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1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冯乾坤的押送下,我们返回了镇中客栈来,收拾行李,随后我们提出去给徐家以及草庐辞行告别,都没有得到冯乾坤的允许。
  他一副让我们赶紧离开、没有商量的架势,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
  这与之前的他截然不同。
  无奈,萧大伯没有再多纠缠,而是带着我们,朝着山门那儿走去。
  行出镇外,这时有人遥遥呼喊,我们回头,却见徐淡定轻身而来,叫我们留步。
  抵达跟前,徐淡定朝着那冯乾坤拱手,说道:“我来送别故友,聊两句,不知道可以么?”
  徐淡定的身份很高,即便是冯乾坤也不愿意得罪,点头,说我去前面等,你们尽快,不要让我难做,谢谢。
  这句话是冯乾坤说出的第一句软话,看得出来,他身上的压力很大。
  他一走,徐淡定便开口说道:“送殡发生的事情,我听说了。”

  萧大伯有些焦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知道得也不多,不过据说陶陶当年在黄山龙蟒遇害之后,遗体有送回茅山,在冰窟之中存放,而现如今的陶陶,其实是借尸还魂,附于某位刚死不久,但是与她八字却九成九契合的女子身上而成,今天被埋葬的那具,说起来应该也是陶陶,只不过我才是冰窟之中的那一具……”
  啊?
  听到这般秘闻,我们都大为震惊,萧大伯忍不住问道:“那陶陶现如今在哪里?是死是活?”

  徐淡定摇头,说我常年在外,于茅山也不过一外人,如何得知?
  屈胖三出言问道:“那么,是什么人在造假埋尸呢?”
  徐淡定说这件事情茅山长老会在自查,至于结果,也许会有出来,到时候我若知晓,可以跟老领导你汇报。
  萧大伯听到,叹了一声,说算了,茅山之事,错综复杂,你还是明哲保身为好,若是日后茅山大乱,还需要你这样的中流砥柱来挑大梁的……
  徐淡定笑了笑,说我算什么,旁门弃子而已,真正能挑大梁的人,在我看来,只有两人。
  听到这话儿,萧大伯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只是抱拳说道:“告辞了。”
  徐淡定躬身,说诸位保重。
  离别徐淡定,我们跟着冯乾坤一路走,一直来到了山门之前,冯乾坤突然靠近了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陆言,你最近行事,得小心一点……”
  冯乾坤提醒我之后,不再多说半句,而是送我们离开山门。
  一直到离开了茅山宗,我都还在思索这个问题。
  下山的时候,我和屈胖三落到了后面,我将冯乾坤的话语跟我提起,又说起了茅山宗掌教真人符钧跟我说的那句话语。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信得过符钧?
  简单一句话,说出了我心中的担忧——如果我在符钧跟前承认了此事,那么随即茅山刑堂将会如同上一次那般,不管我在哪里,都会将我给擒获了去。
  而那个时候,茅山有了确凿的证据,便可以随意拿捏我了,即便是杂毛小道亲至,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信不过符钧,符钧也知道我信不过他,方才会让我找那个叫做孟义的中间人联系。
  只不过,他为何觉得我会去找孟义呢?
  难道……
  我想起了冯乾坤与我的对话,细思极恐,顿时一阵哆嗦——难道符钧准备借刀杀人,从别人那里来给我压力,让我从而选择屈服?

  一定是了,刘学道这个刑堂长老在江湖上的名声虽然十分恐怖,但在我看来,他却是一个性情中人。
  只不过他将自己掩藏得很好,让人很难发现而已。
  冯乾坤作为他的大弟子,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犹豫了一下,说该怎么办?
  屈胖三笑了,说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既然你被盯上了,那就低调一点咯,不过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现如今你唯一的办法就是低调行事,然后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此而已。
  我一脸郁闷,说我招谁惹谁了?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不招人嫉是庸才,只有真正厉害的高手,才会引人注目,这反而说明了你的成功……
  我苦笑一番,说这样的关注,还不如不要。
  两人说着话,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吼:“站住!”
  我一愣,瞧见五哥一声喊之后,足尖轻点,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我和屈胖三赶忙上前,问怎么了?

  萧大伯皱着眉头,说不知道,等应武回来问问看。
  我们原地等待,过了一会儿,五哥返回了来,瞧见我们疑惑的目光,出言解释道:“刚才瞧见有人朝这里窥探,便跑过去看了一下,有几个家伙,穿茅山道袍,往东边去了,估计是监视进出的人……”
  呃?
  听到这话儿,萧大伯沉吟了一番,然后对三叔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次过来,很奇怪?”
  三叔点头,说对,感觉茅山有人准备利用陶陶的死来守株待兔一般,不过我们并非他们守的那兔子,所以才会受到冷遇……
  我眼皮一跳,说难道他们是在等待萧大哥?
  啊?
  听到我的话语,众人都严肃了起来。
  在场的都是自家人,也都知道杂毛小道现如今的去处,以及茅山与他之前的恩怨情仇。
  事实上,杂毛小道自从二出茅山之后,今后的状态估计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没有什么理由,是绝对不会再上茅山的。
  而陶陶是所有的理由中,最重要的一个。

  因为她是杂毛小道的未婚妻。
  未婚妻死了,他若是知道了,都没有过来的话,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所以,陶陶很有可能在后山的时候跌落了山崖,只不过那些人并没有找到遗体,但是为了引人注目,特地拿出了另外一具遗体来安葬。
  他们所为的,并不是用来欺骗陶陶的父母,而是来骗世人。
  最重要的,就是骗关心陶陶的人,比如……杂毛小道、只可惜,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杂毛小道没有来,反倒是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屁颠屁颠儿跑了过来。
  不但如此,而且还在送殡的过程中目睹了那一幕。

  这场戏演砸了。
  只不过,这里面到底是谁在导演的这场戏呢?
  是符钧?
  很像,但为什么事情暴露之后,符钧的脸色会那么震惊,好像被人骗了一般,勃然大怒,并且要人三日之内一定查清楚呢?
  而如果不是符钧,又是谁呢?

  这事儿弄得我一阵头疼,而萧家众人也是一头雾水,毕竟茅山宗算得上是当世之间的顶级道门,门人众多,而我们对其内部又不是特别了解,所以也猜不透这些。
  来到了山下,稍微等待了一会儿,姜宝开了车过来,将我们载回了句容萧家。
  返回萧家,一进大门,萧璐琪便从旁边跑了出来,冲着我们喊道:“你们回来了?赶紧去客厅,看看谁来了?”
  萧大伯一愣,浑身一哆嗦,说不会是你妈吧?

  萧璐琪白了他一眼,说不是。
  日期:2016-07-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