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56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们去哪里找?”
  “你们村子后面是什么地方?那里阴气重的很。”
  我心说你挑着个地方还真的好,那是我们村子里羊都不去的地方。
  无邪不阴不阳的说道:“当然厉害!九世为极,十世衰减。你这辈子阳气最旺的时候是小时候,越长大你身上的阳气会越弱。你现在是百鬼不侵,可要是过了成人礼,你就是百鬼欺的命了。我劝你在我这办个终身会员卡,以后找我帮忙,我可以帮你打折。”

  日期:2016-12-26 11:35:00
  我开口说道: “那是一片乱葬岗,阴气要是不重的话,才是奇了怪了呢。”
  我没有好气的嘟囔道。
  这乱葬岗在我们村子里面应该存在了很久了,听老人说,以前瘟疫死的人都是往那丢,谁家没钱买棺材,直接拿席子裹了就把尸体丢到乱葬岗了。
  我清晰的记得,96年,村里的江云家刚刚出生的婴儿死了,就是用报纸包着丢在那里里。后来,日子好了,但是死孩子还是会往那丢,当然只是死的婴儿。似乎,大家已经养成了习惯。
  就是现在,谁家要是死了猫狗,或者死了鸡鸭鹅,一样都是往那里丢。
  那地方因为动物尸体多,经常是臭烘烘的,大家平常都是绕着道走,早就荒芜了。

  夏天的时候野草疯长,冬天的时候满目枯黄。
  无邪听完我的解释,冲着嘿嘿一笑: “下午就去乱葬岗找!”
  这个笑容看的我浑身发毛,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冲着无邪埋怨道: “青天白日的,就这么去掘人家的坟?”
  无邪不以为然道:“不是乱葬岗吗?反正也没有人管。白天咋了?白天不是看的清楚吗?还是你想晚上去?”
  我一听晚上去,赶忙摆摆手制止住无邪,慌忙开口说道:“就下午去!”
  可是,乱葬岗那么大一片,谁知道里面埋着多少人?一个一个找的话,要找到什么时候?
  日期:2016-12-26 11:36:00
  无邪似乎想到什么,又对着我说道:“对了,磔的尸首不会腐烂,但是不会是全尸,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截上身或者是一只腿。你去找的时候注意点,可别找错了。”
  我缓过神来问道:“你什么意思?你不去?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吧?”

  无邪打着哈欠,说道:“我什么时候说我去了?难道,这大白天的你还害怕?”
  “害怕倒是不害怕,可是,我一个人一下午怎么可能找完?你是没有见过那个乱葬岗,几十米长,十几米宽,我怎么找?”
  无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这个家伙还有点良心。
  哪料想他下面说的话,差点我的眉毛气掉。
  只见他想了半晌,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出个好主意,你打电话给你的把兄弟们,喊他们一起来找啊!你不是我们班级里面的老大吗?手底下的混混肯定不少。你们这么多人,年轻力壮的,说不准两个小时就找到了。对了,喊他们来的时候,顺便带来点速冻水饺,老是吃馒头,我可没有力气干活。”
  无邪说完摆摆手进了我的屋子,睡觉去了。

  我冲着无邪的背影,啐了一口唾沫!呸!你大爷的,你狗屁活不想干,吃的倒是精细,还吃速冻水饺!你咋不吃满汉全席呢?
  算了,给这种犯不上置气,你就是气死了,他能给你买个花圈都是烧高香。我呢,就当自己花钱买个教训,以后请道士还是要请个自己不认识的。大家丁是丁卯是卯,省的弄得像现在这样。
  现在我们两个谁是道士啊?凭什么什么活都让我干?我自己憋着一肚子气,就扛着耙子和兵工铲往乱葬岗跑。
  日期:2016-12-26 11:38:00
  冬天的冷是漫无边际的,无论是哪里都是冷的,自然也包括乱葬岗。
  头顶的太阳惨白,像个虚弱的老者。尽管他拼命努力,依旧无法温暖寒冷。
  乱葬岗的位置本就偏僻,根本就看不见人。一地的荒芜枯草,让我一时不知如何下手。这么大一片乱葬岗,要想找个尸体出来,简直是太难了!
  我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慢慢刨了起来。反正我是躲不过的,早挖到早休息。可是这么漫无目的的挖,简直就和煞笔差不多。碰上无邪这个二流子道士,我也是倒了血霉了!
  我一边挖一边骂,忽然不远处的枯草枝叶里面,发出一声若有如无的呜鸣声。我停了一下手中的铲子,那声音又没了。
  估计是听错了,我继续像刨红薯一般继续挖。咯噔一声,工兵铲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我慢慢扒开土,眼前出现了一个黄森森的婴儿头骨。
  我双手合十拜了拜,重新埋上土,换个地方继续挖。这时,耳边又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呜鸣声。
  我屏住呼吸等了半分钟,那声音终于出现了。再不出现,我都要憋死了。我壮了壮胆子,心说大白天还能闹鬼?要是不把这个声音揪出来,我这半天是别想安生了。我这么想着就拎着铲子向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半道,声音又没了。
  我索性直接在枯草中挨片的翻,反正声音就在这附近,我还不信找不出来你。

  我寻了大概半柱香的功夫,终于看见了一团不断颤抖的报纸。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声音应该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报纸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加上报纸一起有个红薯大小。这里面包的什么?难不成是还未断气的婴儿?
  如果是还没有断气的话,那这家父母也太残忍了!还是说,原本假死了过去,现在又活了?
  日期:2016-12-26 11:39:00
  我耐着性子,用铲子轻轻的拨开了报纸,里面并不是什么婴儿,竟然是一只小黄狗。
  这只小狗看起来有巴掌那么大,双眼紧闭着,时不时发出一声呜鸣。
  可怜的小家伙,我估计它也是就含着最后一口气了,随时可能会死。

  农村的小伙伴都知道,家里养的土狗不像城里人养的洋狗。大部分农村人是不会给家里的土狗请什么兽医的,尤其是这种小狗,一般生病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再说了,我们这个小山村哪里有什么兽医?哎!我无奈的摇摇头,不是我不想救你,是确实救不了你,你早点投胎做人吧!我边念叨边摸了摸它的身子。
  它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手,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渴望。这种眼神杀伤力太大,就像核武器一般炸的我的心支离破碎,就连眼眶都被辐射的难受。
  呜呜,它发出一声低鸣,像求救,像呻*,像留恋。不论是哪一种,对于我来说,都显得太过残忍。
  我一狠心还是离开了,继续去一边掘土。掘到一半,心里又纠结的厉害,那个小狗的眼神一直出现在我脑海,就像梦魇一般。

  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的手,湿湿的,粘粘的,还有一些热乎乎的,我吓得一激灵。低头一看,那只小黄狗竟然趴在我的脚边,一边舔着我的手,一边睁着黑溜溜的小眼睛望着我。
  它?怎么突然就活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手指头传来一股小小的吸力,这个小家伙竟然吸允着我的手指,看来,它是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