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71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天我起了个大早,起床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后背上的伤竟然好的差不多了。这寄生酒居然这么神奇?

  后来,我问无邪啥是寄生酒?无邪的解释就是用寄生的血酿制的酒,听的我好几天没吃下去饭。我越来越好奇,无邪的能耐,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屋外阳光明媚,爸妈和邻居忙着把我家里的丧葬用品全部处理干净,什么孝服白布全部烧干净了。我爸不知道听谁说的我奶奶还活着,他激动的大早上就去集市上卖了两头羊,还有一头猪。
  中午的时候,院子里面架了一个简易的大锅,村里的人过来帮忙做饭,晚上我爸要请全村人吃饭。可是,这些东西明显是不够吃的。我爸又忙着去外面买菜买烟酒。
  我最讨厌我爸这个性格,八字还没一撇,就激动成这样。要是我奶奶出了事,这不是又闹笑话呢?
  我坐在堂屋门口,看着我妹妹,我堂弟,还有我的小狗,俨然成了一个保姆。
  无邪焱焱他们三个人围着石磨斗地主,一个个脸上贴的都是纸条。
  日子若是一直这样,当然是极好的。
  冬日里的暖阳发白,晒得我浑身暖洋洋的,我往墙上一靠,闭着眼睛打盹儿,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我睡得迷迷糊糊,似睡似醒的时候,我听见有人说话:“潮娃子?干爹还没到晒太阳的年纪呢,你小子倒是先晒上了?”
  这个声音熟悉到让我瞬间泪奔!
  我猛的睁开眼睛,刘飞天微笑的站在我面前,手里拎着两个行李箱。
  “干爹!”我几乎想都不想,就一把扑了上去。这个让我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回来了。

  他好像没有变,只是觉得他的身子骨大不如从前。
  刘飞天试着抱了我一下,却怎么也抱不起来了。刘飞天拍着我的肩膀说:“娃子,干爹老了,抱不动你了!”
  老了!这是一个让人无奈又心碎的词!我赶忙松开刘飞天,低着头含着眼泪说道:“干爹,对不起,我没有好好学习,我”
  “抽烟?喝酒?打架?”

  我点点头,他好像知道我的一切。
  刘飞天揉揉我的头,和蔼可亲的说道:“傻孩子,学习不好没有关系,但要把人做好了。男孩子嘛,打架是可以,但不能恃强凌弱,黑白不分。至于烟酒还是少沾,你现在还是未成年呢,等你十八岁了,你爱干啥干啥去。行了,试试我给你买的衣服。”
  我擦擦眼泪,接过刘飞天手中行李箱。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就这么轻易的原谅我了。他的一切还和许多年前一样温暖。
  刘飞天指着两个行李箱交待道:“娃子,左边箱子里的衣服是你的,右边是静静的,哎呀!静静,还认不认识干爹?”
  刘飞天说着把我妹妹抱了起来,刘飞天走的时候我妹妹还不记事,所以有点认生。在我妈妈的唠叨下,才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干爹。
  说话间,我奶奶和生子奶奶从门外边拉着手过来了,两个老人边说边哭。我赶忙迎了上去,我奶奶一见我就哭,扒着我的脖子问我伤的重不重?
  我带着哭腔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生子奶奶一直在旁边夸我孝顺,我估计她肯定把我爸打我的事情学给我奶奶了。以至于我奶奶一见我爸,就指着我爸唠叨。
  我顺带问了生子奶奶一句,生子呢?生子奶奶说,生子前几天身子不舒服,在医院里面住院呢。
  住院?这怎么可能?他在坟头包的时候,不是被寄生活剥了吗?还是说现在活着的生子就是寄生?
  不过,我现在不着急这些事情,反正刘飞天回来了,我什么都不怕了!

  日期:2016-12-26 12:30:00
  晚饭吃的那叫一个热闹,院子里面外面一下子摆了百十桌,连路上都摆了长长一道。先前买的东西都不够,后面我爸在我们村现买了几个羊还有一头牛。
  牛是给刘飞天杀的,刘飞天对我爸的恩情,才是天大的恩情。我爸晚上喝了好多酒,一个人边说边哭。说他以前穷,说他没出息,要不是刘飞天,他什么都不是。
  我爸说的是实话,没有刘飞天,没有我们现在的家,更没有十年后的我。
  无欲和尚和刘飞天被大家轮番敬酒,喝的够呛,不醉也差不多了。我们这桌是我们几个小辈,酒谁也没有喝,肉倒是吃了好几盆。
  吃着吃着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今天晚上怎么住?本来房子就不宽敞,现在无欲和尚和刘飞天又来了。

  我和无邪商量了一下,无邪说让福生跟着无欲和尚一个屋,让焱焱住我那屋。至于我跟他去他家住得了。
  跟你回家住?这么晚了回到市里面天都亮了!再说要是回市里的话,我还用去你家,我家就在市里啊!
  无邪解释道镇上有他的老家,到那里可以凑合一下。从这开车到镇上半个小时就到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
  可是,当了无邪老家的时候,我直接后悔了。屋子里面简陋至极,几捆稻草打成的地铺,上面摆着两床被子。一旁的墙角摆着一箱打开的方便面,一个电热水壶和一个塑料茶杯。头顶上的电灯昏黄,连一间屋子都照不亮,除此之外,这间屋子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无邪说这是奶奶的老屋,她爸出事后,奶奶气的上吊死了,他和妈妈在县城讨生活,所以老屋也就荒废了。这也是他最近来帮我,临时就在老屋落脚了。
  我实在不知道该哭还是笑,叹了口气直接和着衣服往被子里面一钻。钻进去我就后悔了,居然没有褥子,直接是睡在干草上啊!

  我实在是不能明白,这个挣钱像扫叶子似的无邪,为何对自己如此扣门!
  第一次睡这种床,半夜没有睡着。天亮的时候,无邪起床说他去买早点去了,问我吃什么?我翻了一个身说随便,我困的很,吃什么不重要,只想再睡会。
  结果刚刚眯了半分钟,手机响了,我掏出手机喂了半天,发现手机还一直在叫。我缓过神来一看,不是我的手机,而是无邪的手机。
  我抓住手机喂了一声。
  “无邪?是你吗?”
  “不是,我是他朋友,你是谁啊?找他有事吗?”

  “哦,我是黄院长,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院里的几个小朋友想他了,你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来看看小朋友们”
  大清早我睡得颠三倒四的,不由得不耐烦起来:“看啥小朋友啊?还有你是啥院长啊?大清早的打什么电话?”
  “哦,我是幸福福利院的黄院长,你把我的话告诉无邪一声就可以了,我这两天要去外边开会,你问问他有没有时间来看两天孩子,要不然白老师一个人忙不过来。对了,你是谁啊?”
  我啪嗒一声挂了手机,脑子里像装了浆糊一样。我是谁,我是你大爷!管你什么院长你?不对!好像是福利院?
  我忽然清醒了,赶忙拿着手机出门去找无邪。
  外面太冷,呼呼的刮着北风,嘴巴里冒出的热气瞬间被吹成白霜。

  无邪家的老屋距离集市隔着一道街,转过街角便是一排冒着白花花热气的早餐铺子。
  我终于在一个队伍排的如同长龙的铺子面前,看见了无邪。他从店家手里接过两个包子,转脸刚刚好看见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