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7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万事因果,谁也说不上个对错。我爸若是不放了吞金兽,响水河中,谁又能救他性命?

  这是后事,暂且不说。
  总而言之,多行善事,少种恶果。
  七月份的早上,老天爷比太阳起的早,眼看天都大亮了,太阳公公才磨磨蹭蹭的从村东头的山梁子上爬了起来。
  农村人有早起下地干活的习惯,所以早饭吃的比较早。往常这个时候,我妈早就做好早饭了。但是,昨晚忙了半宿,今天我妈破天荒的没有起来。
  我奶奶昨晚睡得早,并不知道刘飞天他们给我爸请魂的事情,她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了。见厨房半天没有动静,于是就自己下厨做饭去了。
  因为有刘飞天在,我奶奶特地多煮了两个鸡蛋,做好饭以后,全家人还是赖在被窝不起床。
  我奶奶喊了几遍,不耐烦了。于是端着饭进了我的屋,寻思着先把我喂了。那些日子,我昏迷不醒,只能靠一点点稀饭维持着。像什么营养液的,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听都没有听过。
  我奶奶喂着喂着,就发现我的脸色不对劲。昨天这小脸还有点血色,今天怎么白成这个样子。
  我奶奶放下勺子和碗,想掀开我的眼皮看看。可这手刚刚碰到我的脸,我奶奶吓得一哆嗦。

  我已经凉了,全身上下冰凉,连呼吸都没有了。
  日期:2016-12-25 15:37:00
  我奶奶登时大哭起来,边哭边喊,不多会儿的功夫,全家人都闻声赶了过来。我爸没了分寸,也不知道是不是急昏头了,抱着我就往匣子里面放,还让我妈赶紧去买点纸钱。
  农村有个习惯,人死了,要尽早入棺,避免碰到太阳。所以你会看到,有些停尸的人家,尸体是盖着块白布的,怕的就是见光,见泪。

  死人的身子,不能沾上活人的眼泪。若是沾上了,容易留恋阳间,而不去投胎,最后化作孤魂野鬼,或者是厉鬼之类的,总之不好。
  我爸在我们村是有名的胆大,平常谁家死人入殓都是他去帮忙。这些门门道道都是他从别人的口中听说的,他就是忌讳这些,才想把我早早装进匣子里。毕竟,我家那时候没有什么白布,再加上,我奶奶和我妈妈一直哭,他就怕眼泪滴在我身上,到时候更麻烦。
  我爷看我爸急急的将我装进匣子里,心想,怎么了这是?你巴不得你儿子早死,是不是?我爷越想越气,一耳刮子扇在我爸的脸上,骂道:“恁个龟孙,还不去请先生!”
  我爸这才回过神来,怎么把刘飞天给忘了?我爸顾不得说话,放下我就去请刘飞天。

  刘飞天进来的时候,我妈正抱着我的脑袋哭的像个泪人。
  “先生啊,恁赶紧看看潮娃子,这是咋啦?”我爷见刘飞天来了,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
  刘飞天淡淡的说道:“大伯,我昨儿晚上不是说了嘛,今天给潮娃子续命。既然是续命,自然要先死。不死如何续命?你们放心好了,他这是假死,等阴差带他去城隍庙取拜阴贴,我把他抢回来便是。”
  刘飞天就像个说书的先生,语不惊人死不休。我们一家人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虽然,我们家人都知道他有点能耐,可是要和阎王爷抢人,能像这说的那么简单吗?

  刘飞天也不多说话,打了个哈欠又回屋睡觉去了。他倒是睡得过瘾,一觉睡到了太阳落山。
  起了床以后,正好赶上吃晚饭。
  我爸扒拉一口稀饭,说道:“先生,派出所的来要潮娃子的尸首了,说是只有潮娃子的尸首完好,他们要验尸。”
  “你不会跟他们说,潮娃子没死吗?”
  “可,他们是派出所的人啊!”

  “算了,说都说了。这样吧,等明天我让潮娃子自己去说。”刘飞天放下碗筷,接着说道:“哎呀!我咋把这事忘记了!看来,今天不行了,续命这事得明天了。”
  我全家人一听,一个个不自觉的放下了碗筷,我爷虽然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出来满满的失望。
  刘飞天似乎睁眼瞎一般,根本不理会我的家人,自顾自的说道:“大妹子,明儿个你去街上,买些小铃铛,记得越多越好!哦,还有,买些大红花,大红布,红线。”
  说完他就回屋了,我妈听着新鲜,怎么越听越觉得这是娶媳妇呢?
  日期:2016-12-25 16:36:00
  我妈见刘飞天走远了,愁眉苦脸的望向我爷,小声的问道:

  “爹,咋办?还陪他瞎折腾不?恁看这都几天了,啥事都没办成,现在潮娃子都死了,还能救的活不?恁再听听,他要那些东西,有几样是救命的?俺看啊,他就是个骗子!”
  我爷瞪了我妈一眼,说道:“说这些干啥?先生说咋办就咋办,恁要是想救潮娃子,就别说内些没有用的。孩他娘,恁给凤(我娘的名字)拿些钱,喊她明天上街多买点铃铛。”
  我爸闻听,赶忙擦擦嘴说道:“爹,俺还有钱,恁那点钱恁们自己留着,花着便宜点。不过,俺觉得咱这镇上应该没有铃铛,要不,明天我让根群开车带俺去城里买。”
  日期:2016-12-25 16:37:00
  根群是我家邻居,和我爹关系不错,打小撒尿和泥的交情。我爸口中的车,是一辆直冒黑烟的农用拖拉机。我爷觉得有理便点头同意了,第二天一大早,我爸和根群叔开着拖拉机进城了。
  我家离城里不是太远,坐车去城里也就两个多小时。可是,我爸他们开着拖拉机,愣是忙活了隆隆一天,才赶了回来。
  我爸实在的过头,整整买了一整箱铃铛,到现在那铃铛还有半箱子在家摆着呢。红布红线大红花,也一样不少,全部买了回来。
  村里人见了,还打趣的说,恁们是不是打算给潮娃子娶个媳妇,冲冲喜啊!
  我爸尴尬的搪塞着,心中却难受的厉害。
  唯一,让我爸觉得欣慰的是,有了这些东西,刘飞天终于开始出手了!
  他似乎不想让我家人看见,关上门来折腾了起来。等再打开门的时候,好家伙,这房间里面就像婚房一般。

  满屋子红扑扑的,整间房子里的墙壁上,全是一根根挂满铃铛的红线。正中间摆着一张大床,床上铺着一块大红布。
  刘飞天让我爸将我抱到红布上放着,然后在我身上缠满了一圈又一圈的红线。
  这些红线和墙上的红线一样,上面同样挂满了铃铛!
  刘飞天让我奶奶和我妈回避一下,说做法的时候不能有女人在场。两人虽然不甘不愿,也没敢多说什么,识趣的回屋做饭去了。

  刘飞天见我奶奶他们离开了,这才掏出一张黄符纸,蘸着朱砂就画起了画。我想那应该是一种符文,只不过我爸不认识,才说刘飞天在画画。
  画完画以后,刘飞天将那只黑猫抱了出来,往符纸上面一放,开口问道:“你吃了我的红豆粥,想必已经开了灵智,现在你可考虑好了?这一世你投胎做了畜牲,也算是还了上辈子的孽债,如今可愿救他一命?”
  我爷和我爸以为刘飞天疯了,竟然和一只黑猫说话。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爷觉得不是刘飞天疯了,而是自己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