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8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建点了点头:“你把他叫来吧。”
  “好,我现在去打电话。”陈杰出去之后没多久,市信访局局长周新亮同志竟然就到了。中等身高,略壮,国字脸,看着倒是挺稳重的样子。
  他进来的时候,梁建还没吃完,就随手指了旁边的沙发让他先坐。坐下后,同样还没吃好的沈连清放下碗筷准备去泡茶,他忙站了起来,说:“不用忙,先吃饭,我自己来。”
  “你自己去泡吧,茶叶,红茶和绿茶都有,爱喝什么泡什么。”梁建这般说了,沈连清就没再动了,拿起碗筷快速扒饭。等周新亮茶泡好,沈连清已经开始收拾,梁建也放下了碗筷。等沈连清收拾好,小五端了出去,沈连清被梁建留了下来。

  梁建接过沈连清泡好的茶,吹了吹气,抿了一口后,道:“说说今天的事情吧。”
  周新亮放下茶杯,调整了坐姿后,认真回答:“我正想跟梁书记来汇报今天的事情。今天的事情,主要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安保措施没有到位,所以才让有心人有了可趁之机。我已经和明局长看过监控了,虽然事发后的监控都没有了,但事发前的还在。当时有两个人是没有经过登记,翻墙进来的,其中一个人因为翻墙进来的时候把帽子弄掉了所以拍到了脸,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这个人。事情的主要起因是因为,有人先动手,打伤了一个信访群众,然后嫁祸给了当时在旁边维的武警同志,武警同志反应过激,然后导致局面恶化,以至于发生了更加严重的群体性暴力事件,还连累娄市长受了伤。”

  梁建听完,说:“现在不是讨论是谁的责任的时候。安保方面确实是有待增强。信访工作一直以来都是属于问题尖锐的工作,所以万万不能掉以轻心。我今天找你过来,主要是想听听你的看法,这件事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做?”
  周新亮略一沉吟后,回答:“首先,今天在现场的群众,该安抚的安抚,该赔偿的赔偿,该道歉的道歉。无论这次的事情罪魁祸首是谁,我觉得我们政府方面的态度,还是要给的。”
  梁建点头:“还有吗?”
  周新亮有些犹豫,看着梁建,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就说,我这里,没什么不好说的。”梁建道。
  周新亮听了后,便道:“我想请梁书记和娄市长一起出面,公开给信访群众道个歉,以示我们的诚意。”说完,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道:“当然,我待会就会去医院,给受伤的群众一个个道歉。”
  梁建看着周新亮,赞赏了一句:“其他的不说,你这种先以诚对人的态度还是可以的。行,那就按你的想法去做。”
  梁建如此容易的应下,让周新亮有些惊讶,当下很是欣喜,忙说:“行,那我现在就去安排。”说着,就站起来准备告辞。梁健拦住他,说:“不用这么急,你先坐着,我还有点事要跟你说。”
  周新亮又坐了下来。
  “今天娄市长去信访局视察工作这件事,之前有做过大肆宣传吗?”梁健问。周新亮愣了愣后,忽然明白了梁健想问什么,当即就说道:“今天娄市长到信访局视察是早就定下的,虽然没有做宣传,但知道的人应该是不少的。”

  梁健点点头,又问他:“今天上丨访丨的群众,主要反应的是什么问题?”
  “大部分都是和几大煤矿有关系,也有一部分是从荆州那边过来的,主要是反应水资源的问题。对了,我听说,陵阳市那边已经同意开闸放水了,这是真的吗,梁书记?”
  梁健意外消息传播的速度,回答:“这件事还在商榷当中。今天的事情,目前看情况像是针对娄市长去的,但也不排除其他可能。你这几天辛苦下,配合一下明德同志,最好是能尽快查清事情的真相!”
  “好。”周新亮应下。
  “另外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忙吧。”梁健说完,周新亮立即起身告辞。他走后,梁健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下班时间了,再看看手机,陵阳市那边一直没电话打过来,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梁健放心不下,拿起电话找到吴清学的手机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来,吴清学咳了一声后,才出声:“梁书记。”
  “吴教授,事情谈得怎么样了?”梁健开门见山。
  吴清学又咳了一声,说:“我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到了跟你说吧!”
  他这么说,梁健也只好不再追问,便说:“好的,那我在办公室等你。”

  “哦,不用。我等会到了,再跟你联络。”吴清学说完很快就挂了电话,梁健只好苦笑,这吴教授,专业方面是全国有名的,但这脾气也是有些古怪的。不过,今天早上那会议桌上,他可是古怪得十分可爱。梁健想起早上张恒吃瘪的模样,就忍不住在嘴角泛起了笑意。
  吴清学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梁健还在办公室,刚吃了晚饭。让沈连清泡了茶之后,就先出去将门带上。房间里只剩下了吴清学和梁健二人。
  梁健问吴清学:“吴教授晚饭吃过了没?”
  吴清学推了下眼镜架,回答:“路上随便吃了点。”一边说,他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那份合约,放在了两人面前的茶几上。
  梁健看了合约一眼,问:“张恒没签字?”
  吴清学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说道:“你先自己看看吧。”
  梁健疑惑地从茶几上拿起那份合约,翻了开来。打开后,发现原本的合约被涂改得不成了样子,不由惊讶地看向吴清学,问:“这是怎么回事?”
  吴清学苍老的脸上布满怒意,冷声骂道:“张恒这家伙就是个无赖!你一走,他就开始摆官架子,胡搅蛮缠!我按照你的吩咐,该让的都让了,可这张恒就是不满足,得寸进尺!这样的人,我没法跟他谈!”
  梁健心里叹了一声,果然吴清学虽然当时给了张恒一个难堪,但真要论手段,这搞学术的,很难有弄得过玩权术的。
  吴清学的愤懑,整整持续了整个谈话。看来,张恒确实是让他气得不轻。梁健宽慰了几句后,让沈连清送他离开。自己回到办公室后,想了想,找出张恒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梁健笑了下,猜这张恒是不方便接,还是不想接。在梁健看来,后者多一些。估计是知道,自己这电话过去,多半是兴师问罪,所以并不想接。
  这一次,因为娄江源出事,梁健不得不提前离开,他虽然料到剩下吴清学跟张恒斗智斗勇,无疑是将大绵羊送到了大灰狼的嘴边,所以他在离开前还特意叮嘱了吴清学,能让的地方,让他三分也无妨。可没料到这张恒倒是挺会趁机,除了这一次的开闸放水,因为有刁一民的电话在那,他没办法拒绝之外,其他竟然是一点都不松口。
  梁健看着茶几上那份吴清学没带走的合约,笑了起来。既然你张恒这么点面子不给,那他梁健也没必要给他留面子。他梁健可以拿着合约去找他一次,那他就可以去找他两次,甚至三次。他还就不信了,不过是建了个水电站,这娄江难不成还真就成了他陵阳市的了!
  日期:2016-03-11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