且觉悟也普遍较高,很多人都在积极的为县里的统战工作默默奉献……这是个好现象啊!”
  “嗯。”吴忠诚看着张文定,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表示。
  张文定就继续道:“啊,这个现象,就证明咱们县的统战工作还是做得相当踏实、相当到位的,也证明党外人士对咱们党是充分信任、是充满信心的……历史以来,我们党和党外人士,特别是各民主党派人士都是紧密联系、唇齿相依,在对党外人士、特别是民主党派人士的工作和待遇安排上,一直都是相当慎重的……一方面我们要非常重视,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尊重他们自己的意愿,让我们党和民主党派有一个更良性的互动、更良好的合作……这方面,统战部做得还是很到位的,组织部那边,也要加强呀。”

  张文定开门见山直指问题的核心,这几句话他说的非常有水平,既跟吴仲城汇报了自己近期的工作,阐明了工作的成果,最重要的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着痕迹就扣了一顶大帽子——组织部都没征求过赖国庆的个人意愿就下了这么一个工作调动的文,有不尊重民主党派的嫌疑啊。
  吴忠诚没想到张文定这么直接,虽然前几句废话他懒得听,但最后一句的重点,他是听的真真切切的。
  张文定这是明摆着否定了自己的意思,组织部?嘿嘿,明着是说组织部,暗地里是给老子扣帽子啊!
  哼!官场上的明争暗斗你张文定应该懂,我一个县委书记被你们欺负到了这个份上,反击一下还不行了吗?
  妈蛋,自从你张文定来了之后,动作一个比一个大,燃翼都被你搅混了,我要是再不发威,恐怕我这个书记也让你给搅和进去了!

  老子就这么安排了,你就算不乐意又怎么样?
  不尊重民主党派?
  简单笑话!
  老子是严格执行市委统战部的文件精神,是大力培养民主党派基层力量!
  想着这些,吴忠诚笑了笑,端起水杯吹了吹上面浮着茶叶,泯了一小口,放下水杯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看着张文定,也是直通通地说道:“文定啊,你这段时间的工作,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统战工作嘛,我们在市里也是排在前列的……啊,在党外人士的培养上,我们一直是坚决贯彻上级统战部的文件精神,今年市里提出要把优秀的党外人士干部放到基层锻炼,磨练一下他们的意志,让他们在不同岗位上积累一些经验,这对他们以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可能个别干部短时间想不通,有情绪,这个很正常。但这可都是为他们好啊,我相信,他们会想明白的。”

  吴忠诚把张文定的不乐意,说成了是赖国庆的闹情绪。
  这个矛盾的转化虽然有些小儿科,但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吴忠诚的意思是我没有跟你张文定过不去,我只是按照市里的文件要求来做的,而且这么做也是为了赖国庆好,你张文定今天就是没事找事,就算你说破了天,我吴忠诚的做法也是站得住脚的。
  张文定对吴忠诚如此不要脸的话感到恶心,明明当了表子,却还想给自己立块牌坊,你当我张文定SB么?
  “市委统战部的文件精神,我们一定要贯彻落实。不过,在具体人员的使用问题上,还是要考虑到个人意愿和专业对口,特别是民主党派干部的任命问题上,总要讲个民主嘛……在任命之前,先进行一下沟通,也好避免带着情绪干工作啊。”张文定这个话说得也是有理有据的,一口咬定了目的不放松。
  不过,张文定的话也算是顺着吴忠诚说的,你不是说有人闹情绪么?好,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闹情绪。

  吴忠诚沉默了有两秒钟,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唔……你这个意见,提得很及时呀。其实不光是民主党派干部的任命,就连党内干部的任命,大多数情况下,也还是要尊重同志们的个人意愿。就像你刚刚说的,带着情绪干工作,很不好嘛。当然了,如果组织需要,个人意愿还是要服从组织安排。嗯,下次开会,一定要强调一下这个事情。”
  日期:2016-12-2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