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43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听无邪轻嗤一声:“逗你玩?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这样吧,我保你不死,至于你的家人,我爱莫能助。”
  我直接跳了起来,吼道:“你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了吗?钱我一分都不会少你的。你难不成还想坐地涨价?”
  无邪扫了一眼我,眸光一暗道: “坐地涨价?哼,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知道自己说的难听了,赶忙辩解道:“我们先前不是说好了嘛,你现在又”

  无邪出口截住我的话,冲着我大吼道:“我们先前说的是磔,是一只磔,一只不会重生的磔!而现在,我们遇见的,明显不是磔这么简单!”
  无邪脸色苍白的厉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有可能遇见了幻—重!”
  日期:2016-12-25 23:25:00
  “换虫?换什么虫?”我没有闹明白无邪要表达什么东西。
  “幻境的幻,重复的重!”无邪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我摆摆手道:“你别文邹邹的,直接说啥意思!”

  无邪把手往炉火上一腾,边烤火边跟我慢慢的讲了起来:
  “磔,这种东西存世很少,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就像很多道士或者猎鬼师,包括阴阳师,阴阳代理人,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而我师父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祖上有一个先祖,便是死后成了磔。他先祖曾留书告于后人:若受车裂之人,死后魂魄附于车之上,遇天雷而不灭,受明火而不亡,便可成就幻重之身。一旦成为幻重,便有了无限复制功能。若,我们真的遇上了幻重,凭我的能耐,能熬过今天晚上,都是烧高香了。”

  无邪说完无奈的摇摇头,眼前的火盆要息了,他捡了两块木炭扔进去。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乐观,拍拍无邪的肩膀,刚刚想劝他两句。
  哪知道,他拉下脸来说道:“不知道不能随便碰人的肩膀吗?”

  我切了一声,唏嘘道:“你又不是女生,碰一下肩膀能怎么样?”
  无邪抬着脸,冷声道:“要是你把我肩膀上的魂灯拍灭了?怎么办?”
  我半信半疑的瞅了瞅,眼睛都瞅瞎了,也没有看见什么魂灯。不过,魂灯一说,我确实听刘飞天说起过。
  “肉眼凡胎,你能看见什么?算了,你别说话,让我再想想办法。如果,今晚上他们不回来,我们就没事。如果,他们要回来的话,我们两个就等着变成磔吧!”
  我一屁股没坐稳,摔在了地上。赶忙拍拍屁股,重新坐好,质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东西又不是僵尸?还能传染不成?”
  无邪听了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耐着性子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刚刚他们是怎么攻击你的?”
  我想了想,边比划边对他说道:“就是扯着我的脚和手一直拽。”
  “他们在模仿车裂之刑,若是用此法将人杀死,就会变成磔。要不然,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同伙,我看呢,你们这个地方还真不是个好地方。”
  “什么意思?我这儿哪不好?风景秀美,世外桃源。”
  无邪一声冷笑: “你们这个地方,位于秦岭的中间,俗称龙脊背。按理来说,住在龙脊背上的人,寓意乘龙直上,飞黄腾达。可是,你看这条龙脊背到了你们村就断开了,形成了后天风水局中断龙背。龙背断,千金散,男儿哭,女儿乱。这是什么好地方?就算有了千斤财,一辈人都给败干净了。”
  日期:2016-12-25 23:26:00

  我眉心不自觉的竖了起来,这家伙唱儿歌一样的唱的啥?
  “你这话啥意思?”
  “啥意思?意思就是你们这儿,容易出一些穷的叮当响的人,而且男的很怂,女的嘛,水性杨花。你们家的位置还离得远一点,若是住在村子的正中间,就能体会的更深刻了。”
  无邪说的死难听不拐弯,但是,我却没有生气反而信了。因为,村子正中间就是以前刘宾才他们的家。
  他们出事以后,觉得那宅子晦气,老太太就带着根群他爹,搬到了我家旁边。

  若是拿刘宾才一家,去对应无邪所说的话,倒是说的通的。刘宾才爷俩都怕老婆,大媳妇二媳妇加上老太太,都是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主儿。而且,到了根群他爹这一辈,他家因为成分问题,日子可是不好过。
  我见无邪有点意思,还会看风水。便问道:“你会看相面吗?”
  日期:2016-12-25 23:27:00
  无邪扫了我一眼:“你想看?”

  我心里好奇的痒痒,便说道:“帮帮忙嘛,反正现在没事,帮我相相面?”
  “有些人一辈子不看面相,反而出人头地,活的风风光光。可有些人看了一辈子的面相,到头来不过是碌碌无为。看它何用?若你信了命,便不再是活着,而成了被命运操控的一枚棋子。只有不信命,道才能越走越宽,路才能越走越广。既然不信,为何要看?即使,我算你是千金之命,你日日好吃赖做,不思进取,天上岂会掉下千金?”
  我瞪了一眼无邪,不看就不看,你咋内能说?
  日期:2016-12-25 23:28:00
  事实证明,我们两个天生相克,不能说话,一说话就吵。漫漫长夜,我们两个就这么干坐着,睡又不敢去睡,聊又聊不到一起。
  我就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坐在凳子上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我自己正睡在床上,无邪坐在背后面,靠着木板睡的正香。他应该是担心磔半夜三更闯进来,直接拿自己的身子顶住了房门。
  这家伙哪里都好,就是嘴欠!他好像不会说假话一样,老实说一些死难听的大实话。
  我刚刚下床,他就打了个哈欠醒了,然后揉着眼睛说道:“走吧,先回医院。看看你奶奶和你爸爸怎么说,他们要是实话实说,我量力而为,要是不想说实话,也没有关系。大家各自安好,自求多福”
  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了许多年前刘飞天说的那句话。尽管内容不太一样,但是意思差不多。
  我们两个起的比较早,外面还起了雾。一路上我净想着怎么说服奶奶他们,根本没有留意驾驶座上睡着的无邪。
  司机睡着了,你说能不出事吗?我正想着事情呢,只听嘭的一声,我一下子撞在了车顶上。条件性的扭头去看无邪,这家伙打了个激灵,一下睁开了眼睛,赶紧踩住了刹车。
  透过前面的车玻璃,我看见一辆黑乎乎的牛车,滚落在一旁的道路上。
  我心说,完了,本来钱就不多,这下又要赔钱了!
  “咋回事?怎么撞车了?”无邪急急的问道。
  咋回事?你开的车,你问我咋回事儿?我懒得理他,顺手打开了车门。我先看看人家伤的咋样了,千万别出什么人命。
  可是,下车以后,我觉得自己见鬼了!眼前除了白茫茫的雾气,什么东西都没有!刚刚那张牛车早就不见了,地面上的枯草上散着白白的盐霜,隐隐约约有两道浅浅的车辙。
  我心说这是自己走了?便顺着车辙寻了几米远,就见这车辙到了山壁前面不见了。我向着山壁往上一望,这山壁陡如刀削,别说车上去,就是人要上去,都要按上两个翅膀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