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16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被抬了出来,摆在一旁的空地上。尸体很干净,连丝灰尘都不沾,只是眼睛鼓的像铃铛,看起来很诡异。
  这火来的太蹊跷,可是这一家六口的死状更是蹊跷!这哪里是烧死的?明明是吓死的!
  围观的爷爷奶奶,婶子大娘们,开始议论纷纷,都说根群叔得罪了鬼神,遭了报应。村子里面都是这样,看热闹的人永远比伤心的人多。
  根群叔是三代单传,村里没有亲戚,如今全家人都死光了,没人料理后事。她媳妇的娘家人远在四川,等他们赶来,尸体非摆臭了不可。
  村长的意思是,大家凑点钱给我爸,让我爸揽下这个后事。毕竟,村里人都知道,我们两家的关系好。我爸也没有考虑,直接就答应了。
  趁着现在大家都在,村长就现场发动大家捐钱。大家伙一家十块二十块凑,最后凑了两千多块钱。
  两千多块钱,在那时候,只能买四口棺材。这棺材铺又不能讲价钱,可是六口人四口棺材怎么埋?后面,村长说两个孩子直接用席子裹起来得了,四口棺材给大人们用。
  棺材是解决了,可是罩子、寿衣呢?哪一样不要花钱?我家本来就不富裕,哪里来这么多钱。

  最后,还是刘飞天给了我爸三千块钱,说这事他也有责任,他没有想到这次的东西会这么凶。
  下葬的事情有了眉目了,可是尸体停在哪里?这是件相当棘手的问题,村子里面没有义庄,根群叔家已经烧的片瓦不剩,总不能把尸体摆在外面吧?
  我爸拉着我爷爷到了一旁,还未开口说话,就被我爷严厉的拒绝了。我爷知道我爸的意思,可话说回来,我们两家虽然关系不错,但是终归没有血缘关系!
  既然没有血缘关系,我爷如何肯让尸体摆在我家?
  最后,我爸和村长商议,在根群叔家的坟地里搭个灵棚,暂时把尸体摆在那里吧!
  日期:2016-12-25 20:13:00
  我和刘飞天站在我家大门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早上还是好好的,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世事无常啊!
  头顶的月亮又大又圆,只是显得格外的苍白。
  刘飞天自从给了我爸钱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默默的站在门口,不知道想什么。
  村西头的生子奶奶和我奶奶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聊天。
  生子奶奶说道:“蔡大姐啊,恁说这是不是报应来了?恁说巧儿娘也真是类,都那么年啦,还记恨着他们刘家。”
  我奶奶叹了口气道:“说这些干啥?都好几十年前的事啦,哪有这么巧?当年巧儿娘也不过随口一说,哪能做得了数?”
  生子奶奶急了,一拍大腿道:“怎么做不了数?你看他们刘家,根群他爹就根群这一个独苗。到了根群这一辈,连根独苗都没有了,就俩丫头,恁说她咋内狠心,连俩丫头都不放过?”
  我奶奶说道:“这话能这么说吗?巧儿奶奶呢?心不狠?”
  生子奶奶一听直摆手,咂嘴说道:“恁可白提她啦?俺活这么大,就没见过那么狠心的女的,哎!”
  我奶奶刚刚想开口,人群里面生子跳了出来,喊生子奶奶回家。生子奶奶慢慢站起身来,给我奶奶道了个别,就走了。
  两个老人家说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弄明白,但我隐隐约约觉得,肯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至于,她们口中说的巧儿,又是谁呢?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这时, 刘飞天长叹了一口气,对着我说道:“娃子啊,都是干爹不好啊!干爹少说了半句话,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我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死人代表着什么。我只知道有人死了,就有响器班子看了。
  我好奇的仰着头问刘飞天:“干爹,你少说了哪半句话?”
  刘飞天自言自语的道:“命中无时莫强求,求来求去成了仇。罢了,命该如此啊!”
  我听不懂,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抬眼间,正好看见村长站在人群前,正找男劳力往坟地里面搬尸体。一共找了十二个人,两个人抬着一个就离开了。
  尸体没了,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了。

  我见人都走光了,就回家睡觉去了。
  晚上,我妹妹哭的厉害,我折腾了的也没有睡着。后来,刚刚打了个盹,我妈又喊我起床吃饭了。坐在饭桌子前,我没少埋怨我妹妹,半夜三更不睡觉一个劲儿的哭什么?
  我妈瞪了我一眼,说道:“潮娃子,恁睡糊涂了?我搂着你妹妹睡觉,二丫头啥时候哭了?”
  日期:2016-12-25 20:14:00

  我不服气,明明就是哭了,还不承认!我张嘴还想再说,刘飞天摸摸我的头说道:“行了,娃子,你要是困的慌,吃了早饭,再去睡个回笼觉就是了。”
  我点点头便没有再说话,打着哈欠吃完早饭,就又回屋睡觉去了。
  我醒来的时候,都是大晌午的了。这个点儿正是饭点,可是我喊了几声,没人应答,最后一间一间屋子的看,才发现家里面竟然一个人没有。
  这都干嘛去了?我肚子饿得咕咕直叫,随便拿了馍啃着就往外面走。
  原来头顶是有大太阳的,可是,我这一出门周围忽然黑成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紧接着我就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应了一声,紧接着只觉得浑身上下发抖,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正好看见全家人围在我床前,一个个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妈说道:“醒了就好,恁咋内能睡?这都睡三天了,才知道醒?”
  我一头雾水,我睡了三天了?怎么可能吗?我明明刚睡一早上。
  我刚刚想说话,根群叔进来了,手里拎着两只芦花鸡,而且两只芦花鸡都是死的!我吓得直接跳了起来,指着根群叔说道:“鬼啊!”
  根群叔尴尬的望着我,这时我爸一巴掌扇在我脑袋上,骂道:“恁个龟孙,瞎叫什么?睡一觉连你根群叔都不认识了?”
  我爸冲着根群叔笑笑,解释道:“潮娃子睡迷糊了,这不刚刚醒过来,根群,恁咋来了?”
  我脱口而出:“他家的母鸡都昏过去了,就剩下了一只公鸡!”
  根群叔尴尬的笑笑,说道:“潮娃子说的还差不多,要是昏过去了倒好了,这不嘛,全死了,就剩一只大公鸡了。恁瞅天儿这么热,家里也没有冰箱,我——”
  根群叔话还没有说完,被我出口拦住,我说道:“就是昏过去了!我干爹说的!”
  刘飞天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潮娃子,你这一觉是不是睡迷糊了?我啥时候说过?”
  我爸亮了亮巴掌说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再在这神叨叨的,看俺不大嘴巴子扇你!”
  我争辩道:“俺说的是实话,不信恁看!”
  我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也顾不得鬼不鬼的啦,爬起来摸了摸根群叔手中的两只芦花鸡。
  所有人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我?那表情分明是说,你摸一下,它们能活过来不成?
  日期:2016-12-25 20:15:00
  紧接着,就听咯咯两声鸡叫,两只芦花鸡扑通起来翅膀。根群叔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激灵,像扔定时丨炸丨弹一般扔掉了手中的两只芦花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