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4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赖国庆接到这个通知,本来一年到头都不感冒发烧的他,竟然也挂上了吊瓶。

  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是百思不得其解,就差跑到组织部去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话说这乡镇副职到县里行局当个副局长是再正常不过的,一般情况乡镇丨党丨委副书记,调到科局以后能任个实职副局长,如果是副乡长,那最多也就是个党组成员,而如今一个堂堂的农业局实职副局长,竟然被下调到一个最穷的乡镇去当副乡长,别说是赖国庆想不通,是个人,他都想不通。
  级别虽然没变,但这实权和待遇,真的差得太多了。
  这个情况,不仅仅赖国庆没料到,就算是张文定,同样也没有想到。
  为这事儿,张文定心中相当恼火,可再恼火,也没办法在明面上找县委组织的麻烦。
  因为,组织部的通知上摘抄了市委统战部文件上的一句话:“选派民主党派和无党派干部到基层锻炼是今年我市统战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对党外干部进行培养锻炼的重要途径,要积极选派优秀党外干部到基层、到困难较大的地方任职或挂职锻炼,给他们交任务、压担子,使他们加深对社会实际的了解,磨炼意志,增强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使他们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积累经验,尽快成长起来。”

  从明面上来讲,县委组织部这么做是合情合理的,但张文定看出了门道,这一定是吴忠诚搞的鬼。
  自己的两个名额其中之一就是给了赖国庆的,现在吴忠诚竟然拿赖国庆开刀,这明显就是杀鸡给猴看,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擦!动作真快啊!
  自己在统战工作上刚给了吴忠诚一个巴掌,现在吴忠诚马上就还以颜色了,而且手段狠绝,虽然调动一个党外的副科级干部不需要大动干戈,但你***跟我这个副书记气都不通一下,这任命就下了,算怎么个意思?
  其实说起来,副科级干部的任命,都是要在县委常委会上过一下的。

  不过,民主党派的副科级干部任命,各县的情况还是有些不一样。
  燃翼这边,吴忠诚当书记之后,在任命民主党派的副科级干部的时候,就从来没有上过常委会,直接就是组织部下文。
  张文定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他要找吴忠诚谈谈。
  虽然张文定知道,县委收回这个文件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但吴忠诚实在是欺人太甚,自己如果就这么吃了这个哑巴亏,恐怕以后吴忠诚会变本加厉的对待自己。
  张文定拿着组织部的通知直接来到了吴忠诚的办公室,他要去理论,他要看看吴忠诚怎么说。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分管人事工作的副书记嘛。
  张文定要见吴忠诚,是不用通报的,但他路过吴忠诚的秘书马飞办公室的时候,还是停了一下,板着脸问道:“书记在么?”
  马飞一见他脸色不对,心里一紧,脸上却堆着笑着回答:“在,书记在办公室。”

  张文定连嗯都没嗯一声,直接来到吴忠诚门前,伸手一推,迈步走了进去。
  进领导办公室是有讲究的,不同级别的人,会有不同的做法。
  大致分为几种情况,如果你的职位比较低,要去大领导办公室,那么你就要先敲门,等着里面应了,你才能推门进去,这是一种;还有就是副职进正职办公室,一般情况是敲一下门,不管里面有没有回应,推门进去;最后一种就是不敲门,直接进去,但这一般是跟领导关系相当亲近,或者是二把手进一把手办公室,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领导的老婆进领导的办公室,一般情况也是不会敲门的,这属于特殊情况。

  张文定进吴忠诚的办公室,理论上属于第二种情况。
  而且在这一点上,张文定做得也比较到位,虽然和吴忠诚斗得厉害,但这种面子上的尊重,他一直都得保持得很好。每次都是先敲门,有时候还等着吴忠诚在里面应了,他才会推门进去,以表示对吴忠诚的尊重。
  可是,这一次,张文定破了先例,门都没敲,直接进去了。
  你吴忠诚欺人太甚了,我张某人也不能表现得太没脾气!
  吴忠诚正半躺在比他的身体都大一圈的老板椅上闭目养神,最近他心情一直不太顺畅,不单单是因为张文定这个不安分的家伙,也有他老婆的一些烦恼。
  吴忠诚跟大多数县(市、区)那些没带家眷的领导不同,他老婆虽然没有常年住在县里,但一年在县里呆的时间,也有好几个月。

  他老婆跟许多女人一样,明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也明知道自己撞不破丈夫的奸情,可就是不甘心,总要花些时间守着,守着的同时,当然也要用一用。
  妈的,自己的男人,别的野女人能用,自己这个正牌妻子,当然也要用了!
  吴忠诚一般都秉承着“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动”的原则。但是吧,有时候他老婆硬要来一场,他心情好了也会配合一下。
  昨天晚上,他也算是良心发现,准备交一交公粮,却不料几句话没说好,又莫名其妙地吵了一架,心情很是不爽。
  这不爽的心情,直到现在才稍稍平复了一点点。
  好在,把赖国庆发配到了张庄乡,算是堂堂正正地扇了张文定一巴掌,这对吴忠诚来说也算是个小喜事了,让他多少也有点欣慰。刚上班也没啥事,他干脆闭着眼陶冶一下情操,修养一下心性,回顾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
  吴忠诚正养着神,只听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他赶紧睁开眼,满心恼怒,妈的,哪个不长眼的竟敢不敲门就进来!
  见到进来的是张文定,吴忠诚的心里的火气又大几分,也有点烦躁。

  这个张文定平日里不会没礼貌到推门就进的,这次竟然一反常态,连门都不敲,而且还板着一张脸,来者不善呐。
  “文定来了,坐!”吴忠诚自然明白张文定是为何而来。
  他不但没有表现出因为张文定没敲门而引起的不爽,反而一脸灿烂的微笑,甚至还站了起来,指了指沙发,对张文定说道。
  胜利者,总是喜欢用谦和来表现自己的气量和风度。
  文定这个叫法,吴忠诚已经很少用到。
  他现在叫张文定都叫张书记或者文定同志,而这一次,张文定没礼貌的推门而进,他竟然毫不见外地直接称呼了文定。
  这是吴忠诚的心理战术,也是他最擅长,最拿手的手段。
  有些领导在人面前表现的脸皮都非常厚,就算你当着多数人的面指着他的鼻子骂娘,他也不会当场跟你翻脸,而是笑呵呵的听你骂完,然后很有风度的离开。
  至于离开之后会怎么样,那谁知道?

  当面锣对面鼓地干硬仗,那叫莽夫,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笑里藏刀暗箭伤人才叫策略,才能体现出智商和情商上的优越感。
  这其实就是玩阴的,你明面上跟他的对抗是有限的,他背后可以出的阴招却是无限的。
  张文定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不该推门就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