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42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邪说完,手中链子一扫,又开始了虎入羊群般的大杀特杀!
  我尴尬的一脸通红,说实话,院子里面这么多磔,要是无邪一个人的话,估计累也累死了。
  我是有心帮忙,可是不知道怎么下手?

  “我怎么打?”我冲无邪嚎了一句。
  无邪头也不回的说道: “打架,你不是很在行的吗?就拿着我给你的链子抽就可以了,他们怕这链子!”
  我望了望我手中一尺长的链子,这么短怎么抽?
  对了,我可以接起来啊!想到这些,我跳进厨屋里面,一顿折腾,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烧火棍。
  我把链子往烧火棍上面一绑,扭头间又看见了灶膛底下的草木灰。
  我记得我奶奶他们说过,草木灰可以驱鬼!我们这谁家要是死了人,就把草木灰撒在门口,俗称拦门灰。
  我要是把草木灰往他们身上一洒,不管能不能驱鬼,至少能让他们现形啊!
  我一拍脑袋,哈哈大笑,我怎么这么聪明呢?
  想到这些,我拿来簸箕,直接撮了满满一簸箕。我端着簸箕,就像厨屋外面走。
  我学着无邪的样子,大喝一声。顿时,周围安静下来,所有的脚丫子都扭向我。我大骂一声,一簸箕草木灰全部抖了出去。
  兴许是老天爷嫉妒我太帅了,抖出去的瞬间就起风了,还是迎面风!而此时,我还在咧嘴笑得屁颠屁颠的!
  下面的画面太美,我都不好意思描述!
  我一身全是草木灰,就像刚刚从煤堆里面刨出来一样!嘴巴里,鼻子里,眼睛里,没有一处幸免于难!

  无邪突然骂道:“白痴,链子呢!”
  呀!我怎么把链子忘在屋里了?我刚刚只顾的端簸箕了,就把接好的链子随手摆在灶台边上了。
  我想起来 ,赶紧摸着墙往厨屋里面摸,因为眼睛被草木灰迷着了,所以看不见东西。
  可是,很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嘭的一声,我被一个什么推了五体投地,摔得我全身上下生疼。疼得我直吸凉气,这一吸气嗓子眼进了草木灰,疼的像锯子剌的一般。
  紧接着,耳边响起了一阵怪笑,好几个磔直接扑在了我的身上,死死的拽着我的四肢,将我直接拽的悬空起来,似乎要将我五马分尸!
  日期:2016-12-25 23:22:00
  “滚开!”
  咒骂声带着破空声而来,我的手脚顿时恢复了自由,扑通一声再次五体投地。我想应该是无邪把他们打跑了,然后救了我。
  但是,我现在被草木灰迷了眼睛,根本就看不见。我慢慢站起来,试了几次都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墙上。

  “真费事!闭嘴!”无邪的声音传来,我直接被人拽着脖子拉了五六米远。然后被人按着脖子按了下去,接着只听哗啦一声我的头浸在了冰冷刺骨的水里!
  我惊慌失措间,呛了一口水,我终于能明白那句闭嘴是什么意思了,可是明显已经晚了。这么冷的天,把头浸在冷水里是什么感觉?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不是自己的了,木木的没有感觉。
  哗啦一声!我的头又被提了起来!我噗的吐出一道水柱,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时一只脚忽然踹在了我的屁股上,将我踹进了厨房里。
  日期:2016-12-25 23:23:00
  我被骂的浑身冒火,要不是看他能救我家人的命,我早把他的牙打进肚子里去了。可是,现在呢?谁让自己求着人家呢?
  我忽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诽谤他人,死后入拔舌地狱!”
  无邪气的眼珠子鼓成铃铛,指着我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气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我往火炉子旁边凑凑,浑身上下冷的很,我恨不得坐在火炉子上。
  我们两个就这么尴尬的坐着,一言不发。直到我的头发烤得干了,我才搓搓手说道:“事情处理好了,你今天晚上是睡在这还是回家?”
  无邪白了一眼我:“处理好了?你想的真简单!你以为不豁出半条命能撑得了这五十万?”
  “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都打完了吗?”
  “打完?我只是打跑了!我觉得我们一开始的思路就错了。”
  无邪眉毛越拧越紧,摇摇头道: “我隐隐有种感觉,这些好像越大越多。”

  我一听,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你别吓唬人啊!还有,这些什么磔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还会隐身?而且,而且还吃人!”
  无邪长舒了一口气道:“知道车裂吗?”
  我摇摇头,我一个学渣,懂不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无邪果不其然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打架打架不行,读书读书不行。脑子这个东西,你到底有没有?”
  我不想给他吵,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吵不过他。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一个人坐下来生闷气。谁说我打架不行?在学校里面打架,我一个人能打四五个呢。
  无邪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车裂是古代的一种刑法。所谓车裂,就是把犯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车上,套上马匹,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拉,这样把人的身体生生撕裂成五块,所以名为车裂。有时候,执行这种刑罚的时候不用车,而是直接用马或者牛,所以车裂也被称为五马分尸!”
  日期:2016-12-25 23:24:00
  我听得胆战心惊,这个无邪嘴里面,就没有点正常人能接受的东西吗?

  他虽然讲的很生动,可是,我还是没有明白这和磔有什么关系?
  无邪根本不理我,就像背课文一般,继续说道:“车裂除了被叫做五马分尸以为,还被称作轘磔。受此刑之人,死后魂魄被困于碎尸之上,若遇上铜锣之声,便会变成传说中的磔!因为寄存魂魄的部位不同,又被称之为尸磔、脚磔、手磔、头磔。他们除了寄存魂魄的部位以为,其他的部位具有隐身的能力。而且,随着他们的修炼,寄存魂魄的部位会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最后被称之为磔皇。到了那种境界,就是真正的不死不灭,水火不侵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这玩意儿竟然这么厉害?可是,刚刚我明明看见无邪,直接把那玩意儿活活劈开了!
  是磔太菜?还是无邪太厉害?
  我挠挠头,一头雾水道:“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的稍微简单一点?”
  无邪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简单的说,一般的磔,死了以后灰飞烟灭,无法重生。我们刚刚出门的时候,院子里面有十二个磔。但是,我打跑他们之前,数了一下,还是十二个!因为我看不见他们的全身,所以无法分辨他们是新来的,还是说原本被我打死的——又——活——了!”

  最后三个字无邪拖长了音节,听得我浑身直冒白毛汗!
  我上牙碰着下牙说道:“打死——的?还——还能活?我告诉你,你可别逗我玩啊!”我摸摸我的下巴,好在还没有掉下来。要是真像无邪所说的话,我们两个直接投降得了。
  一个半吊子的我,加上一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哐当的无邪,怎么打?刘飞天要是在就好了!
  如果说,刚刚我还心存侥幸,那么接下来无邪的话彻底让我绝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