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63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料被无邪一把按住了我的额头问道:“你个白痴,你想干嘛?”
  我被挡的莫名其妙,开口说道:“帮你吹吹啊!”
  “少占我便宜,就在这吹!”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我占你啥便宜?在这吹就在这吹,我鼓着腮帮子正要开口,结果看见无邪羞得通红的脸,一下没有忍住。

  扑哧一声,阳气喷出来了,吐沫星子也喷出来了,而且很明显唾沫星子比阳气还多。
  他脸上的冰霜是化了,但是脸色比先前还难看,瞪了我一眼道:“你是喷壶吗?”
  这事确实是我的不对,本来是打算做好事的,结果喷了人家一脸口水。可是,也不全怪我,无邪刚刚的表情确实太让我想笑了。
  我张口刚刚要解释,无邪根本没有理会我,似乎嫌我碍事,一把拨开我,冲到了油灯面前。
  无邪双手掐决,冲着红色的火焰一通比划,似乎是在作法。只见,那火焰越烧越大,颜色越来越红!

  无邪嘴角升起一丝寒意,自言自语道:“我倒要看看,你的阳寿还能撑到几时!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在我的手里抢人,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完,无邪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对我说道:“把它吹灭!”
  我怕口水喷在无邪的脸上,示意他让让。我鼓着腮帮子猛的一吹,只见那道红色的火焰,被我吹得东倒西歪,眼看着要灭。
  可是,那火焰摇摇晃晃了几下,又倔强的站起来了。

  咦!真是奇了怪了?我还吹不灭你了?我不等无邪说话,噗的一下又吹了过去。这一下可比上次卖力多了,即便如此,这个红色的火焰只是摇晃几下,又变得傲首挺胸起来。
  我还要张口吹,无邪突然拦住我说道:“当真要玩死他?”
  我不知所云,问道:“啥意思?你不是让我吹的吗?”
  “你连吹两口,已经耗了他两十年阳寿,你要是再吹两下,恐怕到时候他要活都难。”

  “啥意思?”我还是没有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无邪解释道:“长明灯中如果出现了两种颜色的火焰,就不叫长明灯了,而叫作借寿灯。一般寿终正寝之人的长明灯是单色的,只有枉死之人的灯焰是双色的。而之所以出现双色,是因为续命师正在向枉死之人借寿。所以这种双色火焰的长明灯,便叫作借寿灯。红色的是续命师的本命之火,绿色的是枉死之人的剩余阳寿。一旦红色火焰完完全全的吞噬掉绿色的火焰,那么枉死之人的阳寿也就强行加在了续命师的身上。”

  我听得就像讲神话故事一般,这世间还有续命师?这不是扯淡吗?若是有续命师的话,有钱人不是死不了吗?
  无邪并不理我,自顾自的说道:“你奶奶阳寿未尽,所以被续命师盯上了。眼下我忙不过来,先给他点小教训,等我收拾了幻重,看我怎么教训他!”
  无邪说完不再理我,转身走到院子里,噌噌几下消失在夜色之中。看来,漫漫长夜又要我一个人守灵了。
  灵棚里面很冷,又不背风。灵棚是在堂屋门口的,门朝南面。按理说,这个位置在冬天是背风的,因为冬天的风都是北风。可是,灵棚有两个连接堂屋的通道,是供孝子出入的。这个通道没有门,和堂屋距离又远点,这北风嗖嗖嗖的往灵棚里面灌。

  冻的我,大青鼻涕直往下流,我实在是扛不住了。我找了个炭火盆,烧了些木炭,往灵棚里面一摆。
  烧炭火的盆紧挨着烧纸的盆子,这样我守灵烧纸的时候就不觉得那么冷了。但是这种烤火方式,导致我一边冷一边烫。靠着火盆的一面烤得脸发干,背着火盆的这一面,冻的脊背发凉。
  我实在不知道,无邪这些天是怎么在房顶上熬过来的。想想这么冷的天,让他在屋顶睡觉,我实在是于心不忍。但我知道我自己的斤两,靠喊的话,我肯定喊不下来他,我得用些计谋。
  日期:2016-12-26 12:07:00
  于是,我大叫一声,仰面倒在地上装昏倒。果不其然,眨眼的功夫我就听见了一声落地声,然后脚步声急促的进了灵棚。
  然后我被人托住了脖子,紧接着我的人中传来剧烈的疼痛。我实在是忍受不住这种掐人中的疼,然后就装不下去了。

  我睁开眼睛,正好看见一脸担忧的无邪。无邪见我醒来,这才松开问道: “你怎么了?”
  我一时之间编不出什么好的理由,随口瞎编道:“我——我胃——疼。”
  “胃疼?”
  胃疼好像不能叫的那么大声,我又换了一个理由:“我——我见鬼了!”
  “你到底是胃疼,还是见鬼了?”

  “我先是胃疼,然后见鬼了?”
  “哦?你说说看,你见得什么鬼?”
  “小气鬼!”哈哈机智的我怎么可能被问倒。
  “无聊!”无邪猛的撒开托着我脖子的手,扭头就走了。

  我是躺在地上的,无邪一撒手,我这下脖子没了着力点,嘭的一声后脑勺磕在了地上。
  好在地上有稻草,倒也不是太疼。我见无邪出了灵棚,赶忙追出去说道:“你别走了,陪我守灵吧,先前是我不好,我给你赔礼道歉。”
  无邪止住脚步,背对着我说道: “哼!我可没有功夫跟个白痴置气,我不再外面守着,难不成幻重来了,我们在灵堂里面打?”
  我闻听,心中狂喜,这小子原来没有生我的气啊!我趁此机会,把那晚奶奶托堂弟告诉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无邪。
  无邪道:“那天你堂弟看见的,根本就不是你奶奶。有人在用替身想把你诓去沙子地。那块沙子地可不简单,你最好没事别去!”
  我听的浑身直冒冷汗,有人要诓我去沙子地?也就是说那天早上,如果不是乡亲们正好在沙子地寻我奶奶的尸骨,那么我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现在想想,那天确实很奇怪,突然出现得老头,井边的石灰粉,半路消失得脚印。

  我总觉得那天我很可能遇上了鬼打墙了,要不然为什么我没有看见我爸他们?当时,他们明明就在沙子地里面。
  “行了,你先睡觉吧,这些事情你也想不明白。我现在没有时间告诉你。”说着无邪忽然贴着我的耳朵说道:“你现在只要像以前一样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说完无邪翻身沿着墙头直接爬上了我家屋顶。
  日期:2016-12-26 12:08:00
  漫漫长夜终于过去,熬了一晚上的我,终于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白天。因为太亏的原因,中午连饭都没有起来吃。
  晚饭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三叔回来了。因为奶奶去世的原因,这两天的饭是我们两家合在一起吃的。饭桌上,三叔跟我说,晚上他守灵,让我休息一下。一来,我怕他碰上什么怪事,到时候生出恐慌,二来,我白天已经睡饱了,晚上根本睡不着,所以我坚持自己守。

  三叔拗不过我,直夸我懂事,吃完饭就和我爸商量一下下葬的事情,然后就回家了。
  这两天晚上,家中人比较多。乡亲们晚上会来我家随礼,所以九点多的时候,院子里面还是人来人往,灯火通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