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2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现在很显然,北江市政界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时期。一省主帅的更迭,一般人似乎不会过多关注。但是,在官场高处,围绕权力争夺的生死博弈,必然也会很快的展开了,所有过去的权利模式也都会有所改变,所有真空和残缺的那些全力位置,也都会有人去填补,重新洗牌,更换队形,已经在所难免了。随着重新调整组合,相关的每个人都面临着取舍选择。这些以仕途为终生职业的高官们,自然不会放弃任何一次获取更大权力的机会。

  而北江市也是一样的,虽然看不见金戈铁马,也听不到枪炮轰鸣,但华子建分明感受到自己身边的残酷厮杀争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程度。华子建也感到了一种后怕,不管是自己,还是杨喻义,如果在以后的斗争中败下阵来,其结果自然是十分严重的,后患也是无穷的。
  对自己来说,不仅主政北江市的希望可能因此破灭,控制不好,局面也许根本就无法把握,进而促使形势恶化,那样一来,多年来为之奋斗、来之不易的一切顷刻间便会化为乌有,搞得不好,自己也许会葬身其中……想到这里,华子建不寒而栗。
  “你在想什么呢?一句话都不说的。”江可蕊在身边用肘子撞了撞华子建,问。
  华子建这才打住了思绪,说:“没想什么,就觉得春天真好。”
  这话也骗不了江可蕊的,江可蕊估摸着华子建还是在想工作,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老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想让他暂停思考,真的很难,除非在那个时候。。。。。嘿嘿,江可蕊脸红了起来。

  后来他们转到了城南的古玩街,这里华子建来过几次,看了看,并没有多大变化,他们从名人字画到瓷器碎片,从青铜鼎到宣德炉,古玩街上的这些货色的确很是考究看货人的眼力,捡漏不成反吃药的事例每天都在这不到一公里长的老街里上演,华子建可谓是个外行,他不过是看看热闹,很早时候,他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这点眼力和这些泡在这条街上的十几二十年的老油子们相比边是差了一大截,多看、多问、少说、不买成了他的八字真谛。

  他更享受这种在老街里四下转悠晃荡,然后站在一旁听人家卖弄本事胡吹海侃的那种意境,转悠一大圈下來,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你要真沉下心來一家一家溜达琢磨,遇上闪眼的东西的再吧嗒嘴巴侃上一阵,就是一天你也甭想从这街里走出來。
  这样悠闲了一两天,华子建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了,一大早,王稼祥就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华子建招呼他坐下,王稼祥说:“华书记,省钢的搬迁准备工作差不多了,可能下月就能搬迁,我最近在考虑他们搬迁后的新城规划方案,也想请书记你给指导一下。”
  “这个事情我可能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吧,呵呵,先谈谈你的想法,对了,大桥新方案要赶快落实,这两件事情都很重要。”华子建说。
  “那面大桥的设计正在进行,是邀请省设计院搞的,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出笼,我就想瞅着这段时间,把省钢搬迁后的事情先熟悉一下。”
  华子建点点头说:“嗯,你按自己的安排做吧,我就是提示一下。”
  王稼祥就谈起了自己对省钢搬迁后的想法,他在谈话中说道了省钢周围的一些棚户区问题:“华书记,我有个想法,那就是既然要搞新城,省钢周围的棚户区也应该划进来一起搞,那里已经被省城的人称之为难民营了。”
  这个称呼华子建也早就听说过,但华子建有自己的犹豫,因为省钢周围除了很多当地的农民之外,还有省钢很多家属也在那里住,现在再加上外来省城的打工者,就让那个地方成了一个底层群众的聚居地,这个地方要好好的规划也是可以的,但问题是住在那里的人口太多,动一下很难啊,如果把那个地方动了,这些到省城务工的人员住什么地方,还有省钢新厂也未完善,他们的家属住什么地方,这些都是华子建要考虑的问题。

  华子建没有把自己这个想法告诉王稼祥,他不能打击王稼祥的工作热情,或许自己是考虑的过多了,先听听王稼祥的想法更好,华子建说:“嗯,那你就谈谈你的构想。”
  王稼祥给华子建较为详细的汇报了自己想要把棚户区纳入到新城的设想,这样下来,整个省钢新城的面积就扩大了许多,王稼祥也从资金等等方面给华子建算了算,觉得这个是可行的。
  资金这一块华子建到不是很担心的,毕竟地可以卖钱,而且政府的投资只是基础建设,高楼大厦自然有房地产商们来完成,用卖地的钱来修基础设施,那是绰绰有余。
  华子建还是担心的是那些大量的人员在拆迁之后临时居住问题,把他们都赶到市区来住,会不会抬高市区的房价和租金,而且关键是抬高了之后,能不能全部住下也是个问题。
  华子建沉思了一会,说:“这样吧稼祥,我们现在就到“难民部落”去看看。”
  “现在?”
  华子建点点头,说:“你把文秘书长也叫上,不过这次我们不要调车,打的去。”
  王稼祥笑着说:“华书记要明察暗访啊?”
  “是啊,虽然这不是一个好办法,但有时候还是能听到一些真话的。”
  “行啊,我现在就叫文秘书长过来。”
  “对了,把我的司机也叫上吧,上次好像听他说过,他对那一片很熟悉的。”
  王稼祥点点头。。。。。。
  要不了多长时间,华子建带着他们几个,包括司机周勇就出了省委大院,沿着街边的人行小路,往十字路口走去。
  北江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它拥有独特的人文景观、和各种矿石资源,可是,近年来因为资源不断的枯竭,北江市的经济正经历着产业转型带来的痛楚。这座城市建设也很有特点:北江市市区里是高楼大厦林立,城市景观现代美观;郊区建设破烂不堪,景色凄凉。居住在老城区棚户区的,大多是工人家属,低收入社会成员和外来务工的人群。
  王稼祥拦住了一辆蓝白相间的出租车,四个人挤了进去。司机是位典型的北方汉子,五大三粗,满脸胡须。
  “老哥哥,到哪?”司机问。
  “去老城区。”文秘书长回答。
  “去老城区什么地方?”司机又问。
  “去……‘难民部落’。”文秘书长继续回答。
  司机很健谈,一边驾驶着车辆,一边东拉西扯地说着闲话,华子建早就对出租车司机行业有所了解,认为这一行业的职业特点,造就了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接触的人是五花八门,三教九流。他们感兴趣的是,谈今论古,无所顾忌地针砭时弊。仔细分析,其实他们是反映民意民情的一个独特的渠道。

  果然,司机很快把话题转到了**问题上。他慷慨激昂,深恶痛绝地介绍起几则小道消息来。什么某某市长贪污受贿,供养了二十个情妇,结果被“情妇团”举报了;什么某某局长把几亿不义之财转移到加拿大,自己却很坦然地给群众作报告,恬不知耻地号召大家忠诚**的事业……。
  也许是该发泄的发泄了,也许是口干舌燥需要休息,司机关心地问华子建他们到“难民部落”去干什么?
  “去……去走亲戚,串门子。”王稼祥回答。
  “你们是干什么的?”司机又问。
  “你看呢?”王稼祥反问。
  “我看人可准了,入木三分,真的,从来没有走过眼。你们,反正不是‘煤黑子’,也不是修搂的工人,这细皮嫩肉的脸,不像!”
  “你看我们是干什么的?”华子建很好奇的问。
  “八成是有亲戚在‘难民部落’住,不过,可以肯定,你们也不可能是当官的,肯定是老百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